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风暴中的英女王

+

A

-
2019-08-12 22:20:56

英国脱欧10月31日大限将至,在约翰逊硬脱欧派政府与国会亲欧多数誓将决一死战之际,在位67年、见证“日不落帝国”崩解的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于93岁高龄,才遇上她一生人最大的政治考验。

《星期日泰晤士报》8月11日引述王室消息人士,指英女王私下表示对“政治阶级及其管治无能”感到“失望”。

在首相府迎接约翰逊的全英最高级公务员塞德威尔(右),他自己也因脱欧争议而卷入政治旋涡之中。(路透社)

虽然白金汉宫对此未有回应,不过《每日电讯报》8月9日就曾引述知情人士,指内阁秘书(即英国最高级的公务员)塞德威尔(Mark Sedwill)曾与英女王的私人秘书扬格(Edward Young)通话,讨论如何让女王陛下可以避免卷入英国脱欧的政治风暴之中。

白金汉宫对此报导亦是三缄其口,不过有王室消息就为此表示王室与唐宁街官员有沟通“并没有什么不寻常”,似乎有确认报导真确之意。

出动女王:由笑话变成现实?

2019年初,疑欧派谈到出动她老人家,以皇室特权中止国会会期,让英国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及英国的《欧盟(退出)法》在原来的脱欧限期(即2019年3月29日)自动脱欧。当时英国上下,以至于全世界,也以为这是个笑话。当时的英女王听见,也许只能摇头暗笑,心里对自己子民的幽默感还感到些许骄傲。

人们曾认为硬推无协议脱欧只是爱开玩笑的约翰逊的政治把戏,如今这场戏却愈演愈真。(路透社)

岂料,在脱欧被押后、前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宣布下台后,诸如现任外相拉布(Dominic Raab)等觊觎相位的保守党疑欧派政客,却开始认真地“不排除出动女王中止国会”的可能。当时的首相大热人选约翰逊(Boris Johnson)更对出动女王的提议表示“这看起来甚有道理”。

此时,国会的亲欧派却为阻“中止国会导致无协议脱欧”而扭尽六壬为女王解围。7月中,国会上下议院通力合作,借与脱欧无关的《北爱尔兰行政机关组成法案》审议之机,将国会讨论北爱尔兰行政问题的权利加进法案之中,并且定明即使国会会期结束,也要复会讨论。

一时之间,约翰逊出动女王的危机即获解除。

不祭出女王 已无阻止脱欧之法

当约翰逊力推如期无协议脱欧、亲欧派绞尽脑汁阻止前者之际,英国政界突然惊觉脱欧时间紧迫,如果要如期脱欧,就必定只有无协议脱欧一途;而且,虽然国会已有多数议员表示反对无协议脱欧,于法于宪却无法真正阻止约翰逊政府硬推如期脱欧。于是,英女王又再被摆上台面,不过这次图犯大不韪者却是一众亲欧派议员。

示威者可以吹气公仔嘲笑约翰逊,然而却不能改变脱欧前途已尽握在其手的事实。(路透社)

英国智库“政府研究所”(Institute for Government)8月11日公布一份有关英国国会在脱欧中角色的研究报告,为目前形势作了详尽分析。其中有六大结论:

1. 即使欧盟对约翰逊让步,谈得新脱欧协议,英国国会也没有足够时间通过相关的国内立法。因此,英国能在有协议的情况下如期脱欧,可能性极低。

2. 国会可以动议投票反对无协议脱欧,不过由此动议不改法律,约翰逊政府可以对之置之不理。

3. 由于约翰逊政府操控议程,国会议员即使想要正式立法阻止无协议脱欧(例如直接向欧盟收回脱欧决定),前者也可以在脱欧限期前阻止相关企图。

4. 即使国会对约翰逊政府通过不信任投票,如果各党无法组成大联盟政府,英国并无法律阻止约翰逊拒绝辞职。

5. 即使约翰逊政府愿意辞职,由于大选将有五个星期的竞选期,要在10月31日前赶忙进行选举的可能性甚低。

6. 没有现届政府支持,二次公投绝不可能。

在此等形势之下,亲欧派为阻无协议脱欧似乎只有一招:透过不信任投票赶约翰逊下台,再另觅他人请求英女王邀请他组成过渡政府,以一方面向欧盟申请押后脱欧,另一方面主导提前大选的日程。

工党影子财相麦克唐奈一直是党魁科尔宾的战友。(路透社)

以君权踢走首相?

