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继续担任特朗普顾问是自取其辱

+

A

-

可见博尔顿完全不在特朗普对朝决策雷达之内。即便是板门店特金会,博尔顿也没有参加,选择照常访问蒙古。

特朗普幕僚当中,博尔顿(中)的强硬立场最难调和(图源:VCG)

特朗普坚持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交好,也让博尔顿无奈。博尔顿支持强化北约力量予以对抗,认为北约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政治、军事联盟。博尔顿甚至将普京干涉美国2016年大选的行为视为美国绝对不能容忍的“开战理由”。但是,特朗普始终重视和普京的私交,多次拒绝公开就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当面批评普京。即便是大阪特普会,面对美国舆论要求特朗普向普京提及俄罗斯干涉美国民主的压力,特朗普最后也是以一种开玩笑的方式,和普京一笑而过。

那为什么特朗普还需要、甚至离不开博尔顿。这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博尔顿可以充当反击左派、回击白宫软弱的最有力武器。特朗普不喜欢博尔顿,但喜欢利用博尔顿。这和特朗普对前白宫战略师班农(Steven Bannon)的姿态是一样的,毕竟他们相互有很多共同语言。特朗普的逻辑很简单,正是因为有博尔顿这样对朝鲜、中国、俄罗斯甚至伊朗最强硬的幕僚在身边,自己和这些国家达成的任何协议才是完美且成功的。这样左派或反对者无力辩驳。 所以,特朗普和博尔顿有相互利用的关系,都存在国内政治博弈和个人利益的考量。

福克斯新闻记者卡尔森(Tucker Carlson)一直是特朗普的忠粉,可以说是特朗普在媒体界当中的“喉舌”。在美伊关系紧张和升级之际,卡尔森一直敦促特朗普避免和伊朗军事对抗,并强烈批评博尔顿的好战主张,将其批为“官僚绦虫”。美国专栏作家戈尔德贝格(Michelle Goldberg)7月1日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对此调侃博尔顿称,在正常运作的政府,国安顾问的言行比电视台主持人的说辞更权威。但大阪特金会期间,陪同特朗普访问三八线的则是卡尔森,而非博尔顿。这是多么大的讽刺。有美国网友调侃说,可以让卡尔森担任国安顾问。

博尔顿本来通过投特朗普所好,找到了稳固自己在白宫话语权的时机,然后借机推行自己坚信的对外强硬路线。但是,特朗普的和解姿态以及他对短时政治效益的追求,让博尔顿既有的强硬和好战立场在国安会内部显得异常突兀。他的存在似乎已经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和自我矛盾。

对于博尔顿这样以鹰派好战立场为卖点的幕僚,如果自己的主张得不到接纳,他在白宫的权力存在就毫无意义。如果继续留在白宫,就无异于出卖自己多年来的立场原则,换取自己的政治权位,继续违背自己的原则为特朗普效力。如果特朗普继续温和路线,对外全面和解,博尔顿搞不好会面临即丟原则又失名誉和权位的双输局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