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多被指政治丑闻后又重复犯错 加前高官要求做出解释

+

A

-
2019-07-31 21:08:48
特鲁多政府处理对华关系的政策遭到多方批评。(VCG)

俄媒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被指施压两名加拿大前驻华大使与加政府对中国发出同一声音。加拿大前高官、现专家库隆教授称在这起事件中特鲁多又犯下与以往类似的错误,并要求后者做出解释。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7月31日报道,特鲁多(Justin Trudeau)政府曾被指控政治干预SNC—兰万灵集团公司(SNC-Lavalin)行贿案,而如今特鲁多或又被卷入另一宗与兰万灵丑闻极其相似的案件中。

加拿大《环球邮报》7月24日报道,总理办公室联系了两位加拿大前驻中国大使,以改变他们对中国的言论。然而,已退休的加拿大大使本可以自由发言。

这两位前任大使是马大维(David Mulroney)和赵朴(Guy Saint-Jacques),他们分别于2009年至2012年以及2012年至2016年担任驻华大使。马大维称他7月19日接到加拿大全球事务部亚太区助理副部长托佩尔(Paul Thoppil) 的电话,要求他改变对中国的言论立场。随后,赵朴也表示收到了同样的指示。但特鲁多本人和总理办公室都对此表示否认。

这起事件为加拿大反对党提供了弹药。加拿大反对派领导人安德鲁·谢尔(Andrew Scheer)称:“特鲁多没有从兰万灵丑闻中学到任何东西”。

曾担任过加拿大外交部长顾问、现蒙特利尔大学地缘政治学教授库隆(Jocelyn Coulon)认为,这一事件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曾发生过的政府干预案件。库隆称,他认为这一事件并未获得足够的关注,它其实严重到每个细节都应被澄清。

库隆称:“很明显,它看起来像兰万灵丑闻。现在,我希望我们通过新闻调查或其他方式确定事件是如何发生和发展的。我们并不清楚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我们仍然不知道总理办公室是否已经直接打电话给外交部的某个人,并让后者打电话给两位前任大使。”

库隆认为这是对两位加拿大前任大使言论自由的攻击。他认为所揭示的事实足以得出这一结论。如果谈论政治干预还为时过早,那么谈论审查制度则完全不早。

库隆称:“在加拿大,前任大使有权说出一切,当然除了他们是大使时所知道的机密。对于他们的其他言论,我们没必要试图干预。”对于特鲁多政府此番行为的目的,库隆认为,总理办公室可能是希望尽可能发送最“统一”的信息。

2018年12月应美国要求,加拿大以涉嫌违反对伊朗制裁为由,逮捕中国移动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高管孟晚舟。此后,中国以涉及国安问题为由,逮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加拿大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

与此同时,因在进口产品中发现有害物质,中国先后对加拿大多种农产品和肉类关闭市场大门。中加关系恶化后,马大维及赵朴曾多次就加拿大对中国的政策做出评论。

马大维在此前的言论中指出,他认为特鲁多政府对中国过于宽容,然而库隆则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认为特鲁多政府在处理与北京关系时缺乏战略性技巧。

库隆称:“我们必须与中国建立长期关系。目前,我们处于危机之中,但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我们必须保持冷静和谨慎。我不同意前任大使的立场。在逮捕华为高管孟晚舟时,加拿大政府似乎并未意识到这一举动的政治影响。”

最后,库隆还指出,新出现的事件是特鲁多外交失败所引发的后遗症,“像以前一样,总理办公室无力处理国际关系问题”。

库隆解释道:“这很像特鲁多政府曾面临的政治干预丑闻。最终,无论每个人的责任如何——因为并非所有危机都是由总理办公室造成的——事实是加拿大没能与美国、中国、俄罗斯和印度四国建立起良好的关系。”

加拿大《环球邮报》此前报道,有消息人士称,为了让加拿大大型工程企业SNC-兰万灵免于被加拿大司法部调查和起诉,加拿大特鲁多政府曾向该国司法部施压,并最终将时任司法部部长雷布尔德(Wilson Raybould)调离原部门,此举导致外界对该国司法部门是否具有独立性产生了怀疑。

随后,掌管加拿大政府支出的国库委员会主席菲尔波特(Jane Philport)3月4日宣布也辞职,以表达对加政府在SNC-兰万灵公司事件中“政治干预司法”的不满。随着事件发酵,标榜“司法独立”的加政府在国际社会面前似乎越来越尴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合编译:乔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