工党的影子财相麦克唐奈(John McDonnell)早前受访就指出,如果约翰逊在不信任票失败后拒绝辞职,他会马上“叫的士”将工党党魁科尔宾(Jeremy Corbyn)送到白金汉宫,向英女王宣布工党要“接管”英国,要求女王行使作为英国君主的权力,解除约翰逊相位,邀请科尔宾筹组政府。

然而,英国君主辞退在任首相的权力已有185年未有被运用过。对上一次案例,要追溯到1834年英王威廉四世(William IV)不顾国会反对辞退时任首相兰姆(William Lamb)之时。可见此举之严重。

宪政危机一:不信任票之后 谁领导政府?

另外,即使英女王决定要行使此权,此决定要何时作出,也是未知之数。在《2011年定期国会法》通过之前,在不信任投票落败的首相若非请辞,就必须解散国会。上一位因不信任票下台的首相,要追溯到1979年的卡拉汉(James Callaghan)。当时他决定解散国会,然而仍留任了超过一个月至大选后才正式下台。

由于工党坚持在不信任票后要由备受争议的科尔宾领导政府,原本可能极低的“大联盟政府”更是无望。(路透社)

在《定期国会法》通过之后,国会议员有权在不信任动议通过后的14天内重新获得国会多数信任而另组政府。问题是:这14天内的英国政府到底要由谁领导?是现届政府?还是“女王陛下最忠诚的反对党”工党?英女王能否在这14天内辞退现任首相,另寻他人组成过渡政府?这个“他人”又应该是谁?

由于《定期国会法》并无明文规定,而且2011年以后也未有不信任动议被通过的案例,因此英女王要如何作为也无先例可跟循。

如果英女王在这14天内不作为,约翰逊或者其他人又无法重新取得国会信任,另一个问题就出现了:在提前大选之前的这段时间内,英国政府到底要由谁主理?而上述无解的问题,也可在此重问一遍。

宪政危机二:大选在即 英女王要听从谁?

更重要的是,大选日期将由英女王听取首相的建议下决定。由于10月31日的脱欧大限逼近,脱欧派当然想将大选日期推至限期之后,造成米已成炊之局,而留欧派则想在限期前进行大选,希望一搏组成留欧派新政府,马上向欧盟申请押后脱欧,以破无协议脱欧之局。

英国脱欧或将导致白金汉宫重新成为政治中心。(路透社)

英女王到底要如何决定下次大选日期?约翰逊当然认为由于他理论上仍是唐宁街10号首相府的主人,女王当然要按其意见行事。不过,反对者却认为,即使约翰逊名义上仍是首相,然而由于他已失国会信任,再没有资格要求女王听从其意见。

在此等争议之中,英女王似乎只能主动做出她自己的政治决定,而她的任何决定也要在疑欧派与亲欧派之间选边站。这,就是女王的两难。

内阁秘书塞德威尔与女王私人秘书扬格对于女王陛下或被卷入政治风暴之中,似乎也无计可施。根据《每日电讯报》的报导,塞德威尔只计划在看到危机苗头之时,去信各政党领袖,警告他们不要将女王扯进他们的政治对抗之中。

正如数个月前大家也难以想像香港政治危局会发展到今日的形势一般,英国脱欧大限距今不足三月之遥,脱欧与留欧、疑欧与亲欧的两派对立,会否愈演愈烈,最后逼得英女王不得不破例出场主持局面,至今仍是未知之数。

不过,无论事件如何发展,除了英女王要面临王室宪政危机之外,英国的“政治阶级”也将威信无存。任何人站在英女王的位置,对这些人只言“失望”,只是非常英式的“轻描淡写”(Understatement)修辞手法而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叶德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