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贸易战到安全博弈 东南亚拒绝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

A

-
美国国防部长沙纳汉在香会的发言中称将继续对台湾提供支持,遭到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对(图源:VCG)

今年6月初,第十八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在新加坡举行,中美关系成为本次香会的重要议题,中国防长也是时隔八年再度出现在对话会上,美方也派出了相当规模的代表团,双方之间的围绕经贸爆发的摩擦在香会上也迎来交锋。普遍认为,中美之间的竞争在经济、安全、外交乃至于文化领域都呈现愈演愈烈之势。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在发言中表达了对美方在涉台问题上对损害中国利益行为的不满。多维新闻在会议期间采访了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胡逸山,他认为,李显龙关于中美关系的表态基本上反映了东南亚主要国家的立场,即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同时胡逸山也表达了对中美贸易战局势的乐观态度。

多维:八年来中国防长首次出席香格里拉对话会,突显了中国对地区安全局势的重视,有人认为,美国和中国之间围绕贸易和技术的争端不断加剧,加大了亚洲发生军事冲突乃至全面战争的风险,你如何看待这种风险的存在以及未来的演变?

胡逸山:我对未来中美贸易战的局势发展态度相对乐观,我不认为贸易战或者科技战会转化为真正的战争和冲突。主要是因为,贸易战的发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个人判断,他喜欢用贸易战的方式达到目的。另外,最早一年之后,最晚五年之后,特朗普卸任,这种情况会发生很大变化。还有一点,特朗普的性格有矛盾的地方,他喜欢贸易战,但是不喜欢真正的战争,因为战争花费大,浪费钱。所以每次在谈到军力部署的时候他都会强调,国会要拨款,美国的盟友也要多承担责任。所以,至少在他任期,不会蓄意发动真正的战争。

多维:近日,中国中部地区多地看到“不明飞行物”,后来证实为中国在进行“巨浪-3”潜射弹道导弹测试,据悉这一导弹射程能达到美国境内,此前中方一直在武器装备方面保持低调,但在中美处于对抗的关键节点,这样的举措,您如何解读?中国防长魏凤和在发言中强调,中国发展军力是为了自卫,他的此番发言打消了周边国家对于中国军力增长的担忧了吗?

胡逸山:中国为世界提供了很多公共服务,比如派遣联合国维和部队、成为联合国第二大会费国以及派遣海军部队护航等事件需要加大介绍,向世界说明。周边国家的确对中国军力的发展有所担忧,尤其是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中国方面表明了态度称发展军力是为了自卫,为了给世界提供公共产品,希望能做到言行一致。其实,中国进行新型武器试射之类的军事活动,周边国家并不会很担心,因为知道中国主要针对的是美国。周边国家担心的反而是舰艇建设的步伐加快,以及中国在南海地区采取的行动。中国在这个时间节点试验高端武器,势必会加剧中美之间的紧张气氛,但这也是大国博弈的一部分。

多维:在新加坡,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不点名地把中国形容为“对本地区国家关键利益构成的最大长期威胁”,提出北京方面正在用一个“胁迫工具包”破坏亚洲稳定。但他也发出了和缓的调子,称:“中国仍然可以与美国建立合作关系。”他的表态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华府决策圈的观点吗?

胡逸山:他的发言中充满了对中国的各种指责,但整体来看,他的发言内容想传达的对象是美国国会以及美国的盟友,无外乎,希望国会多拨款,盟友多承担。美国的两党虽然基于不同立场,但是都对中国的善意减少是一个基本事实,沙纳汉的意见主要代表美国国防部的意见,未必能代表美国政府以及特朗普的立场。很显然,特朗普的意见常常与国务卿或者其他政府官方意见脱节。在特朗普看来,只有他自己的立场才是正确的立场。另外,我不认为华府有决策圈,华府只有特朗普决策五人。

多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发言中也谈了中美关系的看法, 他认为,中国国际地位的转变,中国和国际社会都要做出调整,适应新局势,其他国家必须接受一个更具影响力的中国,以及中国还将不断发展的事实,当下中美冲突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美国没能在心理上接受一个崛起的中国而造成的吗?中国周边国家是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

胡逸山:李显龙的谈话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东南亚国家的主要看法,第一,我们希望中美之间能建立深层次的互信;第二,东南亚国家不会也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这一点很重要。第三,东南亚国家愿意成为中美两国沟通协商的平台,这次举办的香格里拉对话会就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尹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