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伊核威胁 特朗普为美朝问题开路

+

A

-

美国近期的外交形势可谓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会晤让美朝僵局暂解。

“忧”的是美伊局势持续发酵。继伊朗宣布浓缩铀库存突破《伊核协议》中规定的300公斤限制,以及英国应承美国政府要求“截获”伊朗石油船之后,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高级顾问韦拉亚提(Ali Akbar Velayati)7月6日表示,“美、欧直接或间接违反协议,因此伊朗已准备好在7月7日起,把浓缩铀的浓度增至5%,为布什尔的核反应堆供应燃料。”

对此,特朗普先后在推特(Twitter)发文,警告伊朗莫要再妄言威胁,否则将受到前所未有的反噬。他还在7月7日提醒伊朗要“小心点”。

通过以上对比可以看出,美国对伊朗的威胁提升,两国关系并不乐观。相反,美国对朝鲜的威胁大幅度下降,特朗普不仅没有再用激烈的言辞刺激朝鲜,还“临时起意”举办第三次的特金会,推动了朝核谈判的重启。

朝鲜和伊朗问题虽然并不一样,但特朗普的“差别对待”还是引人关注。

伊朗虽强硬回怼美国,但他们并不想事态恶化(图源:AFP)

事实上,美伊冲突其实并未如表面的如此严峻。伊朗虽对美态度上表现得极为强硬,但伊朗情报与国安部部长阿尔维(Mahmoud Alavi)曾表示,哈梅内伊已授权“在白宫取消制裁的情况下可以与美方谈判”。

再联想到此前特朗普也仅是“与伊朗打嘴仗”,并不愿与伊朗开战的表态,可以判断美伊两国看似冲突不断,其实双方都不希望事态恶化。

既然伊朗已经有意与美国重新谈判,为何特朗普不能如对待朝鲜一般,顺势缓和美伊冲突,反而扩大伊朗威胁?

特朗普对伊朗和朝鲜的差别对待可能与以下两点有关。

首先,美国目前并不知道要与伊朗谈些什么。

事实上,特朗普想要退出《伊核协议》的初衷是为了兑现自己2016年总统竞选时重谈《伊核协议》的承诺,加上其鹰派幕僚影响和鼓动,便最终演变成“退群”的局面。

特朗普当时所持的理由是,该协议很不合理,因为伊朗的弹道导弹项目、2025年以后的核活动以及在也门和叙利亚冲突中的角色都没有受到任何制约。

然而,退出伊核协议后,美国除了发动制裁和打嘴仗外,并没有公布对伊朗的明确诉求。这足以说明,白宫在退群后的一年多里,对于“自己在对伊谈判中究竟想要什么”,要如何与伊朗坐下来谈,仍未有定论。

特朗普政府的矛盾行为,显示出了他们在伊核谈判中的迷茫(图源:AP)

既然没有想到与伊朗谈什么,目前也没有合适的时机进行交涉,且德法英中俄还留在《伊核协议》之中,对伊朗进行一定的约束。在这样的条件下,特朗普政府选择继续加大对伊朗的施压,极有可能是在拖延时间,并等待双方接触的最好时机。

其次,扩大伊朗威胁,为美朝谈判争取更多空间。

朝鲜与伊朗问题不同。朝鲜问题的复杂性和它牵涉之广,让历任美国总统都束手无策。例如,美国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政府在对待朝鲜问题上,既拿不出大棒,也拿不出胡萝卜,只会在六方会谈之中扯皮。导致朝鲜完成核冲刺,也给接手的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留下一个烂摊子。

特朗普一直希望在其任让朝鲜实现无核化,打破半岛尖冰,拿到“诺贝尔和平奖”,为其政绩添上历史性的一笔。

可以说,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的“无意识形态”确实是直接推动了美朝谈判的重要因素。朝核问题若会出现突破,极有可能会是在他的任期之下。

但由于长久以来意识形态的影响,美国国内对朝鲜依旧存在不信任,对无核化的进程,并非都如特朗普这般积极和乐观。

此前三次特金会记者会后,不少西方舆论都对特朗普大肆批判,称特朗普和金正恩在板门店会面,有可能会同一个残忍的独裁者关系友好正常化。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更以特金会攻击金正恩与特朗普。

在2020年总统大选即将到来的背景下,美国国内这种对朝鲜的不信任感直接压缩了特朗普在推进朝核谈判的空间。

基于此,特朗普极有可能借助扩大美伊之间的冲突,包装伊朗威胁,以此来转移国内对特朗普外交政策的视线,为美朝谈判挤压出了更多的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田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