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的最后25个月 从参院改选管窥日本的未来动向

+

A

-

截至当地时间7月29日,前往东京周边休假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经开始进入其奥运周期,开始迎接他第三任周期的最关键考验。当安倍在休假期间频繁拜会政、经人士,进而在东京之外的度假别墅里应对朝政时,外界也终于发现,这位日本首脑似乎已经做好了应对最后25个月的准备。

2019年7月下旬后,改选后的日本国会参院已开始运作。安倍领导的自由民主党与执政盟友公明党赢得124个改选议席中的71席,加上没有改选的70席,自民党和公明党执政联盟现有141席,维持总计245个议席的多数地位继续掌控参议院。

虽然自民党阵营终究没能取得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议席的“超级多数”地位,其“修宪”计划也随之不了了之,但对安倍当局来说,比起最终动摇“战后体制”的修宪行为,他要做的事情可能远超于此。而本次选举折射出的部分信息,更将在未来的两年中相次呈现。

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来说,改变战后体制这个选前的总目标虽然仍旧有效,但日本的现实比起政治纲领更为重要。(Getty)

1/4

日韩近期的贸易争端无疑令安倍略为头疼,但总的来说,国际问题带来的影响仍不如日本国内经济、政治问题。(视觉中国

2/4

安倍本人在日本的民意已经足够高涨,这使得他为自民党议员拉票的活动总能演变成一场支持安倍的集会。(视觉中国)

3/4

当自民党以“为日本开拓明天”为口号展开活动时,这对于安倍来说也是一大挑战。(视觉中国)

4/4
上一张 下一张

修宪已不是最大的问题

根据2018年9月的自民党第三次总裁选举的结果,安倍的第三次首相任期将延续到2021年9月。这使得此后的25个月将成为他改变日本的最后机会。

日本现行宪法自1947年生效后,号称“和平宪法”的日本宪法第九条决定了这个国家非武装化的基础。日本民众在战后七十多年的时间里,也逐渐习惯了日本“和平”国家的身份。这种大环境之下的民意越发牢固,安倍的修宪进程就会越发困难。

就当前局面来说,日本百姓最关心的可能还不是修宪这种国际议题。日本普通人在本次参议院选举中最关心的议题不是修宪,而是年金(即养老金)、消费税等常规民生议题。

对人口老龄化严重的日本来说,很多步入中年的日本人已经把眼光从国际转回到自己身边。根据日本“内务省”2018年9月数据,日本70岁以上人口数超过总人口的20%。加之日本同时也是世界上最长寿的国家,其“厚生劳动省”数据显示,日本女性的平均预期寿命为87.26岁,男性的平均预期寿命为81.09岁。这种预期背后就隐藏着养老金不足的危险。

日本“金融厅”2019年6月初发布报告,称依据现行养老金制度,一对夫妇退休30年后、即大约95岁时,恐面临2,000万日元(约合18.5万美元)的年金缺口。虽然日本政府拒绝接受报告,坚称“年金基本能够支持民众退休生活”。但2,000万日元的缺口已经成为日本民间一大流行语。自2012年开始一直密切关注舆情的安倍内阁也不可能忽视这一点。

在7月20日的一场自民党拉票集会上,为本党议员丸川珠代拉票的安倍意外将其变成了一场“支持安倍首相”的群众集会。这一人气也让自民党内部颇为担忧。“安倍下野后谁能接棒”因此成为一大难题。(视觉中国)

除去“2,000万日元”的传统威胁之外,本次选举一大议题就是日本人担心了多年,并最终得以实施的“消费税”政策。安倍当局打算2019年10月把消费税率从8%上调至10%。执政党联盟也认为,有必要增加消费税率,以便为儿童护育提供资金支持。各大在野党则认为,提高消费税可能打击民众消费欲望。而就选后局面来看,自民党丢失的部分选区也大都有这一因素的直接影响。

谁在分散日本人的兴趣

当然,这场选举还有一处容易被忽略的隐藏背景,即日本民众对政治的兴趣似乎也在逐渐降低。据日本总务省数据,本次选区选举投票率仅为48.8%,为1995年以来最低;比例代表选举投票率为48.79%。这使得本次大选的投票率创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有记录以来第二低。

当日本民众感觉选举缺乏有吸引力的选项时,某些看似“找乐子”的荒诞不经的选项就随之登堂入室。譬如在本次大选中,自民党阵营的山田太郎就是依靠动漫迷的支持,凭借其“反对《青少年健全育成基本法案》”的一贯观点赢得了53万选票。

从演艺圈投身政坛、曾出演《大逃杀》等影视作品的山本太郎创建的“令和新选组”也走上了类似的发迹之路,山本推举党内两名“渐冻人”、脑瘫候选人当选,自己以992,267票“败选”的做法,更使之在政界与民间赢得了不少人气。而创建“保护人民免受NHK侵害党”的前媒体人立花孝志更以其荒诞不经的言行以及紧跟自民党政府的政见,一跃成为日本最炙手可热的笑星和政界新秀。

不过,更多人也深知日本的问题终究还是要留给专业人士来解决。尤其是在经济问题上更是如此。

根据日本财务省7月18日发布的1至6月贸易统计速报数据显示,日本2019年上半年的贸易收支为逆差8,888亿日元(约合82.2亿美元),这是日本连续两个半年出现贸易逆差。其中,半导体等制造设备对中国和韩国出口下滑产生负面影响。在日本仍处于“安倍经济学”影响之下,更多的问题恐怕也只能期待安倍在未来25个月里继续努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