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对峙没有旁观者 中美贸易战还有更大输家

+

A

-

华盛顿时间6月3日前后,针对中国政府2日发布的《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以及中国对美新一轮反制措施正式生效的局面,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和财政部也发表了一份言辞尖刻的声明。北京与华盛顿面对彼此都因此流露出“失望”的样子。在下一轮经贸磋商开始之前,中美贸易战就进入了加码制裁的持久战阶段。

在日本大阪二十国峰会(G20)开始之前,西方尤其是美国的舆论界开始为中美贸易战的失败者争吵不已。但在产业观察家眼中,这种争吵可能是无意义的,因为中美两国可能都不是当前引发的贸易战的最大输家。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近期已顺势把关税大棒打到墨西哥头上,美国还在同期宣布取消了印度的“贸易普惠制”(GSP)优待。面对这种局面,佳富(Gavekal)等财经研究机构的分析师就指出,比起直接对峙的中美两国,宛如“无辜旁观者”的欧洲以及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将因为全球贸易关系,在中美的长期贸易战中因供应链的阻断或断裂而承受更大的压力。

事实上,有关“中美贸易战的真正影响在中美之外”的观点已流传数月之久。从2019年2月开始,以韩国为首,很多身处全球供应链上的新兴经济体就出现了明显的经济衰退。考虑到中美两国的大宗国内生产总值(GDP)并不依赖国际贸易,特朗普的贸易战还试图形成中美供应链的“脱钩”。至此,此前看似处于旁观者地位的新兴市场乃至欧洲等国将成为中美之外的更大输家。

中美贸易战进入持久战阶段后,位于全球供应链体系上的国家正纷纷遭遇冲击(图源:AP)

特朗普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随着中美两国在6月2日、3日间先后发布有关贸易战问题的白皮书和声明,加之中国的反制措施也已生效。各路西方媒体面对中美对峙的新情况,便很快开始津津乐道于两国在此后纷争中可能的损益状况。

从华盛顿到纽约,不少评论人士、财经要人和政界耆宿纷纷发声。这其中最为突出的莫过于特朗普本人。6月3日时,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发表了自己的最新感想。他不仅强调美国“从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中获益巨大”,“贸易战对美国没有太大的影响”,还称美方已从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惩罚性关税中获得了“数十亿美元”。

对美国零售业界和普通消费者来说,特朗普的这通发言可算荒诞不经: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高额关税后,这一系列举措已导致包括美国境内服装、家具、电子产品等数千类商品涨价,冲击了普通美国民众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有经济学家预计,新一轮关税落实后,还将导致美国年收入在61,000美元左右的中等收入家庭每年增加500到550美元的开销。这种局面较之“对美国没有太大的影响”无疑相去甚远。

中美两国的外贸依存度都不高,这让他们在贸易战期间能暂时规避直接冲击(图源:AFP)

但对产业观察家来说,特朗普的发言也有几分道理。

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对国际贸易依赖程度(即外贸依存度)最低的国家,其GDP只有五分之一依赖国际贸易。相比之下,旷日持久的贸易对峙已严重影响了欧洲以及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态势,其股票及金融衍生产品等风险资产也屡受不利因素影响。

考虑到这批国家外贸依存度较高,如韩国的贸易依存度就在67%到68%之间,其货币与财政操作空间也不及美国,这就意味着在中美贸易对峙实际进行的过程中,类似国家将遭遇比美国更严重的影响。

同理,由于中国的外贸依存度也只有35%,中国也和美国一样,有充足的货币与财政操作空间,这使得中美双方固然是贸易战的主角,但这场影响全球供应链的风波却并不会马上直接作用在两个大国身上:在两国之外,与全球供应链存在紧密联系的新兴市场国家将因其贸易依存度而承担更大的损失。

大象一打架 蚂蚁就遭殃

事实上,很多有远见的经济观察人士从2018年8月下旬开始就发现了中美贸易战会带来“大象打架,蚂蚁遭殃”般的结果。

世界第一、第二经济大国在关税、经济、政治等领域的缠斗无疑会给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亚洲带来特别的风险。在全球化的经济中,没有孤立存在的因素,自然也不存在外科手术式的精确打击。

因此,在特朗普针对全球供应链发动贸易战时,其客观上几乎造成“中美脱钩”的行为就会对处在相关链条上的新兴市场国家造成打击与伤害。而2019年5、6月间的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

比起处于对峙状态的北京和华盛顿,新兴市场国家可能更期待中美停战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5月下旬发布的数据,在2019年第一季度期间,韩国、俄罗斯、印尼、日本等多个G20国家呈现出口萎缩,其中韩国以缩减7.1%居首。而诱发这一风潮的关键因素莫过于中、美两国在2018年第三季度首轮相互加征关税。

很多欧美商界人士希望规避这场风波,其中一些看似“有远见”的商家就在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把工厂迁移到越南、马来西亚以及泰国。

但到了2019年,不少商家考虑到中国市场的规模、劳动力水平以及基础设施的优势,最终还是放弃将加工厂搬迁到只有人口红利的东南亚地区。加之目前接受外来资本较多的越南又被特朗普政府列为“货币汇率操纵国”之一,有可能遭遇潜在的贸易或关税打击,这就让很多企业此前的“避险”行为变得意义有限。

因此,在中美贸易战的最终结果仍悬而未决之际,外界至少可以在当下发现较为明显的受害者,即体量不及中美,却又在全球供应链上的其他国家。虽然中美贸易战造成的局部混乱格局会让某些政策灵活,或具备地理优势的国家得到发展的机会。但总的来说,中美贸易战引发的全球风潮终究不会有人轻易幸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