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为何向文在寅握手称谢 收获特朗普立场巨大转变

+

A

-

在6月30日朝韩边境板门店举行的美朝首脑会晤,并不只有象征意义。通过此次会谈,美朝首脑达成重启无核化实务协商的协议。但更重要的是,美国一改此前坚持“一揽子”方式解决无核化的态度,并考虑缓解对朝制裁。同时,朝鲜也松口称,愿意从废除宁边核设施开始商讨无核化进程。

朝美首脑于6月30日在朝韩边境韩方自由之家举行“闭门会谈”(图源:新华社)

6月30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进行了一场“闪电般”、“超越历史的世纪会面”。在朝韩边境板门店共同警备区的朝韩军事分界线上,两国首脑第三次见到彼此,随后特朗普迈过军事分界线进入朝鲜境内,成为史上首位踏上朝鲜领土的美国现任总统。两国首脑不仅进行了此前对外透露仅几分钟的“握手寒暄”,还进行了一场约一小时的“闭门会谈”。

在这场“闭门会谈”后,朝鲜官方媒体报道称朝美领导人对会谈结果极为满意并达成重启无核化谈判的协议,也一改此前频频谴责韩美的态度。在这场被认为是“特朗普个人外交秀”的首脑会晤中两国首脑达成了什么协议,以及这场会晤对今后无核化谈判、朝鲜半岛和平进程来说是否为一个转机,值得关注。

1.美国考虑缓解对朝制裁

早在6月2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接受7家通讯社联合采访时表示,考虑将重启金刚山旅游项目和开城工业园作为加快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要素,因为上述韩朝经济合作项目不仅能减轻美国等国际社会的负担,也能为朝鲜先期指明完全弃核后的光明前景,是让韩朝美皆大欢喜的结果。

因此,文在寅在陪同特朗普视察非军事哨所时,向其说明开城工业园区给韩朝经济及韩国安保所带来的积极效果。

韩国统一部长金炼铁也表示,如果朝美谈判和无核化进程取得实质性进展,恢复开城工业园区运转等韩朝经济合作将提速,国际社会也可以谋求部分或分步放宽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措施。

可以看出,韩国认为营造有利于朝鲜采取无核化措施的环境十分重要,并且积极督促美方缓和对朝制裁以重启韩朝经济合作项目,或说服美方在缓和对朝制裁的初期给予这些项目豁免待遇。

此前,美方一直坚持朝鲜必须事先完全无核化,才会解除制裁。这也是2019年2月河内美朝首脑会谈破裂的主要原因。当时,金正恩提出以拆除宁边核设施换取解除部分制裁,但遭到特朗普拒绝。美国白宫相关人士听到文在寅的采访内容后表示,如果没有实质性的无核化进展,很难实现重启开城工业园区等朝韩经济合作。

但在同金正恩举行“闭门会谈”后,特朗普在韩美首脑联合记者会上表示,他希望能随时解除对朝经济制裁,在开展磋商的过程中也可缓解制裁。

废除宁边核设施是朝鲜实现无核化的重要一步(图源:Reuters)

2. 美国放弃“一揽子”解决方式

文在寅在6月26日接受采访时指出,如何判断朝鲜无核化进入不可逆的阶段将成为今后谈判的重点。对此,文在寅也给出了韩国的立场,即朝鲜若能在国际社会核查之下完全废弃包括提取钚的乏燃料后处理设施和铀浓缩设施在内的宁边一切核设施,可视为朝鲜进入无核化的不可逆阶段。

关闭宁边核设施时,除了钚生产设施之外,铀浓缩设施也将一定程度被废弃,因此有不小的意义。他指出,在朝美筹备第三次首脑会谈的过程中“宁边+α”的“α”该如何体现是非常重要的课题。

此后,文在寅于6月30日发布会上直切要害称,朝鲜废弃宁边核设施即可讨论缓和对朝制裁。特朗普在随后的表态中,并未对文在寅的观点进行反驳。虽然特朗普没有明确承认美国在半岛无核化上的立场有所调整,也明显有别于美国以往的态度。

