恣意破坏奥巴马政绩 特朗普留下伊朗烂摊子

+

A

-
2019-07-15 01:51:44

英国《星期日邮报》周日(14日)不顾警方警告,再泄露英国驻美大使达罗克的机密外交电文内容。达罗克的电文原发于2018年5月时任外相、下届首相大热人选约翰逊赶赴白宫企图说服特朗普不要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后,与今日的英伊关系紧张甚有可比性。

达罗克(Kim Darroch)在电文中详述当时白宫各人的表态立场,又评述说特朗普(Donald Trump)退出核协议的决定是出于其“个性”,用意针对这个“奥巴马的协议”,更指这是“外交上的恣意破坏”(diplomatic vandalism),并对白宫要员“毫无后续计划”表示担心。

反观今日的伊朗紧张困局,达罗克之言可算是正中要害。

达罗克的其中一项电文在2018年5月8日下午13时38分发出,其中详述约翰逊(Boris Johnson)与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刚就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不足一个月的博尔顿(John Bolton)、刚上任不足两周的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以及特朗普千金伊万卡(Ivanka Trump)等人的会面情况。

现已正式请辞的英国驻美大使达罗克。(路透社)

退出核协议“然后呢?” 白宫无人能答

此电文可算是预示了约翰逊的游说失败:在电文发出不足两小时后,特朗普就正式宣布退出核协议,并将向伊朗重施制裁。

电文特别指出,当时蓬佩奥虽然没有明显被约翰逊的痛陈利害所说服,不过每当他谈到美国退出核协议此事时,他都会煞有介事地以“总统的决定”作指称,期间更暗示他曾向特朗普另提方案,却不获接纳。

达罗克当时就直言,约翰逊虽然得到“超乎寻常的”外交待遇,除了特朗普本人外“尽见所有权臣”,在实际层面却只收到“那是奥巴马的协议”的讯号,预示特朗普心意已决。

他同时指出,无论是彭斯、博尔顿,还是蓬佩奥,都没有人能解答“然后呢”的问题,点明白宫对退出核协议的后续发展毫无策略,而美国国务院也没有任何事后联络欧盟或中东区内盟友的打算。

今日的伊朗烂摊子,正是当时达罗克口中“独一无异的失控氛围”与“外交上不知所措”的白宫所导致。

曾经极力游说白宫不要退出伊朗核协议的约翰逊。(路透社)

特朗普遍寻未得下台阶

从特朗普放弃藉上月无人机被击落事件向伊朗动武后,外界就看穿特朗普政府有意缓减由博尔顿等人主导的强硬对伊政策——达罗克在其电文中也曾将美国退出核协议的“意识形态”因素归咎于博尔顿身上。

然而,特朗普此刻却欠缺一个下台阶去化解伊朗局势的升温。由于美国制裁确实严重打击伊朗经济,因此伊朗不得不以逐步违反核协议,用提炼超越纯度规限的浓缩铀等方法,向长期未能抵抗美国制裁、兑现对伊经济利益的欧盟国家施压。

正因伊朗此着,美国此时也不能把事情拖着不了了之、得过且过,而要尽快寻找出路。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月访伊调解失败后,美国似乎也在打伊朗当地友好的主意:与伊朗关系亲密的黎巴嫩真主党周五(12日)就指华盛顿正寻求展开沟通渠道。

而同属什叶派的伊拉克,在上月中就重获美国豁免其进口伊朗天然气及电力的制裁;周六(13日)正访问伊拉克的欧盟外交事务主管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也表示支持伊拉克纾缓美伊紧张关系的努力。如此种种,皆可见特朗普想寻找下台阶的尝试。

特朗普正力寻下台阶。(路透社)

伊朗不可能退让

目前对美国的最佳方案,当然是伊朗发生成功的颜色革命,或者伊朗国内强硬派抵受不住制裁压力而愿意无条件回到谈判桌上。

然而,两者也是天方夜谭:在以伊朗革命卫队(IRGC)为首的强硬派管控下,前者可能性极低,而且革命卫队除了在意识形态上不断迫使温和派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走强硬路线外,其自身也在制裁下有所得益——例如法国能源巨企道达尔(Total)撤出伊朗后所留下的石油产业空当或将交到革命卫队手中——因此后者更有诱因拒绝重启谈判。

在此等状况可能性极低的背景下,美国的最佳出路,就是藉伊朗违反核协议为由,说服欧洲盟友支持。可是,除了北约盟友未肯归边外,欧洲国家也陷入两难局面。类似困境尽见于近来英国与伊朗的种种争执。

在情在理也不能贸然回到谈判桌的鲁哈尼。(路透社)

英伊争执的困境

争执起于英国皇家海军应直布罗陀要求,在本月初扣押一艘疑将违反欧盟制裁、把石油运往叙利亚的油轮。问题是有关该油轮航程的情报,似乎是由美国提供,因此迫得有义务执行欧盟制裁的英国不得不采取行动。

随后,伊朗革命卫队更疑似试图阻碍一艘英国油轮在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的航行,让英伊局势更为紧绷。

在此等关键时刻,与法、德两国联手落实绕过美国制裁对伊贸易渠道的英国,当然不想被外界认为自己是在完全向美国归边,因此也向伊朗发出了一连串的友好讯号:除了释放部分被扣油轮船员外,英国外相亨特(Jeremy Hunt)也指出英国对油轮上的石油来源地不感兴趣,只对其目的地有所担忧;因此,如果伊朗能保证石油并非要运往叙利亚,英方就会放行。

可是,在强硬派压力下,伊朗方面对此也不领情,其外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就回应指伊朗会在“任何条件下”出口石油。

如此,英国就身陷困局之中:退一步放行伊朗油轮,除了于法不合之外,也或将破坏对英国脱欧后极其重要的英美关系;进一步坚持扣押油轮,则会破坏以法国为首的欧洲盟友协同保护核协议的努力。可谓两边不是人。

被英方扣押的伊朗油轮“格雷斯1号”(Grace 1)。(路透社)

欧盟的进退两难

其他欧洲国家也困于类似的进退两难局面之中。如果欧盟落实其“阻断法令”(Blocking Statute),试图迫使欧盟企业违反美国制裁,以配合其去美元化的对伊贸易渠道操作,将会严重破坏美欧关系,甚至导致特朗普一口气对欧施加汽车关税,打击其已有落后势头的汽车产业。

反过来,如果欧盟完全归向美国,则证明国际多边主义行为模式的完全失效,一切尽归拳头解决,对欧盟的价值与右翼崛起形势下的内部团结问题有影响之余,也将开了“西瓜靠大边”这种早晚会反咬自己的不良先例。

因此,欧盟就以不实用的去美元化贸易渠道,只在名义上抗衡美国,以避免美欧关系进一步恶化;另一边则暂时拒绝启动对伊朗违反核协议的法律程序,以安伊朗之心。

在目前局面中,无论是欧盟、特朗普政府,还是伊朗温和派,其实也各有原因企图至少缓和紧张局面,并在对各方都合理的条件下重返谈判桌上,然而大家都困在路路不通的形势,让事情难以不继续恶化下去。

当初特朗普“凡奥巴马者皆反”的一个莽撞决定,造就了今日这个各方有心却无法收拾的烂摊子。达罗克一年多前以“外交上的恣意破坏”一词形容此等奇异举措,可算是贴切之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叶德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