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相持阶段的中美贸易战

+

A

-

中美贸易战不再是虚张声势的打法了,也已经过了谨慎乐观的阶段,现在双方都认识到,想要在贸易战中全赢,或让对方从对峙的阵地整体撤回都毫无可能,中美相持将注定是一个长时间的博弈过程。

本文转自《多维CN》047期(2019年07月刊)精粹栏目《议世厅:相持阶段的中美贸易战》一文。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就像之前外界预料的那样,中美两国元首的日本大阪二十国集团(G20)峰会,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两国激化的贸易争端,两国决定重启谈判以试图达成协议,以及白宫允许美国公司继续供货给中国电讯设备制造商巨头华为,但这并不能马上解决横亘在两国间的结构性矛盾。

047期《多维CN》、044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在中美双方会面之前,两国开出的条件就已经是确定和矛盾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中国必须回到之前同意的那项协议,否则就没有兴趣谈判,北京也提出了三条底线,即取消关税、合理采购和平衡的文本。显然,双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能改变立场。

从中美两国重新向对方加征关税以来,两国真正建设性的沟通并不多,直到这次G20峰会前两周,特朗普才致电习近平,商定“习特会”的举行,两国贸易代表才重新开始会谈,然而,双方均在压低外界对贸易谈判的期待。

现在美国同意暂停施加新的关税,允许美国公司继续供货给华为,给了谈判重启的基础,但中美贸易局势仍然不能过早乐观,不只是由于文本和条款上的分歧难以调和,更可能是由于北京和华盛顿已经做好了一轮更大更久的政治角力的准备。

贸易战进入僵持和消耗阶段

中美贸易战从开始到现在,其实经历了三个不同性质的阶段,在每个阶段,中美两国对当下矛盾的理解都并不相同,因此政策目标也有差异。

从白宫公布对华加征关税清单开始,到中美为阿根廷G20“习特会”做筹备为止,这个阶段最接近于“威慑期”。中美两国其实在进行一场心理游戏,都在试图通过强硬的威慑来施压对方。其中,热衷于极限施压的特朗普政府,以不断升级的关税作为筹码来增加己方威胁的说服力,试图迫使北京接受他的全部要求。北京的目标则是通过展示决心来让特朗普彻底放弃贸易战这一施压方式,至少将冲突限制在经济层面。现在回过头再看,一开始中美两国都在某种程度上低估了对方打贸易战的意志,并存有快速结束贸易战的侥幸心理,而在双方认识到这种心理游戏效用有限之后,才开始降低外交调门,试图通过首脑外交扭转局面。

阿根廷的“习特会”冷却了急剧升温的局面,让双方开始考虑更为务实的目标,以及控制贸易战的成本,而这个阶段通过谈判的推进,中美也逐渐把握了对方底线并据此形成内部共识,是内外立场的“整合期”。双方的目标都是缓和争端,减轻对经济的冲击,特朗普政府没有了中期选举的压力,也乐于争取喘息时间。在阿根廷“习特会”共识的基础上,双方达成一项贸易协议的意愿是真诚的,因此都做出较大幅度的让步,北京开出大额订单和改革承诺,白宫则软化在国企等结构性议题上的立场。但在彭斯(Mike Pence)演讲和华为事件之后,中国已经认识到贸易战的根本目的是遏制其崛起,而一纸协议难以真正赢得和平。

北京将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战定位成遏制中国的战略行为(图源:Reuters)

前段时间,双方高级别经贸谈判陷入僵局说明,中美的要求难以达成一致,美国想要的是“惩罚性”协议,其意义在于让中国付出代价并彻底改变,而中国想要平等的协议,因为过度让步并不能阻止美国的遏制战略。在这种情况下,谈判难以再发挥作用,除非有一方的底线和根本立场发生移动,而促成这一转变意味着代价和牺牲,以及长久的努力。所以特朗普决定将关税提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准备对来自中国的所有商品施加壁垒,而中国也开始进行全民动员,在舆论上统一阵线,准备“新长征”,打压“投降派”,并真正准备动用稀土等“王牌”。

尽管本次日本大阪的“习特会”,缓和了两国激化的贸易争端,但贸易战发展至此,已经不再是恐吓和威慑,而是实打实地交锋,进入到战略相持阶段。这是中美两个大国承受能力的比拼,在这个过程中更脆弱的一方,将是在战略上失败的一方。立场的僵持,耐心的消耗,承受力的挑战,将是这个阶段中美贸易战的主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陆央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