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初选辩论:对手有备而来 拜登猝不及防

+

A

-
民主党初选整体上避谈弹劾特朗普,这也是当前民主党党内的共识之一(图源:Reuters)

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民主党初选第一次电视辩论的第二场于6月27日晚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举行。第二天的辩论同第一天主题相当,但主要凸显医疗、枪控、移民改革、气候变化,甚至多了种族议题。

相较于第一场辩论,民主党第二场辩论更具火药味,矛头不但指向了特朗普(Donald Trump),而且引领民调的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也成为了对手攻击的最大靶子。

38岁的国会议员斯沃尔韦尔(Eric Swalwell)27日辩论中说,拜登在32年前就说,要把火炬交给新一代的美国人,他是对的。77岁的拜登随即笑答:"我还握着火炬”。78岁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对于这种牵涉年龄问题的说法,也反击说,这不是代际问题,而是谁真正能够向利益集团宣战。

在辩论中,拜登表现出了一位党内资深人物的特质,也非常礼貌,主动结束自己的发言,避免超时。但是,加州非裔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利用个人小时候的经历,猛烈抨击拜登在70年代与种族隔离主义的国会议员之间的工作关系、对当时公立学校种族融合政策有所保留的态度。

当时主持人引导大家讨论枪控问题的时候,哈里斯借着发言的机会,却说“我想提一下种族的问题”,显然是有备而来。她强调,自己是台上唯一的非裔美国人,然后对拜登说,她相信对方不是种族主义者,但拜登最近与共和党种族隔离主义者的工作交往令人难过。

拜登初选竞选一直注重在奥巴马政绩的基础上争取更多选民支持(图源:AP)

哈里斯批评拜登曾经反对让少数族裔学生搭乘公交车去更好的学区上学。她说,当他反对这一计划时,她认识的一个黑人小女孩正被送往一所更好的学校。哈里斯说:“那个小女孩就是我”。

哈里斯的这种悲情牌让拜登措手不及。拜登连口否认自己的种族主义者,辩解称当年的隔离政策是由地方主导,而非联邦政府。

哈里斯的目的很明确,一方面是为了争取黑人选票,毕竟拜登有50%的黑人选票支持;另一方面,作为一个不太出名的参选人,她将靶子对准党内最大对手拜登,有助于她的曝光度。和强敌的对抗性辩论,也是一种策略。

要想在一次拥挤的初选中脱颖而出,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场辩论重点是向全国推介自己,增加媒体关注度,谷歌搜索度,这样有助于他们吸引金主,在初选停留更长时间。

每逢美国初选辩论,美国主流媒体都愿意分出一个“输赢”,列出所谓的输家和赢家。从舆论角度来看,哈里斯赢得了这场辩论。但至于今后她的民调会否因为此次辩论大幅提升,还是一个未知数。

有分析认为,她是在打悲情牌,更何况当年的拜登只是在国会,并不是行政当局的人,无法通过一己之力撼动联邦政府及地方政府的政策。而且,种族隔离这种话题的热度不是很高,选民不太可能关心。拿种族问题撕裂党内效果不见得好。当年共和党拥挤的初选阵营也是这个效果,赢家和输家往往是相对的且来回转变的。

当然,作为从政经验最丰富的参选人和初选领头羊,他的政绩是强项,但有时也是弱项,很容易被人攻击。拜登不能躺在奥巴马的功劳簿上竞选,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失败就是教训。如果拜登以此次辩论中的状态应对特朗普,肯定不是民主党选民希望看到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