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不顾反对升级贸易战 美国调控经济的两大“毒药”

+

A

-
2019-08-05 22:48:29

中美贸易战在上海谈判之后继续升级,8月5日美国财政部又正式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9月1日开始向中国输美价值3,0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10%的关税之后,白宫决策过程中的细节逐步浮现。

特朗普正在2020选战之中,需要得到外交政绩。(AP)

美媒《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的贸易谈判团队在8月1日回到华盛顿,向特朗普报告谈判情况。由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无法向特朗普保证中国会促进美国农产品的出口,特朗普感到十分沮丧,并且直接指示“征税”。

根据该报道中的消息人士所说,在场包括鹰派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在内的所有顾问全部反对征税,除了美国贸易与制造业办公室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但是最终特朗普的坚持让所有人不得不让步。

另外英媒路透社报道称,特朗普决定向中国征税相当迅速,立即要求莱特希泽给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以及谈判牵头人刘鹤打电话,告知美国即将宣布关税,而当时是北京时间的凌晨1时左右。莱特希泽表示可能联系不到刘鹤,特朗普则直接让他“留言”。

降息+贸易战 特朗普提振经济的法宝

特朗普曾经自称自己是“关税人”,从他对关税的执着和征税的急迫程度来看,确实不枉此称号。

正在为2020大选全力准备的特朗普,在决定向中国征税的当天还在俄亥俄州有一场聚众集会。他对中美谈判的失望,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无法向农业州选区的农民给予肯定的承诺。

中美贸易战正在让中国寻找其他农产品进口产地。(VCG)

8月6日,中国商务部宣布,中国相关企业暂停新的美国农产品采购。特朗普的承诺更难兑现了。

特朗普一向对美国的经济数字相当重视,他也知道,一个总统是否能连任和美国经济情况有很大的关联。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向美联储施压,批评美联储的政策没有给予经济增长更大的空间。

就在特朗普宣布向中国加征关税的前一天,美联储终于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00%到2.25%,这是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的10年之中第一次降息。

即使如此,特朗普仍然表示“失望”,认为应该更大幅度的降息。此前,他曾十分不满地表示美联储对他“不公平”,羡慕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曾经的负利率。

降息促进货币的流通,让美国已经在复苏的GDP增速更加漂亮,而贸易战是要保证美国的产品在全球占领足够的市场,以关税威胁其他国家进口更多美国产品。两者在特朗普看来都是能够“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法宝。

美联储在特朗普的压力之下终于降息。(Reuters)

百试不爽 美国政府的“上瘾”

这两个工具并不是特朗普的原创。

拿贸易战来说,美国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发起过美欧贸易战,针对农产品和钢铁领域,后来又在90年代对欧共体发起公共采购领域的贸易战,上世纪80年代对日本的贸易战更是影响深远。

美国此次对中国的贸易战,很大程度上是想要复制美日贸易战的“成功”,无论是对中国的诸多诉求,还是对华为以及其他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也都和当初对日本的做法有相似之处。美国的汽车产业、半导体行业的确获得了喘息,市场占有率因此提升。

而回顾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的降息历史,可发现美国以降息应对危机、滞涨、股灾等等情况几乎已成为习惯,甚至是已经不顾代价的“上瘾”。

将近40年来,美国共有过6次降息周期,其中有4轮是大幅度降息。第一轮降息周期是1984年,两年间美联储将利率从11.5%降低至5.875%;第二轮降息从1989年开始,降息的利率起点成为9.8125%,第三轮降息从2001年开始,降息起点降低到了6.5%。而现在的降息如果成为新一个降息周期,它的起点则是2.5%。

中美贸易战不是美国第一次发起贸易战,此前对日本、欧洲都有类似的挑战。(AFP)

降息是刺激经济的有效办法,但绝不应该是唯一的方式,特别是降息起点已经接近0的情况下,继续使用该工具是不可持续的。

一生病就输血 掏空自愈能力

其实,无论是贸易战还是降息,都不能解决经济体的结构性问题,这些措施看似一次次让美国“赢”了别的国家,又把美国从一次次危机中解救出来,但是终究不是上策。

中国外交部常回应美国的贸易战是“自己生病,让别人吃药”,虽然并不全面,但的确说出了美国政府的心理。美国善于利用强大的货币工具、经济体量以及科技优势来施压,贸易战看似打压了欧洲国家和日本,却并没让美国的产业空心化问题彻底解决。

降息更是具有很多的“副作用”。美联储降息第二天,美国股市并没因此振奋,反而是三大股市齐齐下跌,这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人们对降息的期待并没被实际的降幅满足。降息对经济的刺激也随利率的降低而递减。

何况,在持续低利率的情况下,政府更加缺乏调控的工具和灵活性。当前美国经济并没处在危机状态,经济增长和就业率还处在历史高位,这种情况下的“预防性”降息,承担的风险其实比收益更大。

归根结底,征关税和降息都是对调控者来讲,简单易得,短期能看到成效的方法,这才是特朗普酷爱两者的原因。然而,当健康的肌体染上“毒瘾”,自愈能力也就随之被掏空,当深层问题真的被暴露,那么今天的一切则只会降低那时社会抵御危机的能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