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新和平方案疑泄露 巴勒斯坦处境愈加艰难

+

A

-

据以色列媒体《今日以色列》于当地时间5月8日的报道,一份疑似自以色列外交部流出的美国中东和平计划内容被披露。被喻为“世纪交易”的美国方案,据称欲建立一个“新巴勒斯坦国”,但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仍能获得保留并扩大,约旦河谷也由以色列掌控。此外,“新巴勒斯坦国”不被允许拥有军队,其警察部队仅能持有轻武器,国防也交由以色列负责,巴勒斯坦政府还得为此支付费用。以巴关切的耶路撒冷将作为两国首都,但以色列将控制除教育以外的所有市政。该计划将邀请法塔赫(Fatah,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哈马斯(Hamas,伊斯兰抵抗运动)、和以色列政府三方共同签署,条文内还特意强调哈马斯得将武器交给埃及,并宣示只要哈马斯不同意方案,责任将全在哈马斯一方,且在以色列和哈马斯发生的任何一轮战争里,美国都将支持以色列。

2019年4月巴勒斯坦民众举行回归大游行,遭以色列军队镇压(图源:AFP)

这种方案不仅形同威吓哈马斯得无条件投降,渠一旦表露想协商修改方案的意愿,都会被视为反对并招来美国与以色列的连手镇压。更糟糕的是,根据方案成立的新巴勒斯坦国”名义上虽是国家,实际上却毫无领土和国防主权可言以色列依旧牢牢掌控巴勒斯坦境内的资源、道路、土地、防务,被以色列定居点和军队阻隔的零碎居地也无法连贯,与阿拉伯裔美籍学者萨义德(Edward Wadie Said19352003)形容的监狱毫无二致,新巴勒斯坦国不过是继续遭以色列囚禁的殖民地。因此美国若当真提出这种方案,名为建国实则灭国,连基本的生存权也不给巴勒斯坦人。

自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自从上任以来,便日愈毫无遮掩地支持以色列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政府,从2017年12月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再到今(2019)年3月承认以色列对自叙利亚夺来的戈兰高地主权,一次次突破美国偏袒以色列的底线。但事实上,这并非特朗普的个人之举,综观美国自1993年《奥斯陆协定》(Oslo I Accord)、2003年《和平路线图计划》(Roadmap Peace Plan)以来的巴以政策,还有历年来不停否决联合国向以色列发出调查和谴责的态度,都能看出美国未强制以色列放弃定居点、撤回到1967年前的巴以边界上,以及给予巴勒斯坦难民返乡权,只是单方面地要求巴勒斯坦人停止武装抵抗以色列。无论谁任美国总统,支持以色列都是符合美国利益的举措。

即使是表面上与内塔尼亚胡水火不容的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也从未停止过这种外交方针,而且就在其任内,以色列于约旦河西岸和戈兰高地的非法定居点大大扩展。根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发布的报告,光是2013年3月至10月间,以色列政府就推动8,943套住房建设计划,其中6,521套在西岸,剩下2,422套在东耶路撒冷。2017年至2018年8月间,以色列又批准西岸10,536套住房计划──这还不包括东耶路撒冷。截至2019年1月,西岸的犹太人数已成长到44.95万人,若涵盖东耶路撒冷则超过62万人。且因以色列政府刻意给予的住房、教育、税收优惠,以及对非法私人组织的拓垦鼓励,这个人数还在不断增长。至于戈兰高地也存在大量农场和定居点,以色列政府还打算在2020年前,使迁入该区的人口达到10万人,借以牢牢掌控此处。

而人数超过280万的巴勒斯坦人又生活在什么样境地呢?他们遭以色列军队、隔离墙、定居点给分割成多个零碎的小区,且无法享有定居点般的资源和便利,甚至房屋不断遭拆除、土地遭占有、以及极端犹太移民的暴力袭击。还有,以色列国家水务公司Mekorot控制西岸所有水源,生活在该地的巴勒斯坦居民有一半用水都仰赖该公司,但该公司为了优先供水给犹太移民,会在夏季大幅减少对巴勒斯坦人的供水,甚至不当排放废水。而以色列政府又禁止巴勒斯坦社区直接自约旦河取水,导致巴勒斯坦人往往得以高出犹太移民8倍以上的价格向运水车买水。这种恶劣的状况使巴勒斯坦人日均用水只有70公升,犹太移民却高达369公升,对比强烈到令知者不忍。

