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第四轮或是转折点 美国经济滑向危险

+

A

-

据《日本经济新闻》的调查,美国前三轮纳入制裁对象的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缺乏独特性,即使被征收关税也难以提价的情况占到七成。实际上,美国消费者物价保持了稳定。但是,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式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进一步加强,迟早给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的可能性很高。

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开打贸易战直接重创经济(图源:VCG)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5月13日公布第四轮对华商品征收额外关税名单,包含3,805项商品类目,总计约3,000亿美元,将在今后讨论将名单中的商品关税上调至25%。

《日本经济新闻》5月14日刊文称,特朗普一直主张“关税对美国影响甚微”,这似乎符合实际情况。从中美物价来看,美国消费者物价保持稳定。2019年4月比2018年同月提高2.0%,但低于第1轮对华惩罚性关税启动之前(2018年6月的2.9%)。而中国的生产者物价波动剧烈。2018年6月为4.7%,但之后迅速下降,2019年4月仅为0.9%。

《日本经济新闻》给出“价格弹性”的解释,即某种商品价格上涨10%,需求因此减少了20%,那么这个商品的“价格弹性”就是2。“价格弹性”如果超过1,则涨价容易导致需求下降,可视为“不易出现价格上升”。从成为美国前三轮加征关税对象的来自中国进口商品的“价格弹性”来看,结合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USTR的数据进行调查,约七成“价格弹性”超过1,“不易上涨”。

这意味着中国方面在贸易战中的地位较弱。针对美国此次决定促使来自中国的2,500亿美元进口商品的额外关税提高至25%之际的影响,欧洲智库EconPol Europe进行了推算。针对对象品类,美国的消费者物价仅提高4.5%,另一方面,中国的生产者物价将下降20.5%。实际上中国企业承担了负担的约八成,是令人吃惊的结果,但与中美的物价走势符合。

原因是中国经济依赖于个性魅力低下的产品的大量生产,在产业竞争力方面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没有形成明显差距。此外,美国政府在前三轮加征关税中避免难以用他国商品代替的产品,在战略上选择了额外关税的品类。

文章认为,在目前来看,中美间贸易战可以视为正在按美国节奏推进。但是,如果特朗普因此骄傲,进一步发动攻击,状况有可能悄悄改变。

如果美国启动第四轮惩罚性关税,EconPol Europe的Benedikt Zoller-Rydzek表示:包括美国苹果公司的“iPhone”等在内,“难以找到中国以外供应企业的电子产品等也将成为对象,对美国物价和经济的打击将变得巨大”。物价上涨将导致实际收入缩水,挤压经济,另一方面,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也将难以维持“鸽派”姿态,股市将失去支撑因素。

如果物价、经济和市场同时发生异变,在2020年总统选举之前,特朗普的根基将迅速动摇。特朗普必须考虑是在某些领域找到与中国的妥协点?还是在涉及主导权之争的对立无限度地激化?波及全世界的中美贸易战的走向进一步变得不透明。

有分析认为,中美关税大战将加重美国家庭的开支负担(图源:VCG)

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14日刊文称,特朗普5月10日在推特(Twitter)上称,对于中美贸易谈判,没必要着急,因为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所征的25%关税,将由中国支付。“这些巨额资金将直接到美国财政部。”按此理解,中国似乎是关税的买单者,而美国是受益方。

不过,关税不同于个人所得税那么简单——税单来了,照单缴纳,钱进入财政。过高的关税将影响货物的流向,2,500亿美元商品中,很多货物可能因为关税上涨而根本不会流入美国,征收的关税也就无从谈起。

特朗普的核心幕僚、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跟总统唱起了反调。库德洛5月12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承认,任何从中国购买商品所附加的关税,事实上是美国公司在买单。而且,如果这些公司把上涨的成本传递到商品的售价上,那么美国消费者也将为此买单。

国际贸易顾问公司Trade Partnership的一项研究估计,关税可能使普通的美国四口之家每年多出767美元的花费。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的预估,到2020年底前,关税还可能导致20万个工作岗位流失。【相关阅读:特朗普正式对华加税 美著名都市圈恐受灾难性打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陈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