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议世厅:苏丹之春

+

A

-

阿拉伯之春的余烬重新燃起,苏丹正在体验其他国家经历过的革命阵痛。尽管苏丹人希望结束一个具有迫害历史的独裁政府,但苏丹的面前不一定是面包、民主和自由之路,革命也可能沿着利比亚、也门式的道路转变为内战和屠杀。现在,苏丹人民还无法看到结局。

本文转自《多维CN》048期(2019年08月刊)精粹栏目《议世厅:苏丹之春》。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统治苏丹三十载的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因为糟糕的经济状况从2018年底开始遭到民众的广泛声讨,在持续大规模抗议的背景下,2019年4月11日,巴希尔终于被军方赶下了台,然而政治混乱的局面还远未结束。做出政变决定的第一副总统兼国防部长阿瓦德·伊本·奥夫(Ahmed Awad Ibn Auf)宣布,将成立过渡军事委员会(TMC)接管权力,并在两年之后再举行总统大选。但是,经历了长时间的抗议之后,苏丹反对派事实上已经不满足于仅推翻巴希尔政权,他们反对的除了物价上涨和货币贬值外,还有政府的暴力和法律的不公,从根本上说希望军方移交权力,建立一个民主的文官政府,因此,他们的示威并未终止。

但要说服大权在握的军方自动离场可没那么容易,过渡军事委员会很快有了新的领袖,巴希尔的旧部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AbdelFattah Burhan)和穆罕默德·哈姆丹·达加洛(Mohamed Hamdan Dagalo)分别成了一二号人物,他们似乎还不打算和反对派分享权力,而在民众持续不断的愤怒示威下,一场悲剧正在发生。只可惜,国际社会对此有些装聋作哑。

2019年7月1日,三名苏丹男子抬着一具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的尸体。(Reuters)

不被国际社会重视的悲剧

6月3日,苏丹军方撕毁了和反对派先前达成的权力过渡协议,一支名叫“快速支持部队”(RSF),其前身是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进行过大规模武装镇压的民兵组织“金戈威德”(Janjaweed),向在首都喀土穆军事总部前静坐示威的民主抗议者开火,造成100多人死亡,500多人受伤。联合国人权专家收到的报告显示,多名妇女遭受性暴力以及任意监禁,其中包括部分医护人员。而在6月10日,过渡军事委员会完全关闭了互联网,以阻止抗议规模的进一步扩大。

这场屠杀下的平民令人同情。他们的要求和行为并无激进之处,巴希尔被推翻了,取而代之的副官们,依旧在用不加限制的武力压制人们改善生活的呼声。抗议者运用非暴力形式反暴力,他们唱歌、跳舞、行进和静坐,以求让权力在一个较长的周期内逐渐回归人民,惨遭部队镇压后仍然冒着生命危险坚持抗争,这至少值得国际社会为之呼吁,以减少他们所受到的不公对待。

在为和平抗议付出极大代价后,苏丹民众六个月来的努力终于吸引了世界的注意力,只不过还远远不够。虽然美国《纽约时报》、英国广播公司(BBC)和《卫报》等开始报导在苏丹发生的不幸事件,但西方主流媒体的兴趣更集中于同一时间中国的“六四事件”纪念日,相对于把苏丹人从当下的困境中解救出来,让中国共产党为其负面历史悲剧感到难堪似乎是更为重要的任务。

这种刻意的厚此薄彼和“双重标准”还在持续。6月9日香港的反修例游行爆发后,西方的兴致彻底转向了香港民主阵线的自由主义追求,而不是苏丹人的生死存亡。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刊头版,冲击香港法治秩序的蒙面暴徒竟然比苏丹被蹂躏的妇女更受青睐。如果要揭开这背后的赤裸真相的话,那就是香港事件要比苏丹惨剧更适合制造一种自由主义和反中共叙事,契合西方社会反共要求,香港融合了东西方文化,治理模式是西方的,文化是世俗的,形象是国际化的。,而苏丹事件虽是活生生的人道主义惨剧,但一个封闭的非洲伊斯兰社群相比之下就不是那么完美的受害者了。即便香港那些示威抗议者权利得到有效保障,甚至一些人已经偏离反修例初衷,沦为破坏香港法治秩序和冲击“一国两制”的害群之马。

