博尔顿:一个低级的极右翼政客

+

A

-

委内瑞拉的乱局还在持续。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为代表的美国右翼政客,是这场乱局的始作俑者,现如今还在为这种乱局拱火。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当地时间4月1日在国家电视台宣布了一项30天电力配给计划以应对全国的停电危机。俄罗斯和中国先后向委内瑞拉伸出了援手,俄罗斯的官兵和军事装备、中国的民生物资都已经抵达委内瑞拉。美国则在警告俄罗斯,要求其撤军。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John Bloton)3月29日还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正式声明,称“我们强烈警告西半球以外的行为者,不要向委内瑞拉或半球其他地方部署军事资产,以建立或者扩大军事行动。我们将把这种挑衅行动视为对该地区国际和平与安全的直接威胁”。

此前,博尔顿还曾警告:“我们不介意使用‘门罗主义’这个词。这个国家(委内瑞拉)在我们的半球,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时代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完全民主的半球。”

博尔顿在委内瑞拉问题上表态相当强硬(图源:VCG)

都“9102年”了,还痴迷于颠覆政权

“西半球以外”和“门罗主义”这样带有强烈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色彩的词语,恐怕不是“政治素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会说出的,这更多的是博尔顿这个保守派人士自己的一套说辞。

博尔顿是美国政坛保守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早在耶鲁大学就学期间,成为《耶鲁保守派》的主编,还加入到了“耶鲁年轻共和党员”俱乐部。这段作为保守派的经历为他日后的从政之路奠定了基础。之后,他曾在里根、老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和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政府时期任职,奉行强硬的外交政策和单边主义。时至今日,这样的风格依然还保留在他的身上。

只是,时代已经进入21世纪,用美国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的话来说,博尔顿还“活在19世纪”,而且已经“9102年”了(网络流行语,常用作吐槽过时、陈旧),他的所作所为让人觉得太过低级。

在委内瑞拉发酵的这一段日子里,白宫强调“所有的选项都在桌面上”,而博尔顿曾在笔记本上写下“派兵委内瑞拉5,000人”,这说明博尔顿心中已经有一个直接派兵干预委内瑞拉的具体计划。

用武力推翻他国政府的念头博尔顿不只想用在委内瑞拉身上。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当时担任主管军控副国务卿的博尔顿制定了“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时至今日,这一情报被证明是谎言,伊拉克战争也被美国国内定为“愚蠢”。不少与这场战争有关的人要么沉默、要么为之懊悔。博尔顿则坚持认为伊拉克战争是正当的,2015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还是称推翻萨达姆(Saddam Hussein)的决定是“正确的”。

博尔顿还一度将矛头指向了伊朗和朝鲜等国家。2003年伊拉克战争开始后,博尔顿建议美国随后攻打伊朗、叙利亚和朝鲜。在有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谈判中,博尔顿曾担任美方首席谈判代表。2002年接受《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采访时,当被问及小布什政府内不同部门在朝鲜问题上的立场是否有些混乱和矛盾时,他一时情绪激动,大步跨到书橱旁,从里面拿出一本书,重重地摔在桌子上,然后指着那本书说:“这就是我们的政策。”那本书的书名是《朝鲜的终结》。

博尔顿曾参与第二次特金会(图源:Reuters)

2018年2月,他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先发制人攻打朝鲜的法律支持》的文章。文章称,由于美国对朝鲜所掌握的情报有限,“我们不能等到最后一刻(才进攻)”。2019年2月,第二次金特会以无协议告终,朝鲜方面直指博尔顿是一大破坏者。

越战、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让美国深陷战争泥沼,这些战争都已经证明武力直接干预他国内政并不一定取得美国想要的成果。可对于博尔顿来说,他依然痴迷于军事手段,依然推崇用制裁手段来逼迫他国让步,依然秉承“美国同世界的关系就是锤子和钉子的关系,美国爱敲打谁就敲打谁”的理念。

博尔顿已经不是在媒体上可以畅所欲言、毫无顾忌的评论人士,他身为总统的“心腹”,他的一举一动将对整个国家的外交和内政产生巨大的影响。显然,他并不在意,还是一个热衷于强调自己的实力,只痴迷于用强的手段。这不是强者,而是只比拳头大小的野蛮人。

赤裸裸地追求利益

对于美国为何要“对付”委内瑞拉,博尔顿曾直言,美国干涉委内瑞拉局势与委内瑞拉拥有的石油储备有关。美国总是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来宣扬自己,博尔顿直接点明了美国的目的,美国追求的无外乎还是自己的利益。

特朗普政府强调“美国优先”,这对美国国内外都产生了影响

当下各国都强调要维护自己的利益,这无可厚非,但博尔顿的这种说法已经完全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任何国家或者多边组织之上。

其实,这也不是新鲜事。在他眼里,美国的主权高于其他一切,国际组织和条约应当为美国的利益、哪怕仅仅是短期利益让步。比如,他曾谈及“如果让我来改革联合国安理会,我只会设一个常任理事国,那就是美国,因为这才是当今世界力量分配的真实反映。”“只有符合美国政策的国际条约才会成为法律。”“根本不存在联合国这种东西,(联合国)秘书处在纽约的大楼有38层,即使少掉10层,也不会有什么区别。”这种一味强调美国自身的利益、无视他国的说法,已经尽显美国的傲慢与霸道。

博尔顿不断追捧“美国利益至上”,对多边合作存在质疑,博尔顿多次抨击伊核协议,而美国退出《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简称反导条约)恐怕这背后也有博尔顿的影子。2001年,美国单方面宣布退出与俄罗斯的《反导条约》时,负责与俄罗斯进行实务层面磋商的就是博尔顿。

在全球化的当下,国际秩序已经不是一家独大,也不是大国看不惯某个国家便可以除之而后快,合作已经成为主流。博尔顿还在坚持单边主义,还在讲究维护一己之利,这显然是没有看清当下的国际大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路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