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G20变成“G1+G19” 峰会不应被双边绑架

+

A

-
2019-06-28 07:44:02

每一年的初夏时节都是日本的梅雨季,纵然时有天公放晴,也无改连绵阴雨的主基调,6月27日的大阪亦是如此。

当日,莫迪(Narendra Modi)、习近平、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等二十国集团(G20)及观察国的元首陆续抵达大阪关西机场,纵使大雨倾盆,亦无阻全球媒体提前数个小时前往机场等候。

毕竟,G20已是最为重要的国际多边平台,20个最大经济体首脑的到场,令该峰会的受重视程度甚至超过联合国大会。

G20自1999年成立,并于2008年升级为年度首脑峰会以来,已经逐步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多边峰会(图源:AFP)

二十国集团角色吃重

G20创立至今刚好20年。自1999年开始的最初10年间,尚还是一个由各国财长参加,集中讨论各国主权债务的机构,直到2008年的金融风暴席卷各国,才让G20完成其进一步蜕变。

在最初的10年里,由美国、加拿大和德国最初倡议建立的G20秉持着一个信念,也即全球最大的20个经济体都向同一个自由的世界秩序汇聚。彼时人们相信,随着各国贸易愈发紧密,各国都将成为该秩序中负责人的持份者,有效制约利益冲突和地缘摩擦。在很大程度上,这依旧是今日G20的信念。

然而当2008年的金融风暴席卷而至,这种政经自由化的信念亦遭受极大挑战。当资本不受管控,当市场调节机制失灵,当政府放任无为,当成千万上亿的人们数十年积累的财富化为泡影,各国都兴起了对经济自由主义的反思。而七国集团(G7)作为受金融风暴冲击最严重的国家,其此前举足轻重的话语权亦逐渐消退,世界的诸多问题明显已经不能在G7的框架下解决。自此,G20所背负的角色也就愈发重要。

然而和G7一样,G20也从未能形成“统一战线”。尤其是在2017年美国政府换届后,特朗普频频挑事的行为,让不少媒体形容“G1加G19”时代的到来,可事实上“G19”之间也有自己的分歧与矛盾。纵然各国皆认可多边主义,反对保护主义,却也在诸如发展权益等方面有颇多龃龉,毕竟诸如碳排放权、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体系下的发展国家特权等事项,都直接关乎实际利益。

保护主义盛行 受损的不止贸易

在这些既有问题的基础上,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战又火上浇油般的令事态进一步恶化。

中美与全球经济深度关联,G20各成员国作为最大的持份者,也因此成为损失最大的群体。梳理2018年和2019年的现有官方数据,G20成员国除俄罗斯及印尼以外,所余17国和欧盟的进出口贸易皆明显下降,不仅如此,这18个经济体还先后调低了2019年的经济增速预期。

单以亚洲为例,日本2019年1月至3月贸易进出口额为3,528.1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降了4.7%;其中出口额下降5.7%;进口下降3.6%;印度2018年至2019年度出口总额为3,310.2亿美元,成长9.06%,未达预估的3,500亿美元目标;而贸易出口占经济总量50%的韩国受影响最为显著,以其5月份数据为例,原物料及资本财出口分别衰退5.4%及16.6%,其中电脑减少27.2%、无线通讯机器减少32.2%,而占据韩国出口25%的半导体因属于中美贸易战的制裁名录清单范畴,亦大幅减少30.5%。一时之间,各国大有陷入保护主义和关税壁垒之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吳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