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文明冲突”的误解

+

A

-
2019-05-16 13:33:32

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北京时间5月15日召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其中提到“各种文明本没有冲突,只是要有欣赏所有文明之美的眼睛”,言下之意是“文明冲突”是人为制造出来的。

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从提出到落地用了5年的时间(图源:新华社)

习近平的表态被认为是回击美国。4月底,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称:“美国正准备与中国的文明冲突”,“中国是美国面临的第一个‘非白人’强大竞争对手”。

美国直接将与中国之间的问题上升到“文明冲突”的层面而非意识形态的对抗凸显了问题的严重性。但中美是否真的存在这样的冲突,美国似乎有些误解。

按照美国的说法,美中存在文明冲突是必然的。但回溯到“文明冲突”这个词本身来看,它是美国学者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20世纪90年代提出的一个观点,认为未来世界的国际冲突的根源将主要是文化的而不是意识形态的和经济的,全球政治的主要冲突将在不同文明的国家和集团之间进行。

斯金纳之所以会有美中存在文明冲突一说参考了亨廷顿的部分观点。需要注意的是,亨廷顿特意强调他“并非是在鼓吹文明间的冲突,只是对可能出现的前景做描述性推测”。按照他的观点,文明的冲突只是冲突的一种主要形式,而非绝对、唯一的形式。

亨廷顿提出的是一种可能性,或者说这是一名学者提出的一种观点。而斯金纳作为美国官方的代表,直接将美中之间的冲突看成是一种注定会发生的事情,这就曲解了亨廷顿的说法。再者,美国将原本只是一种理论型的看法(甚至本身就很有争议的看法)提升为美国官方的姿态,很可能是给美中较量找一个支撑,背后依旧是美国对中国的对抗与敌意。

中美博弈已经渗透到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层面(图源:VCG)

另外,美国认为美中存在冲突并认为自己面临的是“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这是基于美国自身历史给出的判断。美国建国仅有200多年的时间,是资本主义文明崛起到扩张再到繁荣的一个阶段,美国所见到的基本都是西方文明在全球的传播,同样它也是西方文明的产物。

英法德等欧洲国家经过一战、二战后元气大伤,美国则异军突起成为全球大国,能与之抗衡的是苏联。苏联解体之后,外界一度有观点认为西方模式是最佳、最后的政治形态,但不同于西方政治经济制度的中国崛起冲击了西方既有的认知,美国的惊讶、不适应自然产生。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是美国看待中国时的一种看法,尤其是美国对自身绝对力量的维护、对新兴大国的警惕又加深了它对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怀疑,认为它们是对手、竞争者,认为国强必霸、两个大国必然走向“修昔底德陷阱”。21世纪的美国依然没有摆脱以往的冷战思维,对中国的误解也就此产生。

再者,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如果将全球文明划分为西方文明和东方文明的话,美国没有见证过东方文明兴起和繁荣的历史。东方文明,比如中华文明、波斯文明、印度文明等都是东方文明大国辉煌的象征。

如果将人类的整个历史铺开来看,美国只是兴起了不到300年的时间,东方文明的时间跨越度更长、更有历史厚重感。这是美国所没有的历史沉淀和底蕴。

美国自己没有,便认为这些文明是异类,认为这些存在是挑战、威胁。这是一种西方文明优越论,认为西方文明一直是高高在上而其他的文明是落后的。与其说这是一种偏见,更不如说这是一种对历史和文明的无知,是无知所产生的误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路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