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者:“去中化”在日本行不通 汉字是共同财富

+

A

-
2019年4月1日,日本公布新年号为“令和”,日本政府官方强调“令和”二字来源于日本典籍《万叶集》中的诗歌(图源:VCG)

2019年4月1日,日本公布新年号为“令和”,而日本政府官方强调“令和”二字来源于日本典籍《万叶集》中的诗歌。这也是日本有年号历史以来,首次不引用中国典籍。不过随后两国网友都发现,早在中国后汉时期,张衡的《归田赋》诗句中就有“令”与“和”的用法。中日网友对于汉字使用的探讨也意外成为了此次日本新年号发布的热点之一。对于中日两国文化间尤其是语言层面的融合,香港教育大学任教的日籍教授片岗新(Shin KATAOKA)接受了多维新闻的采访。

片岗新首先认为,中国文化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很大,最典型的就是文字和词汇,日语其实是三种语言构成,一种是传统的日语,它位于整个日文的最底层,也是最早在日本的语言,我们称之为 “和语”。第二层就是汉语,来自中国。还有第三层就是近现代传入日本的“外来语”。 外来语在日本明治维新之后特别多,尤其是“昭和”时期之后。“和语、汉语、外来语”这三种语言是在不同时代进到日本的,不过,现在的日本词汇有40%左右是汉语,所以日语实际上受到中国的影响很大。不过近代日文虽然是用的是汉字,但是也有自己的语法,也就是在运用上面出现了日本自己的独特运用。

对于日本政府还专门强调了此次新年号的两个字并非取自中国典籍,而是来自日本的《万叶集》,这其中是否体现日本刻意与中国文化相切割。片岗新认为就语言学的角度来说,中日之间的文化交融是分不开的,此次日本政府表达新年号来自典故《万叶集》,是因为对于日本来说,只能追溯到这儿,而中国早在后汉时期张衡的《归田赋》中就有“令”与“和”的记载:“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

值得强调的是,其实这两个字本身有两种读法,一种是按照日文单词固有读法“训读”,而另外一种读法是“音读读”,也就是按照中文传到日本的读法,此次“令和”二字,还是用中文“训读”读法,也就能看出再怎么强调是出自日本典籍,也无法割舍日本的年号与中国的关系。

对于如何看待使用这两个字,片岗新说到:“我周围的朋友们,他们提到这个新的年号是很开心,他们觉得这个字听起来很好听,不过由于我是‘昭和‘时期出生的,我自己觉得为什么‘和‘字已经用过一次了,过了‘平成‘时期后又回到‘和‘这个字?而‘令‘在日本文化里面一般来说,大家只能想到命令的令,并不能想到‘令‘还代表着‘吉祥‘的意思。而背后是否也有‘命令‘的含义,是我比较担心的事情。”

对于如何看待两国在文化尤其是文字上的彼此影响,片岗新认为两国从文化和文字上彼此影响从来没有停止过,日本甚至在汉字传入后用自己的方法来运用汉字,而现在随着网络世界的发展,日本人使用的流行词汇也很快能传到汉语的文化圈,比如说像宅男、宅女原本是日本年轻人的用法,结果同样也传到了中国华文地区。不过在交流中也有有趣的事情。日本人说失踪是“人间蒸发”,日本的“人间”是指这个人的意思,但是中国的人间是指世间,“人间蒸发”是表示这个人在世界上消失了。这都能看出,彼此是互相影响的。

片岗新还补充道,自从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很多词汇要通过翻译西方文字,这些西方文字本身在日文和中文中都是没有的,而在近代这样的翻译工作都是由精通中国的日本人翻译的,随后就通过汉字传入中国,汉字是中日两国共同的文化财产,中日应该共同对汉字进行保留和保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李木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