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举起456%关税大棒 解析美国贸易战的越南战场

+

A

-

截至当地时间7月4日,越南方面仍没有因美国商务部7月2日发布的“最高456%的惩罚性关税”的消息而给出回应。这是可以理解的,美方发布的信息很清楚,将被课以惩罚性关税的只是“来自越南,原产于台湾地区与韩国”的钢铁制品。这与美国从2015年12月和2016年2月开始向韩国和台湾地区的两种钢铁制品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的现状有关。

这场风波背后也折射了美国钢铁企业对其产业劲敌的追踪与猎杀。来自安塞乐米塔尔公司(Arcelor Mittal)、纽克公司(Nucor)、美国钢铁公司、SDI公司、加州钢铁公司、以及AK钢铁公司的举报让美方得以有的放矢。因此,这根看似惊人的关税大棒是和越南无关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打击的只是尝试从越南转口并暗渡陈仓的韩国以及台湾地区企业。

不过,美方此举同样也将给其他尝试在越南贴牌并展开转口贸易的企业以警示。在中美贸易战期间,已经有部分中国企业在越南走过弯路:缺少原产地证明的货品将遭遇集装箱遣返,相关企业被列入黑名单的困境。而越南家电巨头阿三祖(Asanzo)设皮包公司,进口中国家电并诈称“越南制造”的行为更成为近期丑闻。

世界贸易组织(WTO)已严格规定了“越南制造”不仅需要证明货物的原产地,还要求在越南出现货品的“实质性改变”。在特朗普已于6月下旬称“越南在贸易上比中国更恶劣”,威胁对越南展开贸易战前,这场钢铁贸易战的越南战场也在提醒各国投资者应该怎样做。

面对充满机遇的越南市场,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各国商家更应诚信经营(图源:VCG)

揭开越南钢铁产业的真相

对产业观察家和分析人士来说,越南自2015年以来一直是东南亚诸国中钢铁需求增长最快的国家,该国也吸纳了众多国家和地区的钢铁企业前往投资建厂。这其中较为突出的包括韩国浦项制铁在越南巴地头顿省投资兴建的年产能为120万吨的冷轧厂和年产能为300万吨的热轧厂,以及台湾地区台塑集团、中国钢铁集团与日本JFE控股合资建立的河静钢厂。

这些工厂的兴建,无疑让越南的钢铁产业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根据世界钢铁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时,越南粗钢产量达到1,410万吨,较之2017年增长23%。其2019年1,2月的总产量为270万吨,较2018年同期增长43%。

伴随着韩国及台湾地区钢厂在越南输出技术,从越南输出美国的耐腐蚀钢铁产品(CORE)和冷轧钢产品(CRS)也逐渐增多。当美国商务部对此不以为意时,越南钢铁产能的实际变化却瞒不过同行的眼睛。加之产自韩国、台湾地区的耐腐蚀钢与冷轧钢还分别在2015年12月和2016年2月被美方课以重税,两地钢材送往越南“洗产地”的可能性就随之呈现。

当然,捉贼需要拿脏,而来自海关的数据就最为直观。资料显示,在2015年12月到2019年4月的40个月间,越南输出美国的耐腐蚀钢铁产品总产值为9.5亿美元,可在此之前的40个月内,越南同类产品输美的产值只有2.2亿美元。这一高达331.9%的增幅远高于越南钢铁产业产值的增量。

越南在贸易战风潮中大举吸收外资,社会环境也呈现明显改善(图源:VCG)

同理,越南输美的冷轧钢产品在2016年2月到2019年4月的38个月内也出现了产能的异常增长,较之此前38个月,其产值从4,900万美元增长到了4.98亿美元,其增幅竟达916.4%。

在世界第一大钢铁企业安塞乐米塔尔公司,以及美国第二大钢铁企业努克公司牵头举报后,美国商务部也终于从2018年8月开始开始调查其中的关节,进而在2019年4月最终确认越南产能的增长与其冶金能力无关,而与韩国、台湾地区的运力有关,这些钢铁制品在韩国及台湾地区被生产后,即运到越南进行轻微加工,随即出口美国。

事已至此,落到韩国及台湾地区钢铁产业头上的456%关税大棒也就在情理之中。考虑到在WTO的“原产地规则”之下,这批产品也并非越南产品,河内方面对此也不会有所损失。加之越方甚至还在近期叫停了巴地头顿省地区的新建冷轧不锈钢项目,可见越南当局可能也已逐渐识破了这种贴牌的西洋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单生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