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学者:应对美国贸易战 中日韩应开创新时代

+

A

-

中美两国角力正酣,站在相对“局外人”立场上的韩国是如何看待这场两个大国之间的“斗争”的?韩国从政界到学界又是如何理解自身角色定位的?围绕这些问题,本刊记者专访了韩国东亚和平研究院理事长、总统直属北方经济合作委员会国际关系专门委员金相淳,由他来解开韩国作为第三者的“G2困境”。以下为访谈实录。此为第一篇,共两篇。

中国和美国作为韩国第一和第二大出口国,韩国需要更为谨慎处理与贸易战之中的中美两国的关系(图源:新华社)

1/2

因萨德问题,中韩两国关系曾一度紧张

2/2
上一张下一张
“韩国只能是第三者的立场”

多维: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作为中国的近邻、美国的盟友,韩国方面如何看待中美之间的博弈?

金相淳:韩国在中美之间进行贸易战的立场是“尴尬”,可以说是面临一种“G2困境”。因美国是韩国的军事同盟国,同时也是韩国的第二出口国,中国则是韩国的第一出口国。美国对中国增加关税直接影响到韩国向中国的出口,该出口总额的80%是零部件和原材料,中国向美国出口被打击,韩国直接受到影响。

韩中美三角关系中,在贸易和经济发展方面,韩中关系是互补同时伙伴关系,但在中美进行贸易战当中,韩国只能是第三者的立场,无法发挥任何作用,还好没必要选一方。而且,韩国也受到美国的贸易顺差平衡的要求和压力,在美国优先主义经济政策层面,韩中是“同病相怜、吴越同舟”,可以以各种经济和科技合作方式减少美国的经济施压。韩中在两国国家经济战略方面试图对接,如韩国的新北方政策和新南方政策以及半岛新经济构想可以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东北振兴政策合作,共同创造新的发展动力和市场。

多维:对于中美贸易战,变数太多,前景难测。你怎么评估这场持久战的走向?

金相淳:我认为中美贸易战会成为长期化,两国的立场和问题的本质激烈对峙,很难结合。美国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特朗普从2018年3月向中国宣布贸易战,并一直要求三个重点。第一、取消中国制造2025政策,并修改中国相关法规,包括广泛的知识产权有关问题。第二、停止政府补贴。第三、让中国大幅减少对美国的贸易顺差。

但中国最近在与美国谈判中拒绝了美国的要求,并且向美国明确表示三点。第一、在进行中的中美贸易谈判协议文本中,中国要删除有关知识产权、商业机密、技术转让、网络盗窃以及金融服务等方面的一切承诺。第二、中国拒绝了美国对中国修正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第三、中国促使美国立刻取消对中国实施的所有惩罚性关税。

因此,特朗普总统决定从美国东部时间10日0点01分起对中国进口的价值2,000亿美元产品关税从10%上调至25%,中国政府立刻对美国反击说“采取必要反制措施”。特朗普一直强调“美国优先主义”,主张与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顺差平衡回来,这种主张包括韩国、日本以及欧洲的美国主要同盟国家,但实际上主要针对中国开战。中国主张发展权,且激烈反对美国对中国要求法规修正等的内政干涉行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