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白宫鹰派博尔顿调停日韩会失败

+

A

-

随着日韩关系的紧张,美国总统特朗普派遣国安顾问博尔顿本周访问日韩,调停两国的矛盾。除此以外,博尔顿此行还肩负着其他外交任务,包括推进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下一次会晤事宜。但是,博尔顿此行真能取得预想的效果吗?或者说他是日韩之间一位合格的调停者吗?

博尔顿访问日本目的之一就是让后者为美国的中东计划“出钱”。(AP)

博尔顿(John Bolton)7月23日至24日访问韩国。7月21日至22日访问了日本。按照白宫国安会的说法,博尔顿此行的任务是延续和重要盟邦兼友邦的对话。而按照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7月19日的表态,博尔顿此行是应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政府要求,赴日韩调停两国的外交及贸易争端,也就是劳工问题及日本加强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等问题。

美国调停难解决问题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文在寅6月30日曾请求他帮忙调停韩日纠纷。鉴于文在寅在半岛事务中的积极角色,特朗普不得不回馈文在寅的这份人情或助力。

日本7月初宣布收紧对三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的对韩出口控制,引发韩国不满。日本称采取管制措施的原因是韩国在出口管理方面存在问题,而韩国则指责日本此举是对韩国最高法院判处日企赔偿强征劳工案的经济报复。对于劳工索赔问题,两国短期内也无法找到解决办法。2018年10月至11月,韩国最高法院两度判决日本企业赔偿殖民朝鲜半岛期间强征的韩国劳工,招致日本不满。

日本则否认劳工赔偿问题导致日本加强对韩管制出口,坚称依据两国1965年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韩国民众不能再向日方索赔。但韩国不认可日本的这种说法。

特朗普对外展现强硬时离不开博尔顿的存在。(AP)

美国在日韩两大盟邦之前的调停并不少见,但成功的案例并不多,至多是将二者的矛盾暂时压制,问题并得不到解决。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美国就曾在日韩之间调节因慰安妇、劳工等问题导致的关系紧张。有的时候,这种调停甚至有一些“解决盟邦内部矛盾”,转而合力施压北京的意味。民主党政府一直主张联合韩日加大对中国崛起的遏制,而特朗普在贸易层面似乎更愿意采取孤立主义的手法。

换句话说,美国的这次调停似乎少了些过往针对中国的意味。

日本进退两难

不过,博尔顿这样的国安幕僚则在推动美国在地区安全事务中得到盟邦的参与和配合。除了调停日韩争端外,博尔顿此次东北亚之行也意在劝说日本支持美国在中东的“海事安全计划”(Maritime Security Initiative)。该计划主要指美国以保护民用船只安全为由,欲联合多国在霍尔木兹海峡等海域展开联合巡逻,强化对相关水域及航道的安全监测。美国为此邀请多国参与,主要包括日本和英国等。

对于这一计划,英国国内质疑声也很多。因为英国对伊拉克战争的教训依然有鲜明的记忆,对博尔顿推动的这种安全联盟持谨慎态度。身陷脱欧问题的英国,生怕再次陷入中东战争泥潭。

正如英国《卫报》7月20日的一篇文章所说,博尔顿将特朗普政府引向同伊朗的直接对抗,对于其他盟国的利益伤害,根本不会关心。而当听到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在美国独立日当天在直布罗陀扣押了一艘巨型伊朗油轮时,博尔顿难掩兴奋之情。博尔顿已经为英国设置好了陷阱。

博尔顿在半岛和平及美朝和解过程中的角色不大。(Reuters)

和英国不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希望盲目卷入中东战事。对于美国邀请日本在霍尔木兹海峡组建联盟巡逻一事,安倍晋三7月21日表示,日本首先要弄清除美国的想法,待美国提供更多细节和目的。

其实,这某种程度上可以被理解为日本的委婉拒绝。

而且,美国的这一中东巡逻计划需要人力物力和财力,也就是说希望日本这样的盟邦对美国提出的这一计划提供财力或人力的支持。由于二战以来宪法的限制,日本无法排遣自卫队或飞机参与其中,剩下的只有通过提供资金支持来实现对美国立场的支持。

美国尚未对韩国发出这样的邀请。美国之所以邀请日本参与,只因为日本是世界上第四大石油购买国,其8成石油进口都要经过霍尔木兹海峡。换句话说,特朗普政府就是希望日本能够出钱。这和特朗普要求日本增加防务开支的要求如出一辙。但日本更倾向于和伊朗保持友好关系,避免因美国因素影响其石油进口。

博尔顿不会推动半岛和解

博尔顿和韩国不讨论中东安全议题,但在半岛问题上,博尔顿难免会有所表示。根据白宫国安会的说法,博尔顿将在7月24日同韩国国安顾问郑义溶讨论半岛永久和平机制的问题,以及如何继续强化美韩盟邦关系。就在博尔顿访问韩国一周前,朝鲜曾警告,美韩若举行新的军演,将不利于美朝领导人的下一次会晤。

任何熟悉半岛事务的政治分析人士都很清楚,一直主张对朝强硬政策的博尔顿,现在竟然能够和半岛永久和平机制联系起来。如果特朗普真的授权博尔顿通过此行为第四次“特金会”铺路,那么他可能要失望了。

一方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暂时负责半岛事务,鹰派博尔顿单方面不太可能和韩国政府找到共同点。而且,自小布什(George W. Bush)时期以来,博尔顿就一直支持通过军事手段解决朝核问题,反对一味地通过对话缓解南北紧张局势。另一方面,朝鲜政府不喜欢蓬佩奥,但也更讨厌博尔顿。博尔顿若想促成第四次特金会,除非他改弦易辙,放弃自己既有的鹰派好战立场。如果那样的话,博尔顿在白宫的时间也就不多了。

所以,无论是调停日韩劳工及贸易争端,还是劝说日本参与美国在中东的安全巡逻计划,或是在半岛问题上讨论什么和平机制,博尔顿此行都不会有很大的成果或突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