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一年四个贸易协议的战略打算

+

A

-
2019-07-01 19:25:53

继于大阪G20峰会之上与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国家组成的“南方共同市场”达成自贸协议之后,欧盟旋即又于周日(630日)与越南签订另一项自贸协议。

加上去年7月中签订的“日欧自贸协议”和10月与新加坡签订的同类协议,欧盟在短短一年时间之内已达成了四项举足轻重的自贸合作。不过,在保护主义甚嚣尘上的今天,这其实不让人意外。

不容轻视的南方共同市场

虽然日欧自贸区以接近全球各国国内生产总值近三成规模,坐上全球最大自贸区的地位,不过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于上周五(628日)达成的协议,实际经济影响却比日欧协议更大。

南方共同市场由巴西、阿根廷、巴拉圭与乌拉圭四国组成,加上被中止成员国地位的委内瑞拉,人口接近3亿,若当作一个整体计算,其经济总量全球排名第五。

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国家的贸易额虽然稍低于欧日之数,不过由于这些南美国家原有关税远高于日本,协议达成之后欧盟每年将减少40亿欧元(1欧元约合1.1347美元)的关税开支,比日欧自贸协议带来的减省数额高出4倍。

同时,欧盟企业也能打进南方共同市场国家的政府采购市场,对近年强调建设全球竞争企业的欧盟产业政策甚有帮助。

多番落实保护主义政策的特朗普(图源:VCG)

南美大国撑自贸 同抗保护主义

这次协议的签订也显示出,虽然南美最大经济体巴西由人称“热带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公开指特朗普为偶像的右翼民粹新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当政,而阿根廷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在本年选战中也被左翼民粹政敌围攻,但这些南美国家还是坚守自由贸易的原则。

在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氛围下,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更大赞这协议的签订是“历史性时刻”,也是“我们坚守以规则为本贸易”的重要讯号。

此等言词,与去年日欧自贸协议签订时,欧盟开宗明义直指协议的一大重点是对抗保护主义,可谓一脉相承;也与大阪G20首脑共同宣言,因美国反对,而没有将传统上“反对保护主义”的文句加入,相映成趣。

除了与南方共同市场的这项重大自贸协议之外,欧盟与越南签订的自贸协议也不容忽视。

越南:欧盟联结东盟的踏脚石

欧盟是越南的第二大出口市场,去年总值达425亿美元,排名仅次于美国。欧盟对越南的贸易逆差更高达287亿美元。巨额逆差之下,欧盟的“应对手法”是向越南的99%商品扣减或取消关税,与美国渐见对越贸易逆差接近400亿美元而有意剑指越南的做法迥异——特朗普日前受访就说:“越南占我们便宜的情况比中国更为严重,所以那边的情况十分有趣。”

在欧盟的官方说法中,“越南”更不只是越南,而是东盟十国的代表。东盟国家经济的年增长接近5%,目前已成为欧盟主要拉拢的贸易对象。其官方说明文件就指出类似欧越之间的自贸协议——包括欧盟与新加坡达成的自贸协议——将会成为“未来两个区域对接协议的踏脚石”。

根据越南官方的预估,欧越协议至2023年将为越南经济带来每年2%-3%额外的增长,其后数年更有可能趋近4%-5%。东盟其他国家他朝若见越南之成,欧盟与东盟之间建成自贸之期就不远了。

日欧领袖渐行渐近(图源:美联社)

欧盟标准渐成普世标准?

其实,如果我们欧日、欧越,以及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的自贸协议合而观之,不难看出欧盟在保护主义崛起之际,正在默默组建一个以欧盟标准为核心的庞大贸易圈。

在欧盟与第三方国家或地区签署的任何自贸协议中,其中的一大内容就是各种商品规范的融通问题。例如如果协议双方对于某产品的环保或安全要求等等极不相同,即使关税全免,一方产品要打进另一方的市场也是成本高昂,甚至是不可能,造成所谓的“非关税贸易壁垒”。

因此,在以上三项自贸协议中,欧盟分别强调“商品规范合作”、“去除技术性分贸易壁垒”等项目,鼓励各方使用同一标准之外,也促成建立国际标准的努力。欧盟对各种商品规范完备,自然也在此占据优势。

或建成革新版世贸组织”

而且,以上三项自贸协议,在地缘考虑上各有其重要性。首先,欧日协议有助欧盟链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内的环太平洋国家。目前,欧盟与CPTPP内的加拿大、智利、墨西哥等国已有双边协议,欧日协议这一步对日后与CPTPP国家整体重订协议甚有帮助。

类似的操作也运用在东盟国家之上。继去年底与新加坡订约后,如今又有越南的加入,而且后者更扮演同时是CPTPP成员国的双重身份。

由于CPTPP与东盟的商品标准统合远不及欧盟各国之间般成熟发展,欧盟此举可算是抢占先机。而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的协议,也可算是欧盟配合后者本身在南美洲区内扩展贸易融合的操作。

如果各区板块终能融为一个庞大的类自贸圈,其实力以2018年数字计算就已接近全球近半生产总值,而且区内国家在全球层面上的相对优势种类繁多,有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家、有各种天然资源丰富的国家,也有科技龙头国家与世界金融中心。这个类自贸圈将能凭其一己之力革新世界贸易的规则,而区外的国家则只有接受国际游戏规则,或者自绝于世。

其实早于奥巴马(Barack Obama)当政下的美国,其《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与《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议》(TTIP)的尝试,正是想走今日欧盟的这一步棋,最后却在国内反对压力及特朗普上台的形势转变下告吹。

由一个愈来愈没有中心的欧盟去主导这个国际多边合作新形势,总比美国当盟主的世界秩序为佳。不过,国际政治正处于风云变色之际,而此等新国际架构的建立又是以十年计的漫长过程,欧盟与世界各国能否走毕全程,如今也还是言之尚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叶德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