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焦虑升级 中国真的威胁美国了吗

+

A

-

媒体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团队核心成员之一、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近日提出,中国是美国首次面对非白人种族的强大竞争对手,好像在说中美之间的博弈是不同文明之间的斗争。无独有偶,政见立场保守的华盛顿观察周刊报道,在蓬佩奥的指示下,一个工作小组目前正拟订一个中国战略,其中心概念是“对付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文化”。

与此同时,美国封杀孔子学院的动作继续。据了解,过去一年多时间内,已有15所大学关闭了孔子学院。因为2018年8月,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签署《国防授权法案》(NDAA),其中的一项规定是,要求国防部终止资助设有孔子学院美国大学的中文旗舰项目(Chinese Flagship Progam)。

一方面将中美摩擦上升到文明之间的斗争,一方面在美国国内持续封杀孔子学院;虽然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seph Robinette“Joe”Biden)5月1日参加大选竞选活动时,表示“他们(中国)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但不可否认,美国一些保守派人士对中国复兴的焦虑,确实有加深的趋势。

中美之间相互握手比相互挥拳好(图源:AFP)

让美国保守派担忧的是,中国政治回归保守,好像与美国坚持的民主价值渐行渐远。另外,中国在南海加强存在,通过对外投资深入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地似乎对美国构成了一定的排挤效应。当然中国在5G、航天等科技领域取得的进步,也让美国保守派感到不安或无法接受。

分开来说,他们的有些担忧值得审慎对待,有些则纯粹是杞人忧天,心胸狭窄,不自信的表现。从中国的科技进步方面看,这是有利于全人类发展的好事,美国也会从中受益,这方面的担忧似乎没有必要,有些过滤了。当然站在美国人的角度考虑,他们或许希望美国科技全面领先其他国家,这可以理解,相信很多国家都有这样的期待;但因此就担忧他国的科技进步,则不是正确的心态。有竞争才有发展,中美之间相互学习,展开公平、公正的竞争,有利于中美和全人类的进步。

至于在南海建岛,这只是中国维护自己领土和主权完整的正常行动,合理合法,与美国没有什么关系,它仍然可以在公海自由航行,所以美国这方面的担忧没有道理。而中国在亚非拉广泛投资发展经济,像欧美日以前的行为一样,更只是正常的经济行动,不存在排挤谁不排挤谁的问题,美国也可以在这些国家、地区做同样的事情,因此美国确实没必要担忧中国在亚非拉扩张。

今天的世界是自由的,任何国家都可以和其他国家做生意,这是美国一直倡导的开放、自由理念。中国企业走向世界,与各国广泛建立经济联系,是在践行美国的理念,重走美国走过的路,美国没有理由因此担忧、指责中国。当然中国与美国不同,美国的经济行为常常与政治挂钩,而中国坚持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经济的归经济,政治的归政治,更容易与他国建立经贸联系,这或许是美国不乐见的。

其实,归根结底,中美之间的分歧还是政治,价值观方面双方并没有太大的分歧,都支持“为人民服务”。如果中美之间有相同的政治体制,或许美国不会像今天这样担忧中国。对于中国的民主集中制,显然美国并不太认同,甚至比较反对。但中国的政治体制真的会对美国构成威胁吗?这里应该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众所周知,美国在全世界推广三权分立的自由民主体制,并将此作为人类政治体制进化的终结。现在中国没有走向欧美式的自由民主,而是坚持自己的民主集中制,并且经济实力蒸蒸日上,好像对美国倡导的民主体制构成了冲击,其实不然。首先,与美国成熟的政治体制不同,中国的民主集中制还处在探索阶段,并没有到达成熟的程度。一个不成熟的政治体制怎么对美国构成威胁?不太可能。

如拜登所说,北京正在忙于应对其国内和区域问题,他们还不知道如何处理体制内的腐败,“他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此言不虚,中国如何建立廉能政府,如何监督官员手中的权力,如何保障国民基本的政治权利,如何合法平稳有序的实现权力交接等等,有很多问题中国的现行体制还没有给出满意的答案。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有必要担忧中国的所谓威胁吗?

其次,如果中国将上面所说的问题都解决了,真正将民主集中制打造成现代化的成熟民主体制,这对美国来说不是威胁,而是机遇。到时,美国也可以借鉴中国的民主经验,更好的改进美国的民主体制,利国利民。所有的政治体制都是为人类服务的,都有进一步改进的空间,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也一样。有更好的体制竞争,对人类来说也不是坏事。

所以,中国并不会对美国构成威胁,如开明的美国人所说,中国的发展对美国来说,是机遇大于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天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