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操弄终酿悲剧 乌克兰需摆脱“浪漫主义”思维

+

A

-

前不久结束的乌克兰大选推出了泽连斯基这位政治上的“纯素人”,让很多观察对乌克兰的未来感到担忧。但另一方面,由于之前的波罗申科政府一直采取敌视俄罗斯的政策,泽连斯基愿意与俄总统普京对话的姿态,也让不少评论开始探讨乌俄关系新的可能性,以及对乌克兰东部地区问题的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乌克兰研究室主任赵会荣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乌东问题背后的根源是美俄博弈,在美俄的态度没有最终定型前,这一地区的命运仍处于混沌不明的状态。这也再次提醒人们,一个国家的命运最终取决于这个国家的治理能力,如果自身的治理无法做到内部团结,就会被外部力量所左右。

泽连斯基作为一种新的可能性,北约和俄罗斯都必然会拉拢(图源:Reuters)

多维: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上台以后,调整和改革国内经济会是一个巨大工程,而他现在面临的最直接问题就是国家的领土分裂。从目前来看,俄罗斯和北约两边都在拉拢这个新人。

泽连斯基自己表示,上任后要继续推动《明斯克协议》(Minsk Protocol)的执行。而你之前在公开场合提到过,《明斯克协议》是一个无法执行的协议,没有人能厘清其中各自的义务和责任。你认为泽连斯基有机会继续推进《明斯克协议》吗?也有声音认为俄罗斯会和乌克兰商讨新的《明斯克协议》,你怎么看?

赵会荣
:泽连斯基并不会研究怎样去遵守这个协议,他对协议的看法与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有点相似,都反对这个协议,因为这个协议本身就有问题。

泽连斯基不想按协议规定那样,给东部地区高度自治地位。他其实想找到新的方法,邀请美国、英国和俄罗斯坐在一起探讨,其实这种想法比较温和,也符合现实情况,对乌克兰也好。

但是决定权只有小部分掌握在乌克兰手里,东部地位问题背后还是俄罗斯与西方的博弈。归根结底就是俄罗斯能不能让步?美国和俄罗斯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这一点很重要。

以往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要和普京(Vladimir Putin)对话,普京不理他,因为波罗申科的政策就是与俄罗斯敌对,把俄罗斯当作侵略者,这种情况之下也没有对话的空间。

多维:前不久乌克兰政府甚至把俄罗斯军队列为恐怖组织。

赵会荣
:波罗申科认为东部地区的战争是反侵略战争,他不认为是乌克兰内战。

现在泽连斯基的看法相对温和一些,对于东部地区的叛军,他认为也是乌克兰人,是自己人。只不过这些人被洗脑了,他想要这些人重新回归国家,解决东部的冲突。

但现实其实很困难,根源就在于乌克兰要加入北约,但俄罗斯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这是俄罗斯的核心利益。北约到家门口怎么行呢,再加上俄罗斯眼中的乌克兰就是“小兄弟”,在心理上不能接受“小兄弟”和自己平起平坐。

还有其他的一些国家也是如此,在俄罗斯眼中从来都不是一个国家,很难接受与他们平起平坐。

这背后有历史原因,俄罗斯甚至认为这些国家,包括乌克兰在内,它们的版图都是由俄罗斯决定的。乌克兰肯定不同意这种观点,所以,大国利益的博弈是乌克兰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多维:泽连斯基曾经表态要延用“诺曼底模式”。此前主导诺曼底模式的是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但自从她宣布2021年要辞职之后,法国在欧洲事务上渐渐有了接替德国的架势,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也表现出了领导欧洲的雄心。在你看来,法国未来会成为“诺曼底模式”的主导力量吗?

赵会荣
:很难,欧盟(EU)的外交很大程度上是追随美国,从广场革命的后续发展可以看出,美国站在背后可以影响欧盟的立场,因为在安全领域欧盟受制于北约(OTAN)和美国,没有自己独立的安全力量。乌克兰尽管和欧洲在利益上的关系密切,但是欧洲能发挥的作用仍然有限。

欧洲自己抱不成团也是重要的原因,欧洲内部有分歧,谁也不愿意让别人当欧洲老大。所以,在乌克兰问题上,欧洲只能在中间起到协调作用,美国现在在乌克兰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乌克兰选举之前,主要候选人都去见美国特使。

在选举之前,候选人去见谁,其实就能看出哪个国家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力大。 就像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候选人在大选之前见普京,谁能见到普京谁的胜算就大,所以现在可以看出美国在乌克兰的影响非常大。广场革命和克里米亚事件以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影响空间变得很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尹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