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地而谈 特朗普压低了上海谈判的期待值

+

A

-

中美贸易团队将于7月30日至31日在中国上海进行新一轮贸易谈判,这也是大阪习特会后两国首次正式谈判。易地而谈,中方希望上海谈判能够开启不同于北京谈判的和解之路,但是,美方早已降低了对此次谈判的期待值,之前谈判中存在的分歧或难题依然影响此次谈判的成果。

特朗普7月27日再次提到中国可能采取拖延战术,直至2020年大选结束。(VCG)

按照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7月27日的说法,此次上海谈判的主要目的是讨论如何落实大阪元首峰会的成果,就一些旨在表达“善意”的举措,进行进一步地“澄清”,从而推进执行。也就是说,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此次上海行的主要任务就是确保中国兑现在元首会晤中所做出的承诺,主要体现在中国尽快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

根据美国官员向彭博社等媒体的爆料,此次上海谈判主要是为了将之前的“善意”付诸实施,为今后的谈判做好铺垫。至于美国所关切的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性技术转让和中国国企补贴等问题,此次上海谈判不会有大的进展。按照库德洛的说法,此次上海谈判不指望达成任何大的协议,而是重在对两国谈判进行一次“调整”,使之回到5月贸易谈判崩溃之前的状态。库德洛强调,主要就是中方兑现“善意”承诺,通过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和服务的方式帮助美国实现贸易平衡。

美方的这种低期待值主要源自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经历多轮的谈判挫折和两次关键的元首会晤,特朗普似乎认定中国在贸易谈判中打退堂鼓,完全是在“等待”美国新的总统上台。7月27日,也就是库德洛表达低期待值的当天,特朗普在白宫表示,中国可能不想签署贸易协议,而是等到2020年美国大选后和新总统谈判更有利于他们的协议条款。他认为,中国可能就是在等待那些出卖美国利益的民主党人上台。

库德洛(右)明确提到,上海谈判只是回到5月谈判崩溃前的状态。(VCG)

这种认为中国在施行拖延战术的指控并不新奇。2018年中期选举前,特朗普及其身边的幕僚就曾做出过这样的判断。当时特朗普采纳极端保守派的建议,甚至指责中国干涉中期选举,帮助民主党掌控国会。不过,特朗普政府这样说,完全是为了转移内部矛盾,缓解内部执政压力。现在,特朗普已经宣布连任参选,正式进入竞选阶段,其看待内政外交的视角都将围绕选举展开,中美贸易谈判自然也不例外。

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加入此次上海谈判,也促使美国做出了低期待值的判断。在白宫7月24日正式宣布此次上海谈判安排之前,特朗普政府幕僚就将钟山形容为中国贸易团队中的强硬派。虽然钟山之前也曾陪同中方牵头人、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参与过几轮中美贸易磋商和电话沟通,但这是美国朝野首次将钟山角色不断放大,并通过贴上强硬派的标签,将其同谈判的顺利和成败与否紧密联系在一起。假如双方贸易谈判进展不顺利,美国对外公关很容易将其归因于中国立场的强硬。

美国的这种低期待值也和其对华诉求的不切实际有关。经历了一年多的谈判,美国也见识到了中方的立场和诉求,不再单方面要求在制度或政策层面做出大的改变,而是热衷于在购买农产品方面,要求中国买的更多,兑现得更快。

而且,中国保持大原则不变的情况下,严守中国经济主权,同时对美国提出了要求,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立即取消所有对中国加征的关税;协议谈判更加平衡,要照顾到中方利益,而非一个有利于美国的协议;设置购买清单目标也要现实且合理,不能变为强制性的买卖行为。

另外,美国情报分析师和一些媒体也注意到,此次上海谈判适逢中国在8月举行北戴河会议之前,相关中美贸易谈判的细节和目标或许都会有所调整。这也是美国降低期待值的其中一个考量。预计中方会继续坚持以上三个强硬立场。

所以,综合来看,此次上海谈判完全是双方借元首会晤重启之前的谈判,重新校准彼此的谈判目标。对于中国而言,主要诉求莫过于让美国兑现解禁中国企业华为的诺言,并防止在其他协议层面反悔;对于美国而言,此次上海谈判的主要诉求就是对北京之前的对购买美国农产品与服务的承诺进行一次“再确认”,这对特朗普来说既是短期谈判承诺,也是继续和中国谈下去的其中一个重要基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