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中美上海谈判谈什么

+

A

-
中美通过习近平特朗普会晤恢复谈判。(Reuters)

第十二轮中美贸易磋商将于7月底在上海举行。此次磋商重启意味着5月初以来中美互相加征关税导致的谈判中断即将恢复。至于中断的磋商何以能够重启。有声音认为是中美达成了一系列的前提交易,比如中国购买美国农产品,美国解禁华为。这也是过去一段时间中美贸易谈判牵头人两次通话的题中之义。但在观察人士看来,要将此次磋商重启放在中美贸易谈判的整条线上来考量才有意义。

讨论磋商的重启,就必然谈到磋商的中断。

2019年5月初特朗普(Donald Trump)公布对中国商品加税,根本原因是美国不认同中国提出的一百多页的修改意见。谈判破裂后,中美互相表达了强硬的立场。中国副总理刘鹤5月9日至10日访美提出了要达成协议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必须取消关税;第二,采购数字符合实际;第三,任何国家都有自己的尊严,协议文本必须平衡。此后中方多次重申这三个条件。6月2日中国发布《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也就是说,这次谈判波折,中美之间的根本分歧,是对于协议文本的分歧,是实实在在的谈判分歧。

此前,中美谈判出现类似于5月初中断氛围的只有一次,即2018年5月,美国政府在双方发布联合声明仅10天后撕毁协议,从2018年5月到12月的阿根廷习特会,中美之间进行的是层层加码的互相加征关税的贸易战。当时2018年9月,中国发布《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

也就是说中美谈判至今,大的谈判波折实际上有两次。一次是2018年5月,一次是2019年5月。考量此次中美贸易磋商在上海重启,需要将其放到中美谈判的整个框架中去。

特朗普对中美贸易战的认识不断被修正。(视觉中国

同样是贸易谈判中断,2019年5月这次的中断和2018年5月的谈判中断性质并不同。

2018年5月的谈判中断背景是,当时中美之间已经达成了协议,美国方面单方面撕毁协议。特朗普毁约背后既有着立场调整,也有着国内选举因素考量。当时距离美国中期选举只有数月,撕毁协议本身有对华强硬的选战考量。

中期选举之后,双方迅速达成在阿根廷举办习特会的共识。并且当时的习特会中美相谈甚欢。原因就在于谈判破裂有着一定的选举因素,中美对于谈判破裂后必然恢复有着清醒的认识,重启谈判并没有门槛。

2019年5月这次谈判中断是因为中美之间的立场产生了巨大的分歧,中美无法消弭立场差异。贸易谈判的恢复过程是中美立场较量的过程。无论是购买农产品还是解禁华为,中美之间拉锯针对的是具体事宜。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右)对华立场强硬,美国财长努钦(左)对华立场偏软。(Getty)

谈判中断的原因不同,谈判恢复的过程不同,谈判重启的目的和诉求自然也不同。

2018年阿根廷习特会后中美重启贸易磋商,双方经过一段时间的短兵相接后,心理预期都有一定的变化,都认为有达成协议的可能,因此迅速进入谈判了。

大阪习特会后中美重启磋商,地点从北京变换到了上海。中美试图通过谈判地点的变更,谈判目标的缩小,为磋商注入活力,找到破解分歧的突破口。

从目前的谈判状态看,从中美谈判破裂两次的过程看,中美磋商远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2018年中美谈判破裂到重启的过程,是中美初次交手的心理战,2019年这次谈判破裂到重启的过程,是中美贸易战进入相持阶段的拉锯战。谈到现在,中美之间的分歧已经公开化、具体化。中美通过打贸易战对彼此的诉求第一次有了全方位了解。

未来或许中美之间真的会到退无可退、谈无可谈的境地。彼时中美之间的磋商就不会是现在这样通过换谈判地来找到突破口的境况。真正的分歧是更换地点亦无法弥合的。上海谈判可能会更多聚焦中美分歧中较为容易达成共识的部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陆莲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