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商投资法》关键问题 中美经济界高层立场不约而同

+

A

-

作为中国对外扩大开放的重要信号,中国立法机构前不久推出的《外商投资法》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与观察人士对新法乐观与担忧交织的情绪类似,在全球化智库(CCG)近日举办的第五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上,中美等国的学者对于《外商投资法》具体前景的看法并不统一。而不论是中国金融系统的前高官,还是代表美国企业利益的商会组织高层,都强调《外商投资法》的关键在于执行层面。

在CCG举办的论坛上,中美学者与商界人士就《外商投资法》的讨论颇为激烈(图源:多维记者/摄)

一个月前,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这部将于2020年1月1日实施的新法将取代中国原来的“外资三法”(《合资企业法》《合作企业法》《外资企业法》),确立“新时代中国利用外资的基本制度框架”,成为中国外商投资的“基本法”。

《外商投资法》一经推出就受到国际舆论的关注,有国际媒体称这部法律“未来所要确保的东西,正是西方企业数十年来所要求的”。4月14日的第五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专门为讨论《外商投资法》而设立了分论坛。

出席上述分论坛的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CCG顾问周延礼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新颁布的《外商投资法》可以弥补原来在外商投资方面一些领域的不足之处,从构建外商投资保护的法律框架的角度来讲,国际上的评价大都很正面也很具体,体现了中国在积极开放方面的政策取得了巨大进步。

周延礼特别指出,这部法律最重要的意义在于,中国在外商投资方面的规则要和国际接轨,要按照国际通行的商业做法来开放自己的市场。《外商投资法》中有两大亮点,一是保护了外商,二是规范了政府行为,“其中的一些具体内容,包括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等等,都是亮点,所以我相信这部法案会受到大家的欢迎。”

不过在分论坛现场,来自美国等国的与会嘉宾除了对《外商投资法》的出台表示肯定,还对于法律执行中可能遇到的问题表达了担忧。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中国副总裁帕克(Jacob Parker)与中国美国商会主席蒂姆•斯特拉特福德(Tim Stratford)都在发言中提到了一些外国企业在中国投资期间,曾遇到中国政府部门要求其提交一系列信息的案例,而这些被要求提交的内容中的不少部分涉及企业的商业机密。外国投资者不知道这些信息被用于什么用途,以及会被什么人看到,而即使向相关部门反映并解释,政府部门也依旧不为所动。帕克与斯特拉特福德不确定在《外商投资法》实施后,类似的情况是否能够避免。

对于两人的担心,周延礼对多维新闻记者表示,这样的担忧不光是在中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存在,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以前中国搞计划经济的时候,根本没有(产权)这些概念,到了市场经济的时代,就要按照市场规则来做,技术诀窍、品牌、专利都是企业非常重要的财产权,如何进行保护,不单是中国的问题,也是所有国家的问题。”

斯特拉特福德则继续向记者表达了他的疑虑:“我们当然希望中国的市场开放度会越来越大,过去我们也听到了来自中国政府的诸多承诺,但是在实际操作层面,中国市场的开放动作并不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

他同时认为,中国政府在对待(保护外国投资者)这个问题上足够严肃,中国总理李克强也做出了很多严肃的承诺,“我知道实践起来需要花很大的工夫,但是我们并不想等着事情自然发展,我们想参与这个过程,并且做出贡献。”

有趣的是,周延礼同样提到了对于《外商投资法》的执行问题。周延礼表示他最关心的就是在落实《外商投资法》的操作环节,因为其中涉及到的产业领域很多,每个产业领域都需要有相应的操作环节,“在执行法律的过程中如果遇到障碍,就需要进一步出台相应的司法解释。”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中国法律学者也指出,目前的《外商投资法》对于“中国自然人是否可以与外国投资者设立外商投资企业”、“间接投资”、“投资新建项目”、“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和信息报告制度的管理制度”等问题有待进一步解释或澄清。

事实上,外界对于《外商投资法》的重视,关键在于这部新法将对中国的营商环境产生何种影响。斯特拉特福德认为,中国营商环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中国市场的)透明度和可预测性。此外,中国的很多市场领域对美国企业还有诸多限制,“我认为如果美国的企业可以进入这些领域,也会对中国的经济做出贡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尹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