尽管联合国拚命要求以色列停止扩建定居点、退回1967年边界,并自2016年起打算公布在西岸投资的企业数据库,但在以色列与美国的阻挠下,该数据库至今依然没能公开。昔日以巴双方曾同意的“以土地换和平”原则,早已荡然无存,尤其自1996年内塔尼亚胡首度执政后,改口称“以安全换和平”,拒绝向巴勒斯坦人归还侵占的土地,片面要求巴勒斯坦停止攻击以色列,致使双方愈难共处。而美国历届政府实际上也依从以色列此目标,对于建立一个独立、完整、不受干涉的巴勒斯坦国没那么热衷。

不少学者或媒体将美国盲目的“亲以路线”,归咎于境内庞大的亲犹太人势力,如知名的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还有基督教福音教派、犹太复国主义等宗教团体,以此比喻美国遭自己的盟友绑架。不过尽管这些团体给美国政府提供大量选举资金和选票,但不能过分高估其影响力,因为美国境内反对以色列暴力行径的民意也不少,而且美国对以色列拥有决定性的权威,绝非任由以色列摆布。如奥巴马在2016年卸任前,便签下加大军事援助以色列的谅解备忘录,并规定禁止以色列将26.3%的援助用以发展本国军工业,迫使以色列加深对美国的依赖。所以真正的根本原因仍在于:维持一个强大的以色列政府,始终是美国在中东保持影响力的最佳选择

美国曾于1955年统合伊拉克、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成立中央条约组织”(Central Treaty Organization军事同盟,但随着伊拉克和伊朗相继发生政变退出美国唯一能依恃的盟国只剩以色列。在美国的托付下,以色列高效地防堵苏联、阿拉伯民族主义、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伊斯兰极端主义,出色扮演美国打手的角色。因此从来就不是以色列绑架美国的中东政策,而是美国的利益,最初就体现在了以色列的立国上。

至于为何美国要在此时更不掩饰地偏向以色列,甚至不顾激化矛盾、提出形同将巴勒斯坦亡国的解决方案呢?因为当前中东的热点在于美国撕毁伊朗核协议、以及叙利亚和也门内战。比起巴勒斯坦,各国更担心美国升高制裁伊朗原油和金属出口、调集航母打击群和轰炸机队前往波斯湾,会导致双方擦枪走火的危险。且巴勒斯坦问题已延宕多年,巴勒斯坦人的抵抗已在以色列的压制下被限缩不少,很难蔓延和扩大成热战,如此一来就更难吸引各国关注。

加上不少表面声言维护巴勒斯坦权利的阿拉伯国家,实际上从起初就更在乎自身的利益,如约旦和埃及在1948年至1949年第一次中东战争后,就并吞原订归给巴勒斯坦国的约旦河西岸与加沙Gaza走廊;经过同以色列的多年鏖战,更是相继走向与美国和以色列和解的道路,在部分时候成为新的美国利益捍卫者,埃及甚至还配合以色列封锁加沙走廊。且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埃及等国都提防巴勒斯坦难民的反客为主,所以美国在施压巴勒斯坦一事上其实没什么阻力。

况且美国自2017年宣布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主权后,联合国和不少国家虽予以谴责,但也无力或缺乏意愿抵制,这更让美国探明国际力量的虚实,敢于跨出激进的一步。因此苦于以色列压迫、不得不起身反抗却遭双重标准抨击为“恐怖主义”的巴勒斯坦人,就这样被忽略和牺牲。最悲哀的是,即使美国政府并未提出以色列媒体报道中的方案,巴勒斯坦人的实地处境也不会改善多少,类似殖民地的待遇仍将持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