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危机再升温 美国极限施压作茧自缚

+

A

-
2019-06-18 07:10:10

近两个月以来不断升温的伊朗紧张局面6月17日再趋紧张:伊朗原子能组织宣布加速生产浓缩铀,将于6月27日超越“伊朗核协议”所限的300公斤存量;随后,美国国防部也宣布将派遣1,000名美军进驻区内,以阻止伊朗的“敌意行为”。

自美国去年5月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以来,美方就以制裁、增加驻军等各种操作不断向伊朗逐步施展“紧箍咒”,试图以极限施压的方式迫使伊朗重新订约。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这种极限施压已算是司空见惯,然而此等策略对美国而言只是一场风险极高的赌博。

除了增加浓缩铀存量之外,伊朗亦将于77日提炼纯度可或高达20%的浓缩铀,超过核协议规定的3.67%,逐步趋近纯度超过90%的武器级浓缩铀。

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卡迈勒万迪(Behrouz Kamalvandi)就将此逐步违背核协议的施压矛头指向欧盟,指曾承诺会积极维持核协议对伊经济利益的欧盟国家“没有履行其工作,浪费了很多时间”,又批评它们“只会说好话,却没有做好事”。

虽然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德国政府发言人赛贝特(Steffen Seibert)、欧盟外交政策主管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都表示希望并鼓励伊朗继续遵守协议,不过由英法德三国共同建立、用以绕过美元交易制裁的“支持贸易兑汇工具”(INSTEX)却迟迟尚未落实。

不过,伊朗也非全面放弃核协议。卡迈勒万迪就指出,如果欧盟国家决定要履行承诺的话,还有时间可以拯救核协议。同时,他也表示,虽然伊朗将局部违反协议,却会继续让联合国人员检查其核设施。

其实,伊朗至少在美国退出核协议的处理上,已算是有理有节。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试图当美伊中间人(图源:新华社)

经济打击 重于往昔

美国至今已退出核协议超过一年,逐步制裁伊朗已使后者经济也大受打击。伊朗去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下跌3.9%,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更估算其国内生产总值本年将再度下跌6%。同时,其消费者物价指数的年升幅接近40%,超过2012年后国际社会重新制裁伊朗之时,创超过20年新高。

其石油出口由美国退出核协议前的超过每日250万桶,跌至本年4月的每日仅超过100万桶,与核协议签订前的情况相约。不过,此时美国还对包括日本、印度等国在内的8个国家或地区提供进口伊朗石油的豁免。有关豁免在5月初取消后,伊朗石油出口应声下跌至每日40万桶

如果伊朗经济只是重回核协议前的状况,伊朗也许会继续在协议框架中苦撑下去,然而今日的美国制裁比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国在4月中就指定控制伊朗各行各业的伊朗革命卫队(IRGC)为恐怖组织,使对伊贸易风险大大增加;而在6月初美国更对伊朗年收入达110亿美元的石油化工产品出口实施制裁。

美国军事施压 重力急增

同时,美国地缘政治和军事上,也非常进取的向制裁施压:55日,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宣布“林肯”号航空母舰战斗群将开进波斯湾地区;510日,美国宣布将一组爱国者导弹移入中东地区;512日阿联酋东部海域有4艘商船遇袭、14日沙特一主要油管遭到攻击,美国及其区内盟友将矛头指向伊朗;524日,特朗普宣布将增兵1,500进驻中东地区防范伊朗,并藉紧急状态令向伊朗死敌沙特出售总值70亿美元的武器。

美国最新公布的彩色图片“证据”(图源: VCG

613日,两艘运油轮在海运石油关键航道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对开遇袭后,以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为首的美国外交机器更罕有地在不足一周之内两度公开影片和图像为证,称袭击“确定无疑”(unmistakably)是伊朗所为。

虽然除了以色列、沙特等伊朗区内死敌之外,不少传统美国盟友也未取贸然下定论——德国要求更多证据,而其中一艘受袭运油轮的日本营运商更指船员称船只受“飞行物”攻击,与美方证据中的“水雷”似有出入——然而美国此等指控之积极,似乎真有再进一步加重军事施压之意。

在欧盟迟迟未能保证伊朗的经济利益、国内经济状况每下愈况,以及美国及其区内盟友收紧地缘政治和军事施压的背景下,伊朗以局部违反核协议条文作为升级响应,只能说是无可厚非,甚至是无可奈何之举。

美国的极限施压,无疑使伊朗处于下风,不过最终却可能只是作茧自缚。

只懂硬 不懂软?

首先,美方除了蓬佩奥“我们不愿有战争”与特朗普“愿意谈”等表态之外,美国根本没有给予伊朗任何重启谈判的下台阶。

这当然与特朗普只求胜利的面子考虑有关,也是其政府对中国、墨西哥等国关税施压中只懂硬、不懂软”的一贯做法。然而,伊朗国内有温和派的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也有以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Ali Khamenei)为代表的强硬派——在上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伊期间,鲁哈尼就暗示如果美国愿意收回“经济战”,伊朗愿意谈判,而哈梅内伊却是一口拒绝对美谈判——美国的极限施压,却反而使鲁哈尼等人毫无动弹空间,只得继续与美国强硬下去

美伊的胆小鬼博弈

双方都不改强硬,美国与伊朗几乎已经已走进一个“胆小鬼博弈”之中,只求对方先退,否则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退。

在这种博弈之中,双方都只得不断升级,以求吓退对手。在美国而言,再加强对伊制裁的空间已然甚小,因此我们才会看到它近两月在区内军事上的频频动作。在伊朗而言,其升级似乎只局限在逐步违反核协议。

眼见伊朗逐渐回到核协议前的状况,美国自己就先陷入困窘局面之中:究竟美国应否(如以色列所愿)向伊朗动武?

此时此刻,局面与2015年核协议签订前完全不同。当时,如果伊朗继续发展核技术,国际社会几乎都站在美国一方;如今,伊朗违反核协议的根本原因,却是美国单方面退出核协议、制裁伊朗的操作,使美国尽失道德高地——这次美国连番就运油轮遇袭公开证据,也未能说服西方国家“归队”,就可见美国是如何离心离德。

美国如果真的向伊朗动武,除了国际社会全面反弹,甚至会引来欧盟国家联合中俄等国一同反抗美元优势的合作,风险极高。而且,要攻打伊朗这个人口超过8,000万的国家,也许会使美国再次泥足深陷于地区战争之中;同时,在也门、叙利亚、黎巴嫩,甚或是伊拉克皆有盘根错节武装力量的伊朗,也可在区内为美国或其区内盟友带来极多麻烦。

而若不向伊朗动武,在区内游走的美军只是得物无所用,根本不能造成实质威胁;而美国在此等拉锯之中,更是空费人力物力,进退失据。

美国唯一的希望,只是这种制裁会使伊朗人民受不住经济困境,而站起来反抗政府,最后让美国能够来个“里应外合”,重建一个亲美伊朗政权。这,正是诸如博尔顿等美国右翼鹰派政客的愿望。

然而,伊朗人民活于制裁近40年,早已习惯,此等愿望似乎有点不切现实——这也可对照于今天委内瑞拉政变半年无果的教训。

因此,美国此刻的极限施压,说到底只能是作茧自缚的一场胜算甚微的赌博而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叶德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