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737MAX到F-35 接连坠机考验美国航空霸权

+

A

-

进入2019年4月中旬后,美国航空业界正在经历最严峻的考验。

此前,波音公司的“737MAX”系列客机引发的风波仍未散去,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虽接受了美方邀请,可这距离中国解除涉事的“737MAX”系列的禁飞令与暂停适航资格的安排仍有很大差距。就在4月9日,一架由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发,目前全球最先进的F-35战机也在日本附近海域坠毁,不少分析人士已开始将矛头对准F-35问题频发的供氧系统。

必须承认,波音、洛克希德·马丁等公司至今仍能引导舆论,掩盖部分问题。譬如在737MAX坠机问题上,波音就极力将外界舆论引向该机的辅助驾驶软件,即“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转而机身设计的空气动力学问题。在F-35的坠机风波中,更多媒体还将质量问题指向日本三菱重工的组装工厂以及日本IHI公司获得美国授权的日制F135-PW-100发动机上,由此暗示问题出在日本一侧。

但总的来说,美方也已难以继续将问题掩盖下去。在波音方面,外界已经披露了美国联邦航空局(FAA)把安全认证外包给波音,让波音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局面。在F-35坠机问题上,日方情报也暗示驾驶员在坠机之前或已“失去意识”,这与美国军机近年来常见的“供氧系统”(OBOGS)故障引发的缺氧症状也很相似。随着各案的进一步发酵,美国在航空领域近乎统治地位的霸权也开始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

美国制造业近来问题接连不断,这使得F-35的坠毁也绝非孤立事件(图源:VCG)

波音的问题不只在客机上

对一直观察波音“737MAX”系列客机风波的观察人士来说,波音公司遭遇的危机可能并没有随着CAAC宣布参与安全评估而暂告一段落。

截至2019年4月中旬,波音股价下跌超过11%,市值蒸发270亿美元。有分析认为,股价下跌、飞机减产、市场预期受挫、公众信任度下降以及即将迎来的巨额赔偿将成为波音公司成立103年来面临的最严重的危机。

面对这种局面,波音就很希望能找到一个颇具认证资格,且不亚于FAA的第三方机构帮助自己脱困。而2017年后因中美《适航实施程序》签署,取得与FAA同样有效认证资格的CAAC就是较为合适的人选。同理,CAAC直到4月9日才加入相关评估活动恰恰就是考虑到了这层因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CAAC对737MAX系列从停飞到取消适航资格的操作,已经暴露了波音公司存在的问题。在美国方面也传出了FAA与之紧密合作的内幕之后,波音的形象崩塌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为避免局势生变,影响美国航空制造业及相关利益集团,美方无疑是想尽快止损。

波音当下的危机绝非局限在737MAX这一系列上,该公司的其他机型也多少有些问题(图源:VCG)

但就目前局面来看,737MAX显示的问题可能也只是美国航空业风波的冰山一角。

波音公司作为美国“大到不能倒”的产业典范,其出现问题的产品也并非只有737MAX系列客机一项。也就在埃塞俄比亚空难爆发前,美国经济界已经因波音公司为美国空军打造的新型加油机KC-46A型的问题而大惊失色。

资料显示,KC-46A是波音公司按767客机机型改造的一款空中加油机。美军本希望能借此成功替换以波音707客机机身为蓝本,使用了超过50年的KC-135型加油机。

但不成想美方在1月接收的第一批新机就被发现“机内存在垃圾、工具等异物”,直到3月中旬埃航空难发生前,波音才最终解决这一质量问题。考虑到波音公司在美国航空业的典范角色,其航空业乃至制造业的结构性陷阱似乎也由此逐渐凸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