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纠纷的远东裂变 日韩打响半导体液晶材料战

+

A

-

当地时间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正式宣布从4日起,把供应韩国的“氟聚酰亚胺”(即PI)、“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即电子级氢氟酸)等重要工业原料剔除出其“优待白名单”。原先从日本到韩国间点对点运输的上述三类产品将遭遇约三个月的“出口许可和审查期”。

由于上述工业品广泛用于制造电视机的液晶显示器(LCD)、制造智能手机的有机发光二极管(OLED)显示器以及半导体、集成电路等制造工业。这对于产业链缺口众多的韩国面板、半导体产业而言,无疑将是致命的打击。首尔的产经界人士因此人心惶惶。

很多韩国媒体热衷于将这场风波与日韩间近两年来的“二战”劳工赔偿事件联系起来,并试图让外界认为此番风波可能只是日、韩高层间的政策性调整。但在经济观察家眼中则不然。随着中美贸易战从2018年3月开始加速全球产业链整合,日本、美国等产业大国都在寻求排除下游产业链国家。中、日、韩三国在集成电路、显示器等领域的技术、物资流动就成了其中的缩影,本次风波似乎就成了全球风暴在远东的某种裂变产物

资料显示,到2019年5月前后,韩国在LCD领域的份额已经被中国大幅度蚕食,与此同时,中国在OLED专利研发等领域也已超越韩国。日本在电子级氢氟酸等高级产品上的需求也逐渐被中国所填补。韩国企业正逐渐于贸易战风潮中呈现其下游产业链乃至“代工者”特征,中日之间的产业直接联系却越来越紧密。本次风波也将在给韩国面板产业带来危机乃至打击之前,让外界重新认识到全球产业链的重构究竟意味着什么。

面对日本的断供打击,韩国在半导体、微电子及液晶面板领域的产能有可能下滑(图源:VCG)

对韩国的迎面一击

对近期关注日韩动态的分析人士来说,日韩关系在2019年进入建交五十多年来的“最冷期”后,两国间因“美日韩同盟”而形成的经济关系也逐渐遭遇冲击。在首尔方面继续因“韩国二战劳工诉讼”问题,借故坚持清算前任政府决定之际,东京方面选择“中断向韩国提供部分日货”就成了某种可行的选择。

对首尔的某些产经界人士来说,日本此番针对韩国的断供也许不算危机,甚至还是机会。毕竟,韩国目前仍是全球最大的存储器生产设备原材料市场,其市场占比在53%左右。东芝、夏普等日本企业尚无余力填补空缺。但这场风波终究也要给韩国三星显示(SDC)以及乐金显示(LGD)等面板、显示器巨头带来直接打击。

目前,日本占全球PI总产能的90%,电子级氢氟酸总产能的70%。由于前者多用于印刷并制造LCD显示器中重要的“配像膜”部分,后者主要用于清洗及蚀刻半导体与大规模集成电路板等精密元件。当日本借拖延供应施压时,缺少产能的韩国的相关产业应能第一时间感受到冲击。

韩国总统文在寅(左)眼前的“韩国产”虚拟现实设备需要许多日本技术的加持(图源:VCG)

同理,韩国微电子、半导体、OLED以及手机制造等产业也都面临着日本的直接压力。

韩国OLED屏幕蒸镀工艺的设备仍依赖日本佳能旗下Canon Tokki公司的蒸镀机;其液晶显示器光罩(即光掩模版)使用的光刻设备大多依赖日本大日本印刷(DNP)公司的技术。韩国手机、面板使用的玻璃与铁镍钴超因瓦合金板(Super-Invar,即因瓦板)也需要借助日本旭硝子(AGC)和日立金属两家公司提供的成品。至此,这场风波已经让外界认识到韩国的科技积累相对日本已处于产业链的下位。而这种角色在当下席卷全球的贸易战风潮中往往是可以被取代甚至被取消的。

相比之下,日本的氢氟酸等工业目前正严重依赖中国提供的原材料。中国的LCD、OLED等产业也正处于上升阶段。伴随着资本流向也逐渐转向中国一侧,Canon Tokki公司在2018年度甚至选择不向韩国而向中国出售设备。市场和原料的压力在这场风波中让韩国看到了其面板产业遭遇全军覆没的可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