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特朗普 世界级麻烦制造者

+

A

-

随着时间的推移,特朗普以“美国优先”为名任意妄为所带来的杀伤力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而考虑到冷战后美国实力的由盛转衰以及近年来美国国内社会和政治极化的愈发严重,这看似意料之外,实则情理之中,特朗普本人也堪为世界级麻烦制造者。

本文转自《多维CN》045期(2019年5月刊)精粹栏目《特朗普,世界级麻烦制造者》。浏览更多月刊文章:【月刊频道】

4月17日,美国司法部公布了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有关“通俄门”的相关报告,宣布调查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或同伙与俄罗斯共谋(图源:VCG)

没有新闻,就没有民主--美国新闻界最高荣誉普利策奖(Pulitzer Prize)评选委员会主任卡内迪(Dana Canedy)4月15日在哥伦比亚大学揭晓本年度获奖名单前如是强调"第四权力"在美国政治中的至关重要性。当天不少奖项也花落致力于揭发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不端行为的新闻人手中,兹以庆贺主流媒体对政府公权的舆论监督胜利。


045期《多维CN》新刊上市

然而,从现实情况看,即便是爆炸性如"通俄门",这些特朗普口中的 "假新闻"好像都并未过多的影响其在白宫当值。总统先生还是连篇累牍地在推特上发号施令,实行着"破坏性创造"来领导美利坚合众国再次走向"伟大"。更甚,就目前形势而言,特朗普获得连任的可能性还非常可观。这在一定程度上揭露出了美国现行体制对特朗普约束力的捉襟见肘,相应地,他带来的破坏性也一再被证实远远超过了美国精英阶层等多方的预期。

美国精英阶层预判失误

对于特朗普的当选,多数美国政界精英尽管倍感震惊,但还是普遍心怀此一时非彼一时的预判立场,料定在政治上特别是外交上犹如白纸一张的新任白宫主人,将会明白身处其位的不由己,在政界众多技术幕僚的制约规劝下恪守底线,避免激起过多混乱。简单讲,美国精英群体自认甚有把握将特朗普不按套路出牌的风险限制在可控范围内。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的欧洲与欧亚事务助理国务卿戈登(Philip Gordon)便曾在特朗普胜选之初向《政客》网站(Politico)投稿明言,考虑到美国政治体制的稳健性,即使候任总统热衷于在社交网络上放飞自我,但亦无需过分担忧其破坏性。

起初,特朗普的行事作风纵然一如其人难有章法可循,却也并未走得太远,尚能支撑上述论断。他2017年8月改变立场向阿富汗增兵4,000人时,还坦承"当你坐在总统办公室时,决定会大不相同"。基本上,在特朗普执政的头年,虽然他也不顾众怨和美国长期利益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气候协定,但是其富有争议的过激举动更多的还是面向美国国内议题,奥巴马力推的平价医疗法案(Obama Care)、特别移民保护政策和清洁能源计划等内政方针几乎无一例外惨遭特朗普悉数擦除,在外交层面尚未过分放纵。

上任后不久,特朗普便退出了前任总统奥巴马促成的重要政治遗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图源:VCG)

但是,到了2017年年末,当家近一年的特朗普似乎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对"损害美国利益的软弱外交政策"的恼怒,慢慢撸起了袖子,准备开始逐个收拾他眼里一众"占尽美国便宜"的家伙们,以最终实现他竞选期间的承诺和满足其本人热衷于开创崭新局面的激进政策诉求。颇具有标志性的举动是,2017年12月,特朗普无视外交人士激烈反对,草率废弃了美国长达70年来的外交传统,宣布将美驻以色列大使馆将迁往耶路撒冷。

在其政策变得更加激进的同时,特朗普还通过剔除蒂勒森(Rex Tillerson)、麦克马斯特(Herbert R. McMaster)等温和派,并任用与其更情投意合的蓬佩奥(Mike Pompeo)、博尔顿(John Bolton)等右翼强硬派人士,完成了内阁换血来大幅推进他们心心念念的"美国优先"外交策略。

绝对现实主义晃动美国霸权支柱

随后,人们越来越深刻地见识到了商人总统特朗普唯利益是瞻且毫不遮掩的强硬作风。在特朗普团队一系列猛如虎的操作中,争议最大的莫过于其单方面撕毁伊朗核协议一事。2018年5月8日,经法德领导人先后亲赴美国劝说无效后,特朗普毅然决然地退出了在他看来糟糕至极的伊朗核协议并恢复了对伊制裁。这不仅令国际社会经年累月的努力成果付诸东流,更为中东局势的稳定埋下重大隐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张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