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鹫盘旋在华盛顿 白宫鹰派的质变

+

A

-

截至7月中旬以来,由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特金会期间竟被派往乌兰巴托。有关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去职”的消息便盛行于美国政策圈。从大阪二十国集团(G20)习特会、以及近期的“特金会”、“特普会”等一系列国际政治活动看去,这位国安顾问似乎被边缘化了。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在白宫各路人士眼中,平素显出鹰派特质的博尔顿(John Bolton)似乎终于因为他秃鹫的特征被赶了出去

但各路媒体因此高呼的“博尔顿应该辞职”也有些想当然:对这位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政府后就一直远离政治舞台的冷战老人来说,重握权柄本身就是一大渴求。而今,得偿所愿的博尔顿似乎就在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中扮演起了鹰派首脑的角色,他在上位期间对特朗普的有意应奉,以及随之展示的灵敏的政治嗅觉,更让外界颇为唏嘘。

事实上,只为掌权的博尔顿在特朗普第二批擢升的幕僚中可能还是相对单纯的。很多人还有更多的想法,这其中更为突出的莫过于现任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对蓬佩奥来说,担任这一要职似乎还不是尽头,他还想借机参选参议员,跻身华盛顿利益集团,进而赢得竞选总统的机会。

蓬佩奥、博尔顿等人上位后,他们的政治光谱固然仍与特朗普志趣相投,但白宫政治格局较之2016年时就大相径庭。特朗普上任之初,其防长马蒂斯(James Mattis)、国安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 )等人大多出身军界,有寻求在特朗普政权下施展手脚的抱负。但在白宫人事变迁之后,特朗普擢升的后一批要员就大不相同,他们以政治理念接近白宫,进而尝试攫取自身政治目标。至此,特朗普周边固然仍有鹰派人士,但此番盘旋在白宫上空的就并非代表美国传统特质的国鸟白头海雕,而是贪婪、食腐的秃鹫。

冷战老人博尔顿在特朗普政府的发迹与其政见有很大关系。(美联社)

如何混入特朗普身边

对很多还记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观察家和分析人士来说,特朗普上台时确立的“将军内阁”一度很引人注目。其名单中一度有两个上将和一个中将,即前防长马蒂斯、前国土安全部长凯利(John Kelly)以及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此后接任弗林的麦克马斯特(Herbert McMaster)也是一名中将。

不过,到2018年时,随着马蒂斯的离去,特朗普的身边就没有一个将军了。这对于时刻不忘高呼“让美国重新伟大”、“继续伟大”的特朗普当局来说,无疑可算丧失了些武德的精神。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特朗普第一阶段幕僚班底的解体除去“通俄”、“个人丑闻”等事件之外,更多人是因政见不合离开白宫的。

当政府的混乱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生活的一道日常景观时,面对白宫的人事喧哗,以及特朗普处理人事变动的非常规方式(如借助社交网络等发布命令),在共和党要人耆宿大多感觉麻木之际,这就让华府政界的老油子们有了按图索骥,并尝试混入其中的机会。

随着特朗普的第一批幕僚纷纷离去,加之不少被举荐的官员也拒绝与之合作,一些政治嗅觉灵敏的政客们就趁虚而入。


资料显示,2018年时顶替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的博尔顿,和接任国务卿蓬佩奥在不少议题上都跟特朗普同声同气。比起此前能约束特朗普的职业军人幕僚团体,显然还是这些人让特朗普更为愉快。加之博尔顿在2018年3、4月间上任之后,还在当时鼓励特朗普当局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这一决断较之将军们的务实与谨慎,就显出了天壤之别。

蓬佩奥的发迹路线也成了在白宫钻营并飞黄腾达的某种终南捷径。(路透社)

在白宫发迹后就这么办

就目前局面来看,博尔顿与蓬佩奥可算是有意接近特朗普的政客们的代表。当然,两人的命运可能不同。

特朗普发现其国家安全团队的想法与他的偏好不一致,变化便不可避免。蓬佩奥很可能幸存,博尔顿则很难留下来。特朗普终于知道博尔顿比他更想要战争。在朝鲜问题上,他不得不让博尔顿靠边站;在伊朗问题上,他也推翻了博尔顿的决定。看起来,已经有一只秃鹫在华盛顿被识破了。

但总的来说,博尔顿取得特朗普信任的过程还是值得一提的。这位布什政府时期的老官僚首先严格符合了特朗普挑选阁僚的标准。即“白人,身高在6英尺(即183厘米)以上,身材匀称,四方脸膛,下颌棱角分明,头面胡须修剪得非常干净”。加之特朗普还一直要求其官员需“身着合身笔挺的西装”,长期以来保持类似形象的博尔顿就成了特朗普的倾心人选。特朗普甚至提出过“只要博尔顿剃掉胡子就可以进入内阁”的邀请。

由于外观近似,秃鹫常被误认为是美国国鸟“白头海雕”,实则不然。(视觉中国

当然,博尔顿在外貌尤其是胡子问题上的坚持使他和特朗普政府擦肩而过。但他还是在政见上展示了自己与特朗普的接近。在特朗普执政的第一年里,博尔顿担任的一个职位,就是在特朗普每天必看的福克斯(FOX)新闻台担任时事评论员,为特朗普的各项政策辩护。特朗普在2018年4月对其的任命更显示了两人之间的信任程度很高。

但是,博尔顿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终究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他制定了“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时至今日,这一情报被证明是谎言,伊拉克战争也被美国国内定为“愚蠢”。不少与这场战争有关的人要么沉默、要么为之懊悔。博尔顿则坚持认为伊拉克战争是正当的,2015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还是称推翻萨达姆(Saddam Hussein)的决定是“正确的”。当博尔顿而今还想把战争继续引向伊朗、朝鲜、叙利亚乃至委内瑞拉时,大选季节的特朗普就终于感受到了威胁。

这样一来,当博尔顿因为抑制不住野心而被特朗普边缘化时,白宫的“鸢飞戾天者”们恐怕也会在2020年总统大选季节到来之际收起野心。盘旋在白宫上空的他们想来也会在合适的时机继续从特朗普的身边攫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只不过已经暴露行藏的博尔顿恐怕就没有这种机会了:在特朗普继续其温和路线,尝试对外和解之际,留给他的选择或许就只剩在体面尚存之际安全离开。

【白宫人事系列稿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单生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