事实上,在今年2月河内金特会之后,美方开始使用了“同步、并行”而非“一揽子”解法这一表述,说明美国有可能会在朝美谈判上发挥灵活性,部分接受朝鲜提出的“分阶段”弃核解法。

《纽约时报》7月1日报道称,特朗普政府从几周前开始就构思出了为谈判奠定基础的新想法,即“核冻结”,维持朝鲜成为拥核国。

美方考虑采取“核冻结”的谈判方案,要求朝鲜同意停止所有铀浓缩活动,在美国的监督下拆毁境内多处核设施,包括在平壤西郊降仙(Kangson)的秘密浓缩铀设施,而美国则解除对朝鲜的部分制裁。

言下之意,相较于实际性地解决超和问题,特朗普可能会选择核冻结,让问题看起来有所进展,并以此向美国选民进行宣传。

美国智库研究院一位学者也透露,特朗普政府官员重新开始谈论小交易(阶段性妥协)而非大交易(一揽子妥协)。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首席研究员苏米·特瑞(Sumi Terry)也分析称,这给出了在实务谈判中可能会解除对朝制裁的提示。

《华盛顿邮报》则在7月4日指出,今后美朝无核化协商即使不能达成大交易,但作为走向最终无核化的中间阶段,两国会集中于达成小交易,即核冻结。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的最终目标更改为朝鲜核冻结,而是为实现最终、完全、可验证的无核化,核冻结是重要的中间阶段。

朝鲜方面的积极变化或许更大一些。韩国青瓦台发言人高旼廷6月27日表示,“总统文在寅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当天在大阪举行会谈。习近平表示,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在不久前举行的中朝首脑会谈上表示希望通过对话解决问题,朝方的无核化意志不变。”习近平说,“朝鲜正根据全新的战略路线努力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并希望外部环境得到改善。金正恩称朝方希望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将保持耐心尽快谋求合理方案。”

更重要的是,曾在河内首脑会晤中坚持“只废弃宁边核设施”的朝鲜在此次板门店首脑会晤中转变态度称,“可以从废除宁边核设施开始讨论无核化方法”。

尽管此前遭朝鲜媒体强烈谴责,蓬佩奥(左)表示自己仍是美方无核化谈判总负责人(图源:Reuters)

在朝美首脑会晤结束后,特朗普宣布两国无核化实务协商有望在7月中旬启动,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仍是美方谈判总负责人,对朝政策特别代表仍由比根(Stephen Biegun)出任。在会晤中,朝鲜向美国通报新任朝方谈判代表人选。虽然朝鲜没有正式公布,但媒体普遍猜测下一阶段朝方对美谈判可能由外务省主要负责,并且由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领衔,同时实务协商小组代表将由朝鲜驻越南前大使金明吉担任。

迄今为止靠韩朝美领导人之间戏剧性的互动“自上而下”推进的谈判模式所能达到的效果已经到达极限,目前朝美领导人已就组建谈判工作小组达成共识,只有在实务协商达成谈判成果的基础上举行朝美首脑会晤,才不会重演河内金特会无果而终的一幕。

文在寅此前极力促成韩朝领导人会谈,目的是让河内美朝首脑会晤后陷入僵局的朝美对话重回正轨,板门店会晤已在相当程度上达成这一目的,因此文在寅在韩美首脑联合记者会上表示,无核化问题应由朝美协商,今后朝美对话才是主轴。

而朝鲜的最新动态也可以印证这一点。比根曾在板门店朝美首脑会晤举行之前透露,“朝鲜想通过与美国的双边谈判加速进行无核化协商”。这种要求意味着在今后的无核化协商中,韩国不再担任“传话人”角色,朝美两国将通过直接谈判加快无核化谈判速度,并与韩国讨论缓和制裁后如何加强经济合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合编译:何瑞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