苏丹人的孤独之旅

除了人权组织和国际媒体的有限声援外,各大国也相继表达了立场。屠杀过后联合国安理会举行了会议,英法德等八个欧洲国家发布联合声明表示,他们“谴责苏丹安全部门对平民的暴力袭击”,“我们呼吁按照苏丹人民的要求将权力移交给民政领导的政府”。非盟(AU)6月6日暂停了苏丹的成员资格并立即生效,直到以文职为主的过渡当局得以建立。

美国国务院6月5日发布声明对暴力表示谴责,并于6月12日任命一名前大使为苏丹问题特使前往斡旋。直到7月15日,美国众议院才通过一项有实际意义的两党决议,呼吁将权力移交给公民领导的政府,尊重民主原则并结束对公民的一切暴力行为。

中国外交部表示,驻苏丹大使马新民从4月政变后和包括奥夫、布尔汗、达加洛在内的各个主要领导人都进行了积极接触。除了坚持不干涉立场外,中国大使表达了恢复稳定和谈判,推动政治过渡的希望,并表示中苏关系不应因苏丹政局变化而改变,此外还多次强调对苏丹保护中国机构和公民的感谢。

值得注意的是沙特、阿联酋和埃及对苏丹局势的态度。布尔汗和达加洛支持过沙特的也门战争,而在巴希尔倒台后苏丹军方立即就获得了沙特和阿联酋的30亿美元援助,这被许多西方媒体斥为支持独裁者,打压民主运动。另一边,为埃及“阿拉伯之春”送葬的塞西(Abdel Fattah al Sisi)显然也不希望邻国苏丹再次掀起相似的运动,几乎对苏丹过渡军事委员会表达了明确的支持。

尽管主要大国纷纷对苏丹局势发表意见,然而到目前为止,西方大国并没有主动积极的介入。苏丹人面对的残酷现实是,这是非洲,它很遥远。苏丹不涉及能源、核武器或战略防御,鲜少与西方大国有利害关系。如果美国将苏丹的乱局视为地缘政治问题,那么白宫的政策绝不会像今天这样轻描淡写。今天的苏丹是沙特的势力范围,其人民的民主呼吁被淹没在金元作响声中,这一切只因为苏丹根本不够重要,苏丹人的一切努力都将是一场孤独之旅。

2019年8月4日,苏丹人民庆祝过渡军事委员会与反对派联盟签署宪法宣言。(Reuters)

不确定的未来

在苏丹人持续的抗争和非盟等各方调节下,军方和反对派7月5日再次达成权力过渡协议,同意组建“主权委员会”,由五名军官和五名文职领导人以及另外一名平民组成,两个团体选出并同意,在39个月的过渡期内共同管理苏丹。前21个月,将由一名军队领导人领导该机构,然后一名文官领导人接管剩余的18个月,之后,苏丹将举行民主选举。双方7月17日正式签署了这份协议。

虽然协议受到了大部分人的欢迎,但在化解当下的不信任和未来秩序的构建上,分歧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对6月3日武装镇压行动的调查还萦绕着谜团,布尔汗坚称这和过渡军事委员会没有关联,是冒充的非法极端分子做出的举动,而反对派中有人认为曾是快速支持部队领导的达加洛应该为此负责。对于军方头21个月的掌权,也有人表示质疑,担忧会再次破坏协议并拒绝归还权力。

而就未来宪法的起草,反对派内部甚至都难以取得一致。伊斯兰教法的支持者、社会主义者、中产阶级和普通劳动者以及已有一定基础的政党都有各自的想法,任何一方的不满都有可能引起新的冲突。世俗还是宗教,社会主义还是自由主义,在它们之间做出决定不比军政府和民主政府之间的斗争更加容易。可以预料,苏丹的国家转型将无比困难,充满各种挑战。

回归到苏丹抗议的最初动机,人们抗议经济下滑,民不聊生,这些困难并没有减轻,苏丹还在美国“支恐国家”的清单里正遭受着严厉的制裁,而美国并不打算在它恢复民主前取消制裁。过渡政府是否能解决这些困难,将是一个沉重的疑问,苏丹人期待的春天仍旧难以触及。

请留意第48期《多维CN》、第45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陆央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