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轻轨在河内又遭责难 北京见证越南中央与地方矛盾

+

A

-
2019-07-04 04:53:01

进入2019年7月上旬,由中国承建的河内城市轻轨2A线(又称吉灵河东线)再一次被越南各大媒体推上了台前。苦等该项目的越南民众也有些不耐烦了。
 
尽管河内市政府已决定继续借款,用以维持2A线轻轨项目的运营和维护,但该线路列车司机至今未能获得列车驾驶资格证的现状还是让越南各界人士哗然。由于河内轻轨的不少司机在中国受训期间其累计训练历程甚至超过20,000公里,越南各大媒体也都强调过轻轨司机曾在中国接受过严格训练,越方的这一态度无疑难以服众。
 
据悉,越南铁路部门竟以“河内市政府未批准2A线的运营”以及“2A线未获系统安全证书”为由,拒绝了负责该线路13辆机车的37名司机接受驾驶资格考核的申请。这对于自2018年8月建成之后就屡屡受挫的该项目来说,无疑又是一大严峻的考验。而这场持续发酵的风波,也有助于外界观察越南中央与地方的微观政治格局,并由此发现其中矛盾和解决方法。

外界很难想象,中越一度曾就河内轻轨2A线的车身装饰设计等细节问题展开过激烈争论(图源:新华社)

工程为何悬而未决
 
资料显示,河内轻轨2A线自2018年8月完成轨道及供电测试后,历经越南交通运输部两次检查以及2019年6月上旬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演练,已基本具备初步的运营能力。该项目的工程结算等问题还是成了阻碍项目进度的重要原因。
 
中、越双方投入在河内轻轨2A线上的8.68亿美元的总开支其实不多。同期开工的河内轻轨3号线一期工程的长度比它短1公里,开支却是它的一倍。

目前,3号线工程已消耗了高达12亿美元和4亿欧元(约合4.52亿美元)的款项,可其工期却拖延到了2023年。相比之下,即将投入运转的2A线反而能成为河内市乃至越南政府的一大政绩。
 
但是,2A线的权责问题还是让越南从中央到地方争吵不已。该轻轨项目自2008年开始谈判签约后,其进度就一直缓慢。尽管中方已在2008年12月与越南铁路局签订协议,并确定了由越南交通运输部承接并发放贷款的进程。但越方首先就因为清理拆迁“钉子户”等问题导致进度严重延误,其中央到地方间的配合失当也由此呈现。

河内轻轨2A线沿线学校、企业密布,它还连接了河内市区和城外开发区(图源:新华社)

在长达三年的安置拆迁户的过程中,越南铁路部、交通运输部和实际负责拆迁安置的河内市政府因此出现了最初的纠纷。尽管中方施工人员到2011年终于进入预定工地。可2A线的沿途拆迁安置活动直到2013年仍未完成。在一片混乱中,中方施工队还遭遇了一度因施工事故要“撤换中国承包商”的越南前交通运输部部长丁罗升。

但出乎外界意料的是,以“批评中国”著称的丁罗升作为技术官僚反而顶住了压力,进而在2015年6月最终确定要购买中国轻轨列车,他还在接受采访时盛赞“中国轨道交通技术发达”。

丁罗升在离任接受媒体采访时,还强调越南交通运输部、项目管理委员会等相关部门缺少管理经验。越方人员在2016年也多次以因机车“外观设计细节”与中方展开争论的实际表现证明了这一点。

到2017年时,中越双方又因项目建设超支,再度追加贷款。至此,面对这个从签约到动工耗时三年时间,从动工到完工历经波折,其建造费用从5.53亿美元上涨到8.68亿美元的巨大工程,该项目期间的暗流涌动与利益交锋已经一目了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