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周边十年之变】特朗普:中国周边形势快速改善的催化剂

+

A

-

第52届东盟外长会议正于7月29日至8月3日在泰国曼谷举行。颇令人意外的是,在7月31日的东盟-中国10+1外长会议上,各国竟然提前完成了《南海行为准则》的草案一读。

7月31日,东盟-中国外长会议。每年东盟峰会及各高级别会议,中日韩美俄加澳等国亦皆会参与,在东盟会议外举行相关会谈。(Reuters)

《南海行为准则》是中国与东盟2002年签署的《南海共同行为宣言》之“升级版”,是南海域内国家解决主权争端的指导方案。对此中方一直高度重视,但因中越、中菲等纠纷,以至于一直推进缓慢。

然而在今年7月初的东盟防长会议上,东盟十国表示将在今年内完成《准则》的草案,而今又完成一读,似乎显示《准则》相关工作正逐步走上正轨。

与此同时,“每逢夏季必沸腾”的南海,今年也一样有中越和中菲间的纠纷。可是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纵有纠纷,却不如以往那般掀起激烈的争吵与波澜。

近年来,中国与东盟之间经贸合作稳健推进,贸易规模已经于今年上半年超越中美;面临主权纠纷,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已成该地区主轴;针对直接影响东南亚各国的中美冲突,诸如新加坡外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5月15日“美国应正视中国的崛起,别逼小国二择其一”等表态,也在成为东盟各国的共同立场。

南海似乎已经进入一个对中国和东盟而言都喜闻乐见的新阶段。而在南海之外,中国周边形势近两年来都正变得更加平稳。

中朝关系近两年迅速回温。今年6月21日,习近平首次访问朝鲜。(Reuters)

1/6

2017年起,中日关系平稳回温。安倍于2018年10月访华,为7年来首次日本首相访问中国。预计习近平将于2020年以国宾身份访日。(AFP)

2/6

6月15日,普京在塔吉克首都杜尚别为共同参加亚信会议的习近平庆生。(Getty)

3/6

上合组织自1996年成立(原名为上海五国会晤机制),20余年的发展已经逐步成为中亚地区重要的军事、文化、经济、政治合作组织。(Getty)

4/6

2018年4月27日至28日,莫迪以非正式方式访问中国,与习近平在武汉共度两日。(Reuters)

5/6

中印两国长期缺乏互信,习近平与莫迪2018年4月底的“武汉泛舟”被两国社会视为很好的交涉方式。(新华社)

6/6
上一张 下一张

中国周边形势悄然改变

东北亚,中日关系近三年的转暖全球有目共睹,且驱动这轮转暖的是日本对日中、日美关系的根本性审思;中韩关系常年稳健,经贸合作日益紧密、政治互信逐步开始培养,即使是2017年爆发“萨德”(THAAD)冲突,亦未影响两国关系实质;中朝关系更不消多言,几年前所谓“中国出局论”和“中朝破裂”的说法已被完全证否,中朝关系正稳健向中国期待的“无核化及经济改革”前进。

北面,中俄战略互信和配合程度已臻至两国数百年交往史的最巅峰。两国经贸年年递增,目前已突破1000亿美元,军事层面两国也已在反导和空军相关领域通过“高速数据链路”传递两军最机密核心数据,近来还建立了专门用于“海上联合专用指挥”的战区战术通信指挥网络,未来甚至还会出现俄罗斯让中国使用远东地区导弹防御系统,建立近乎美国与加拿大“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的协作机制。回望中俄首脑6月确立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以上皆是具体体现。

西面,上合组织和亚信会议(上海合作组织,SCO;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CICA)下的政军文化合作已然成熟,而“一带一路”、“欧亚经济联盟一体化”等大型经济倡议的对接,为中亚地区因地理文化闭塞、经济发展滞后所造成的动荡与不稳提供给了根本性解决方案。

西南,长期堪忧的中印关系似乎正发生微妙化学变化。2018年莫迪总理(Narendra Modi)与习近平的“武汉泛舟会晤”解决了两国自2017年6月起围绕洞朗地区的对峙,更为两国更紧密的合作提供了战略共识;今年习近平将同样以非正式访问的方式前往印度,届时他与莫迪的互动想来应比去年有更好的成果。

还记得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在提起中国周边形势时,都抱持悲观态度:彼时除了巴基斯坦是中国的“友邦”以外,日本、台海对岸、印度皆与中国关系紧张;越南和菲律宾与中国龃龉不断;俄罗斯及蒙古与中国缺乏互信;而中国与缅甸及中亚各国边境也时有动乱;当朝鲜金正恩上台后加速推进“核武大业”,中朝关系更一度滑落低点。

可是也就是最近这几年内,中国周边形势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巨大变化。如今台海关系已然成为唯一待解的挑战。这一方面是中方自己睦邻外交的结果,一方面是中国综合国力日强所激起的潜移默化的改变,但是之所以近两年转圜尤其迅速,也着实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做法相关。

光说不做 美国亚太政策早已失效

在中国周边形势发生变化的这段时间里,美国的对外政策重心则依旧是在中东和欧俄。虽然有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和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试图加大在亚太乃至印太地区的存在,但至少直至今日仍给人“空有口号,无有实质”的感觉。

2018年7月30日,美国商会在华府举行“印太商业论坛”。蓬佩奥席间表示美国政府将向印太投入1.13亿美元。(Getty)

以至关重要的印太地区为例,美国投入之有限让人觉得可怜。自从2017年特朗普政府宣布将力推“印太战略后”,各方皆关注美国的具体行动。可是,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于2018年7月30日在美国商会论坛上公布“将向印太投入1.13亿美元”后,其规模之小令全球人士感到错愕,中国外长王毅甚至表示“一开始听到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数字应该至少有10倍以上吧”。

要知道,中国单是在与巴基斯坦的“中巴经济走廊”就投入了600亿美元,而由中国牵头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初始资金就有1000亿美元。虽然美国政府表示最终将通过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向全球投资600亿美元,但政府仅打算出很少一部分,其他皆靠私企参与,最终能否落实普遍受到质疑。

除了这种“象征性”的投入,美国在东南亚各国的作为,基本上不是军舰巡航,就是翻炒“中国威胁”。面对这样的情况,也难怪域内各国都开始加大与中国的配合——在这种基础上,特朗普政府的作为,还进一步加速了这种转变。

对正值关键机遇期的中国而言,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可谓中国的福报。(Getty)

特朗普是重要催化剂

近两年来,特朗普政府说要加大与印太地区国家的合作,但实质操作上却放弃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向日本、印度等国掀起关税攻势;向韩国、台湾征收反倾销关税;向越南等国发起针对“洗产地”行为的惩罚性关税,于今年6月声称“越南在贸易上比中国更恶劣”;向日韩等盟友索取承担军事开支;而针对即将于明年6月举行的两年一度的世贸组织(WTO)会议,美国近一年来更愈发强硬地推动改革,试图剥夺发展中国家的部分权益。这一系列行为都在持续消耗美国与该地区国家的关系。

应该说,美国对亚太乃至印太地区的政策原本就是有问题的。但若没有特朗普,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人们才会普遍意识到其失效。

不以传统利益和战略为重的特朗普,或许可以为其任内夺回一定短期收益,并且从根本上改变美国过往数十年仰仗多边框架的对外政策,但这般做法的另一个后果,也是为正处于关键转折期的中国,提供了难得的战略机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吳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