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纵火点燃令和元年 安倍在东京奥运会前的百万烦恼

+

A

-
2019-07-19 20:06:12

截至当地时间7月19日,发生在日本京都市“京都动画”公司第一工作室大楼的纵火事件仍在酝酿。目前,此案已造成33人遇难,36人重伤,该公司一半以上的创作人员均被卷入,此案也成为日本二战后死亡人数最多的恶性公共事件。

东京方面可能已经感受到了此案的不寻常。也就在7月18日晚些时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连夜责成该国警察、安全、反恐部门最高首脑,“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山本顺三处理此案。安倍还要求日本安全部门应在第一时间查明案情真相。

至此,本案也从一起故意纵火案升格成为恐怖袭击事件。它背后的恐怖袭击色彩,也让外界开始重新认识看似平静的日本社会背后的暗流涌动。在距离东京奥运会还有一年时间之际,日本社会正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潜在威胁。

京都动画遭遇的毁灭性打击,让日本的软实力也在24小时之内大受损失。(视觉中国

威胁正从内部而来

必须承认,此案对于日本的意义是超乎想象的。

首先,被焚毁的“京都动画”(Kyoto Animation)公司多年来一直是日本动画产业的标杆企业,其制作的《凉宫春日的忧郁》、《轻音》等优秀动画作品也配合了日本自2011年后“酷日本”(Cool Japan)的宣传政策,有效提升了日本的“软实力”。这场纵火事件也因此很快在24小时内让日本动画、漫画、游戏产业的相关从业者在悲痛之余人人自危。

其次,在东京奥运会即将于一年后的7月24日开幕时,这场恶性事件不仅严重损害了以“治安良好”著称的日本形象,也让外界不得不重新认识到日本社会的又一大隐蔽安全威胁,即总数在115万人左右的无就业蛰居(Hikikomori)人士。

的确,日本在战后几十年时间里与传统黑帮、恐怖组织、邪教、左翼游击队以及外国特务组织都有过激烈交锋,东京周边在20世纪80年代还一度以凶杀著称,这给了当时的日本电视剧以无数的灵感。虽然东京方面最终取得了胜利,但威胁还是从内部发生了。

40升汽油爆燃产生的热量与浓烟让前往救援的消防人员无计可施。(视觉中国)

环顾日本各大主流媒体,“纵火犯长期在网络上发泄负面言论”、“长期失业”、“携带40升汽油前往纵火”等细节被相次披露后,以安倍为首的日本各界不得不重新认识困扰该国的百万无就业蛰居人士的隐患。这种深藏于日本各地的安保威胁甚至远高于外来的恐袭隐患。

就日本国情来说,无就业蛰居的苗头是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的。日本在此之后处在“泡沫经济”的崩溃期,此后的十几年不仅被称为日本的“就业冰河期”,更以“失落的10年”著称。

到2003年,这一现象逐渐引起了“日本劳动研究机构”等政府组织的注意。进而发现了日本当时可能有几十万15岁到34岁之间的蛰居者,他们长期拒绝教育、就业,依靠父母抚养维持生活。

但遗憾的是,这种现象在此后的十几年间并没有得到有效处理和应对,反而逐年恶化。

到2019年3月时,日本内阁府提交的报告指出,在该国15岁到39岁的人群中,就有54.1万人选择不学习、不就业的蛰居状态;在该国40岁至64岁的人群中,有61.3万的相关人群,其中70%是男性。由于在后者的群体中,往往出现五十多岁的蛰居者要靠八十多岁的父母供养的局面,这一问题在日本又被称为“8050问题”。当这一问题又和日本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混合在一起时,它的杀伤力就在逐渐加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单生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