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何选了博尔顿重塑已经丢失的后院

+

A

-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特朗普这位非典型候选人当选总统后,那些在奥巴马执政八年间被挤到边缘的新保守主义鹰派又要“还魂”了。他们“利用”特朗普的个人喜好与政治需要,最大限度地将过去美国霸权主义的蛮横姿态再次搬到了历史舞台。牵头和中国开展贸易谈判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就是这样的人,主要在经贸层面“勒索”美国贸易伙伴和盟邦。另一个就是国安顾问博尔顿,此人在军事与国安层面的立场,让美国时刻面临卷入另一场战争的风险。

白宫国安顾问博尔顿(中)总能在协调各部门事务中将自己的强硬立场纳入美国外交(图源:VCG)

博尔顿(John Bolton)3月末回应有关俄罗斯警告美国不要干涉委内瑞拉内政的言论时,竟然提到美国不会容忍外国军事干涉西半球的民主,更提到了美国已经避谈许久的“门罗主义”。博尔顿的意思就是强调,拉美是美国的后院,为了重塑这一“后院”,美国不惜继承门罗主义。说白了,就是找理由继续利用强权手段干涉拉美事务。当前的委内瑞拉危机其实就离不开美国的这种霸道和单边行为。

自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开始,美国就早已经放弃拉美。虽然偶尔会有总统、副总统或内阁级官员零星访问拉美,但拉美的自主化外交与发展已经让美国失去该地区原有的代言资格。欧洲盟友在一体化道路上所展现出的外交自主与独立,也让美国很难在拉美事务上联合欧洲发力。欧洲不再对美国言听计从。

应当说,特朗普(Donald Trump)作为一名奉行孤立主义、商人转型的总统,反对在军事上开辟另一个战场,毕竟他在竞选到执政都曾批评过美国在中东的战争。对他来说,战争犹如一笔生意,打不打、如何打,都要衡量有无经济或政治收益。自从他重用了里根(Ronald Reagan)、老布什(George H.W. Bush)和小布什(George W. Bush)时期的右翼强硬政客后,特朗普逐步开始在军事与安全方面发表看法,态度似乎也在发生一些变化。

比如,出于中期选举的需要,特朗普指控北京干涉美国中期选举,就离不开博尔顿在背后的怂恿。博尔顿成功劝服特朗普对北京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导致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加入了更多元素,更多地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施压或施以惩罚。另外,特朗普在军事上加大对中国南海军事化的指控,在网络领域指控中国黑客窃密等,也都是博尔顿的主张。

换句话说,习惯于只关注贸易问题的特朗普,在这些鹰派顾问的“辅佐”下,也更多地在国安和军事问题上发声。最重要的是,他也允许这些鹰派幕僚对外发表军事和国安方面的强硬言论,以此展现所谓的美国强大或美国优势。这些都可以用“美国第一”或“让美国保持伟大”的口号包装。

特朗普会见委内瑞拉反对派离不开博尔顿(右下一)的建言(图源:VCG)

但是,这种自私自利的耀武扬威很难让美国重新获得世界的尊重,只会让这些右翼分子借特朗普掌权凸显自己的话语权、存在感或者历史地位。

当年特朗普放弃第一任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主要原因是两人合不来,风格不一。军人出身的麦克马斯特不懂政治变通,逐步失去了特朗普的信任。博尔顿不一样,此人投特朗普所好,找到了稳固自己在白宫话语权的时机,然后借机推行自己坚信的对外强硬路线。特朗普批准3亿多美元的对台军售案也离不开博尔顿的建言。

当然,特朗普并不“傻”。他能够重用这样的幕僚,也是因为他需要这样的人。特朗普如今不但融入共和党,反而带偏共和党。他想要连任,当然也离不开保守精英集团的支持。

有的时候,特朗普似乎也需要博尔顿这样的人充当特殊角色。比如,博尔顿一直反对和朝鲜对话,主张军事解决,但特朗普并没有听信他的建议,反而把他当做反击左派的挡箭牌。按照特朗普的思维,有博尔顿这样的全国最强硬的人物在身边,达成的朝鲜协议当然是最完美的。这一点,左派或许无力反驳。

所以,特朗普和博尔顿有相互利用的关系,都存在国内政治博弈和个人利益的考量。当年奥巴马上台花了第一个四年在世界各地修复美国形象,但依然很难恢复当年的美国领导地位,也阻止不了盟邦体系的逐步瓦解。特朗普执政不到3年对美国形象和地位的破坏,不亚于小布什时期战争带来的伤害,都离不开博尔顿这样的极端鹰派的推波助澜。

这对美国来说是可悲的。最可怕或更可悲的是这些在美国国安及外交混迹几十年的政客,面对美国自身矛盾突出的现实,不但没能自省,反而在新的时期套用旧时思维或理念主导外交,这样只会让美国走回头路、再犯过往错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