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制裁和以巴协议:特朗普的“金钱新外交”

+

A

-

这周美国需要应对的外交难题不少。先是伊朗引发的波斯湾“定时炸弹”,然后在巴林(Bahrain)研讨会上首度发表的巴勒斯坦问题解决方案。这个“世纪协议”引起巴勒斯坦人的极度不满。接下来,特朗普亦准备出席大阪G20峰会,会见各国领袖,相信各项外交议题将会不断发酵。

以宏观角度看以巴协议和伊朗危机,其实可以看得出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治下,白宫打造的一套“金钱新外交”战略脉络。

特朗普正在面临诸多外交问题(图源:VCG)

以金钱制伊 不慎露底

日前,就着伊朗军方击落美军无人机事件,特朗普下令对伊朗的新一轮经济制裁,主力打击伊朗高层政府人员,包括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更声言会将外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Zarif)加入制裁名单之中。

分析指出,由于伊朗超过8成的经济资源早已纳入美国的制裁范围之内,因此今次特朗普的新制裁行动,实际对伊朗影响不大,更难免被人认为仅是“摆姿态”之举。

不过,当金钱利益被特朗普认为是处理外交问题的“必杀技”时,同一举动却暴露了白宫中人漠视传统外交的后果,并意外地摊出了自己的底牌。

就在伊朗击落无人机当日,有当地媒体就披露,当时其实还有一架载人的美国军机飞越伊朗上空。伊朗之所以只击落无人机,是希望试探美国是否当真敢于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特朗普开初也声言会以军事攻击报复,但后来则改口以经济制裁取代。这给了伊朗一个安心丹:只要伊朗没有作出造成人命伤亡的举动,美国就不敢公然打进伊朗地盘。

基于早年在伊拉克泥足深陷一役后,美国外交战略家渐渐认为,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应该谨言慎行,避免再因小失大,因一时冲动而招致长久摆脱不掉的祸根。但现时华府普遍采取颠覆传统外交的新思维,却意外给人露了底牌。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始终“姜越老越辣”,自阿曼湾油轮事件开始,似乎洞悉了特朗普的心思,更狠批华府“智障”(mentally retarded),这可能是他的真切心声。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受到美国制裁,但是这对伊朗影响并不大 (图源:AP)

伊朗经此一役,也在世界面前赢了漂亮的一仗。

无独有偶,另一个展现特朗普的外交智慧不足的事例,还有近日出台的巴勒斯坦和解方案。

中东“和解盛宴” 主角缺席

本周二(25日),白宫高级顾问、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在中东国家巴林发表的以巴“世纪协议”。他在各阿拉伯国家领导人面前,推销涉及500亿美元的全球投资基金计划。他认为,巴勒斯坦拥有发展沿岸旅游业的丰富资源,也可吸引各地投资者到来,共同促进巴勒斯坦的繁荣。

这种以商业挂帅并应用于地缘战略上的白宫“金钱新外交”,却惹来巴勒斯坦及多个阿拉伯国家反对。早在巴林大会之前,巴勒斯坦已表明拒绝参与研讨会。它们认为,库什纳的方案并没有包含政治方案,仅是美国企图正当化以色列行径的举措。英国《卫报》更批评,库什纳的“世纪协议”使中东大和解变得“前所未有的遥远”,迫使巴勒斯坦人走进“二选一”的困境之中:一是接受美国的“金钱招降”;二是拒绝“投降”,但将要面临失去更多土地的威胁。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指出,针对巴勒斯坦问题,政治方案比任何金钱方案还要重要。库什纳提出的“世纪协议”经济方案,在巴勒斯坦人眼中看来,一文不值。

金钱笼络不得人心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治下白宫摒弃了一直以来行之有效的传统外交思维。传统外交的最高层次,讲求各国间的信任。当然,强国凌弱的例子过往屡见不鲜,但其后果往往是灾难性的。任何一个长久解决问题的方法,永远只会是持分者皆抱持尊重对方的态度,透过善意磋商来达致互惠互利。

即使美国有着这百多年累积深厚的现代外交经验,加上出色人才和源源不绝的海内外资源配套,特朗普始终是偏好“话事”的领袖,他本身以自身利益为重的商人性格,自然会着重讲求实际、速效的金钱利诱或箝制的外交模式。相对传统外交的做法,他往往不以为然。

执政这三年以来,他治下白宫所逐渐成型的“金钱新外交”战略,渐渐于一连串外交风波中体现出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陈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