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者:共和国需警惕意识形态错觉

+

A

-
今日话题

如今谁还能看得懂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有说法称,美国已抛弃其立国之本的自由主义和政治正确。挥动着贸易战和关税的大棒,美国正在掀起反全球化浪潮,“受难者”不仅有中国这样的被他视作竞争对手的国家,更有他的贸易伙伴,诸如日本和欧洲。而已持续一年有余的中美贸易战,其战果又会将21世纪的世界带向何方?是共同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或者中国的社会主义模式成为新的历史终结,21世纪成为社会主义的世纪?难以看清之际,就暂且从历史的些许尘埃与碎片中,观察这急剧变化的百年之未有大变局。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宋朝龙在接受多维记者采访时,并没有直接解读当下的风云变幻,而是用大量篇幅描述1848年的法国历史。在他看来,理解那一段历史对于解读当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此为系列文章第二篇,共五篇。

自由主义作为意识形态中的一种,同样需要警惕(图源:VCG)

多维:简单去类比,的确感觉出现了历史的“在相遇”。那么能否具体描述一下,1848年革命年代,法国的各类人群以及各种思想是如何登上历史舞台的呢?特别是共和主义这一思潮?

宋朝龙:1848年革命时代的纯粹共和派和当代的新自由主义一样,有着共同的政治正确标准和共同的政治幻觉。1848年法国革命中的共和主义者主要指的是工商业资本家以及知识分子。这些共和主义知识分子所论证和传播的是法权自由主义:每个人都是自由的个体,把每个人都理解为抽象的法权人格,建一个超阶级的公共权力等。当时这些知识分子的基地是《国民报》,他们被叫做“《国民报》派”。共和派在观念上把共和国理解为全体公民的国家。但实践上共和国是怎么产生的呢?法国二月革命后的共和国,可不是契约关系的产物。按照契约关系,大家都是理性人,在原初状态之下,每个人让渡出一部分权利这样一个公共权利机关,咱们都服从自己建立的权利机关,大家作为主权者的一分子,服从国家相当于服从自己、服从自己的理性。法国的共和国不是这样来的,而是反对七月王朝过程当中,工业资产阶级发起选举改革的运动,后来闹到人民起义,人民跟着起来了,国民自卫军不镇压,军队支持人民,国王支配不了军队,眼看不行就跑了。这时就成立了临时政府。临时政府构成成分必然是各个不同党派的反映,它是不同阶级之间的妥协。

多维:临时政府本质上是妥协的产物,但知识分子和共和主义者脑中都是政治错觉

宋朝龙:对。二月革命建立了临时政府,各种派别共同获得政权,其中包括共和主义者。共和主义者认为,按照共和主义的理念建立的这样一个国家,应该能够保证我继续执政,因为这个制度就是我建的,我就是这一套理念的最坚定的支持者和践行者,我就要捍卫这个。但是,共和主义者建的这个共和国很快就把这帮人撵下了权力的宝座。资产阶级共和主义者建立了一个宪法,这个宪法具有普选权,他把普选权给了农民阶级和小资产阶级,这些阶级本来在经济生活当中是受社会奴役的阶级。共和主义者没有预料到农民这个阶级,不投票支持共和派。农民把波拿巴选上台了,波拿巴是一个民选总统。共和主义者没有想到给了农民政治权利之后他们会试图通过政治权利改变自己的经济地位、社会地位。共和主义者只有抽象的政治权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