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习特会和特金会看白宫的权力洗牌

+

A

-
为了习特会和特金会的成功举行,特朗普排除了周围很多“异议”(图源:Reuters)

从6月29日日本大阪习特会和6月30日朝韩板门店特金会的过程和结果来看,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幕僚团队之间的嫌隙是存在的。无论其周围鹰派幕僚如何推动各自的对华、对朝强硬议程,都抵抗不了特朗普本人追求短期政治效益的本性。加上2020大选的连任压力,特朗普已经开始对其执政团队进行一次权力洗牌。

贸易鹰派开始有所收敛,服务于特朗普连任竞选的政治需求。

就大阪习特会而言,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eompeo)、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白宫高级顾问伊万卡(Ivanka Trump)和库什纳(Jared Kushner)以及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都参与其中。但从和解及重启贸易谈判的结果来看,主张对话的温和派占据上风,也就是库什纳夫妇和努钦。莱特希泽对结果不太满意,尤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部分解禁华为的做法,莱特希泽曾在大阪无奈说,这是总统的决策。

和国会联系密切的莱特希泽深知特朗普解禁华为必然会引发国内议员的反对。目前,已经有国会议员提案,阻止美国解禁国会,更反对特朗普政府将华为从商务部实体清单中移除。

即便是态度强硬的纳瓦罗7月2日也不得不为特朗普总统的“华为立场”辩护。纳瓦罗当天接受美国媒体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采访时表示,美国是允许对华为出售较低水平的技术产品,不会影响到国家安全。华为仍在实体名单上。但重要的是,中国也给了美国一些东西,即承诺了立即购买大量农产品。

伊万卡在特朗普近来的重大外事活动中真是“无处不在”(图源:Reuters)

无论是纳瓦罗还是莱特希泽,都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一直在操弄“政治”,一直以自己的个人利益为重。无论纳瓦罗和莱特希泽有什么样的个人理想诉求,都不得不搁置一边。所以,他们需要把握一个平衡,也就是个人野心和总统利益之间的平衡。

尤其是莱特希泽,这位昔日曾让日本低头的谈判专家,不希望自己的“英明”毁在中美贸易战上。他其实也希望达成一个符合自己期待的贸易协议,为自己的政治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

国安会争权明显 特朗普暂时压制鹰派幕僚

为了大阪习特会,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关于中国宗教自由与民主的演讲被迫延期。现在中美贸易谈判再次重启,彭斯的演讲只能无限期延迟,甚至取消。彭斯要想在对华关系上发挥角色,也要看特朗普本人态度的变化以及贸易团队的谈判进展。

内阁当中,重要的国防部长一职,迟迟未能到位。即便是美伊关系高度紧张的时期,特朗普似乎也不急于提名访长人选。之前的代理访长无法通过国会审核而自动退出,只待特朗普重新提名一位能够获得两党信任的人担任访长之职。不过,特朗普似乎不喜欢听取军方领导层的建议。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三军统帅,可以做出相应的军事决策,不一定事事听取访长的建议。

伊万卡作为白宫顾问似乎已经被赋予了某种外交角色(图源:AP)

不过,特朗普也反对博尔顿更加激进的建议,反对向中东增派地面部队,更反对对委内瑞拉采取更加强硬的举措。大阪习特会和板门店特金会当中,博尔顿的角色也不是很明显。

连任竞选之际 家人再次被重用

第一任期打贸易战,表面上看是为了兑现承诺,实际上也是特朗普迎合极端保守派诉求,加大对中国经济和技术崛起的遏制。遏制中国的目的短期内无法实现,特朗普只能将贸易战服务于自己的短期政治利益,也就是连任。通过打贸易战,特朗普一直让自己的支持者保持亢奋状态,并通过关税凸显自己的强硬姿态和领导力。但是,再怎么强硬的特朗普,也不得不屈从于贸易战对经济的影响。

贸易战对经济的影响,纳瓦罗等人一般不会告诉特朗普“实情”。而库什纳夫妇则不然,他们虽然已经脱手自己的家族业务,但他们对美国经济表现一直有很高的敏感度和很直接的感知。如果美国经济数据糟糕,特朗普的连任前景只会更暗淡。

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离不开库什纳的民意数据战略。特朗普上台后,库什纳夫妇一同进入白宫,担任高级顾问。之后,库什纳曾先后涉猎中国、墨西哥和中东事务。后来因为安全许可审查的问题,以及“通俄门”调查等争议,库什纳权力暂时被降格,故而身段开始放低。但伊万卡的身段一直保持高位。此次大阪二十国集团峰会和板门店特金会期间,伊万卡的政治存在非常明显。

连任大选开启,特朗普自然首先重用家人,在内政外交中担任一些重要角色。

有些人职位不变,但话语渗透范围可能会扩大。近来,库什纳和伊万卡开始频繁露面、接受采访,凸显各自的角色。除了推动习特会和解并重启贸易谈判外,库什纳和伊万卡还积极参与特朗普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板门店会晤,两人甚至在板门店三八线附近合影留念,感叹这种一种超世俗的经历。一段伊万卡试图加入西方大国领导人对话的视频,也引发的美国国内的热议,调侃伊万卡在美国外交名利场“无处不在”。

事实上,白宫权力结构、幕僚地位与话语权分配一直处于动态变化之中,对外呈现的外交政策一片混乱,有时毫无章法可循。但是,有一条主线是不变的,那就是特朗普本人的一己好恶自己他对短期政治利益的追求。无论其周边有什么样的幕僚以及什么样的人事变动,特朗普本人的想法和态度一直是其他国家观察的重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