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首相41年来首访伊朗 安倍的“和事佬”地位

+

A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当地时间6月12日14日一连三日访问伊朗,是1979年伊斯兰革命、美伊断交之后首位访问伊朗的日本在任首相。

这个甚少登上伊斯兰世界外交政治舞台的国家,到底有何盘算,对波斯湾局势又有何影响?

上月底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访日之际曾公开指出“日本与伊朗关系很好”,更表明愿意与伊朗展开谈判,而伊朗外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也在特朗普访问日本前不足10天先行到访日本。种种迹象似乎显示安倍正想借此行当美国和伊朗之间的“和事佬”。

配合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在本月10日才刚访问伊朗,似乎波斯湾不稳局势确有转变之机。

伊朗最后通牒”限期不足一个月

鉴于美国去年5月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而国际社会(特别是欧洲英、法、德三大签署国)又未能提供足够的经济回报,伊朗上月初就发出最后通牒”,威胁将提炼比协议规定更高纯度的浓缩铀,限期定在77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天野之弥(Yukiya Amano10日也证实伊朗已经增加浓缩铀的生产。有见及此,国际社会当然会有“伊朗核协议”危在旦夕之感。难怪限期逼近,各方就频频动作。

这次安倍访伊,的确可算是历史性之举。不过,《日本时报》却引述日本外务省高层官员,指日方并没有要当特朗普的“信差”或“调解人”,只想“缓和紧张局面”;有关官员更声言日本“没有计划带来惊喜”。由此可见,安倍也想做一些期望管理,不想外界对于其访问有太多无谓的幻想。

的确,美国单方面退出协议之后,波斯湾地区已逐渐发展成一场各方都不愿退让的僵局。

美国航母战斗群集结波斯湾附近(图源:VCG)

陷经济困局 伊朗不得不强硬苦撑

首先,伊朗立场较温和的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于2015年力排众议签署核协议,希望能以弃核换来经济发展,如今却因美国退出协议、重施制裁而经济严重受挫。

伊朗去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下跌3.9%,而国际货币基金(IMF)更估算其国内生产总值本年将再度下跌6%。而彭博(Bloomberg)就报道,美国5月正式落实对伊石油制裁过后,伊朗本年的通胀或将高达50%

作为伊朗经济命脉,其石油出口量由20184月美国退出核协议之前的每日250万桶跌至本年4月的约110万桶130万桶;而在美国本年5月全面取消对伊朗的石油贸易豁免之后,根据路透社收集的多方数据,有关数字急跌至每日40万桶

放弃发展或可用作核武的技术,却换不来经济回报,鲁哈尼对外开放的路线,就饱受以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及伊朗革命卫队(IRGC)所代表的强硬派批评,使得伊朗政府在情在理也不得不坚守立场。

更有甚者,根据《经济学人》5月初的报道,伊朗在伊斯兰什叶派的领导性宗教地位,也或因为其财源不足支持宗教活动,而逐渐被经济远较为佳的伊拉克取代。恐怕哈梅内伊等人,心中其实也正为经济着急。

不过,由于伊朗在国内、国际政治上都没有理由屈从于美国单边主义之下,因此也只能硬着头皮苦撑下去,并以“逐步退出核协议”的象征式威胁,希望国际社会履行协议的经济承诺,望解伊朗之困。

美国强硬派主政 特朗普无暇应付

另一边厢,美国特朗普身边尽是诸如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此等务求更替伊朗政权”的强硬派——美国派出林肯号航空母舰及B-52轰炸机、高调声称伊朗威胁升级、指定伊朗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再加制裁伊朗石油化工企业等动作,即由此等强硬派主导——因此美国对伊的强硬态势也缓不下来。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图源:路透社)

虽然特朗普也承认他有时候会克制一下博尔顿等人,不过如今特朗普外有中美贸易紧张关系要处理,内有边境难民问题、对墨西哥关税威胁,以及民主党手下众议院对他的种种调查要应付,加上2020年大选的公关、政策布局逼近,伊朗即使是一个问题,也不是重大问题,优次先后的考虑之下,当然只能暂时搁置下来。

不过,美国政府也许理解到,在英、法、德的“支持贸易兑汇工具”(INSTEX)、印度的同类支付渠道,以及中、俄绕过美元系统作交易的各种工作之下,如果伊朗苦撑、事情继续拖下去,让各国愈加有诱因把这些去美元化”的国际交易系统逐步发展成熟,将是对美国赖其管控国际贸易媒介所有的权力造成重大打击。也许出于此因,特朗普近来才会发放要与伊朗对话的讯息,再观看事情发展。

然而,特朗普在内要维持与右翼强硬派的合作关系,在外又要对一致针对伊朗的以色列和沙特等盟友有所交代——特朗普似乎特别担心沙特会转投其他国家,在上月底更不惜以紧急状态令绕过国会推展对沙特的军售——因此,他即使想从去年单方面退出核协议带来的麻烦中抽身,也非易事。

此时此刻,日本就能派上用场。

日本的伊朗关系线

并非“伊朗核协议”签署国的日本,在意识形态、宗教历史等层面与伊斯兰各国势力都毫无冲突。它与伊朗的关系几乎完全建立在石油之上;双方的友好更可追溯到70年前——当时,日本就曾不顾英国对伊朗的石油禁运,从伊朗进口石油。

虽然上一次日本首相访伊,已是1978年时任首相福田赳夫的时代,不过两国的石油贸易关系向来紧密。在2012年美国加重对伊制裁之前,伊朗石油占日本总需求长期维持于10%15%不等;日本也曾有大额投资伊朗油田,不过却在美国压力之下将大减其投资比例。

而且,安倍在日本对伊外交上,也曾扮演过一个小角色。在上世纪
80年代的两伊战争,安倍的父亲、时任外务大臣安倍晋太郎,就曾访问两国,希望做出调解——当时年幼的安倍刚加入政府,正以其父的秘书身份随团到访。

安倍此番访问,也算是承其父业。

无论成败 何乐而不为?

然而,说到底,伊朗问题最终还是要靠美伊两国关系解冻去调解。不过如果诸如日本等立场较为中立的国家,联同与美国传统上关系友好的协议国,如德国等,可借机将伊朗拉到一个开展新谈判的可能局面之中,虽然事情还是会继续拖下去,但至少波斯湾地区的紧张状况将能缓减一下,这对于对石油有需求的国家,以至于伊朗本身也是好事。

局势缓和,当然未必能符合美国右翼强硬派的期许,不过此事假于他国之手促成,隔岸观看的特朗普也许是乐观其成——至少不要让他在“百忙”之中再横生出一场军事冲突。

从安倍的角度而言,他的“和事佬”角色演得成功与否,也是他个人的政治胜利。若有小成,安倍将能重振日本人对其国际影响力的荣誉感,对7月的参议院选战,甚至安倍心中推动修宪的计划也有所帮助。若访问无果,这行程的象征性意义,也至少使安倍能巩固自己是国际政治家的形象。

因此,无论对伊朗、对特朗普、对坚守核不扩散的国际社会成员、对日本的国际地位,以及对安倍本人,这三天“和事佬”的戏份,也是“何乐而不为、何乐而不受”的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叶德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