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克什米尔避免北京误会 解析莫迪第二任期的中印攻略

+

A

-

北京时间8月13日前后,印度外长苏杰生抵达北京。这次访问是早有计划的。苏杰生此行的公开目的在于参加“中印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第二次会议”,进而与包括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内的北京政要会面。

但对分析人士来说,印度近期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激烈行动还是让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此行有了不容忽视的特别意义。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库雷希(Shah Mahmood Qureshi)此前刚刚“紧急前往北京”。因此,苏杰生的北京之行就起到了另一层含义,即代表新德里的莫迪(Narendra Modi)当局在第一时间解释新德里在中印边境问题上的态度。而苏杰生在12日与中国外长王毅的专门对话,也基本上达到了这一目的。

新德里在区域安全问题上积极向北京澄清立场的场合是不多的。很多观察家仍能回忆起印巴在2019年2月空战后,库雷希随即在2月27日晚向北京打电话,时任印度外长且在访华期间的的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却并没有就此与王毅谈及具体细节。这种差异也显出了莫迪当局在两个任期间对华问题的态度差异。莫迪在第二个任期内或许会进一步明确权衡中、印、巴各方的具体实力,进而采取更为务实的手段。

进占印控克什米尔之后,莫迪及人民党集团在印度的威望正处于顶点。(视觉中国

1/4

2019年度的大选胜选之后,莫迪最大限度地扫除了一切反对自己的势力。进而终于可以在内政外交上有所作为。(视觉中国)

2/4

在2019年度的大阪G20峰会期间,莫迪(中)于中、俄首脑间强调了印度要加强国际合作的志向。而这一意图又与上海合作组织的目标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吻合。(路透社)

3/4

莫迪曾专门强调“印方愿同中方密切高层交往,加强战略沟通,在广泛领域推进双边关系,拓展两国合作新领域,妥善处理好两国间分歧”。(新华社)

4/4
上一张 下一张

印度的交代接踵而至

对瞩目于近期中印局势的观察人士们来说,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大获全胜的新德里还有最后一件事需要做,即如何在“西线无战事”的局部环境上给北京一个说的过去的交代。

毕竟,新德里版图中此前的“查漠-克什米尔邦”不仅仅包括印巴交火几十年,维持全世界海拔最高战线的原“克什米尔土邦”,它也包括中印西部边境存在争议领土的拉达克地区。当外界还在猜测新德里何时会知会北京时,印度外长苏杰生已经在8月12日前往北京了。这个速度就超出了外界的预料。

苏杰生的北京之行本另有目的。但面对中、印外长就克什米尔问题交换意见的发言,苏杰生北京之行的原目的就显得不那么突出了。在8月12日的对话中,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已经明确指出,印方的举措“挑战了中方的主权权益,有违双方关于维护两国边境地区和平安宁的协议”。

当王毅再次强调“印方的举措对中方不产生任何效力,更不会改变中方对相关领土行使主权的事实和进行有效管辖的现状”时,新德里就很有必要拿出北京希望看到的答复,以免其行动使中印关系大局受到不必要的干扰。

幸而,苏杰生的答复也算满足了北京的需求。他首先强调“印方修宪不产生新的主权声索”,进而就印巴问题确认新德里“不改变印巴停火线”,至于北京最希望了解的中印边境问题,他更确认了新德里“不改变印中边界实际控制线”方针。事已至此,北京就已经在第一时间听到了他希望得到的承诺。在中印首脑即将于10月会晤之际,中印关系的新隐患就暂时被解决了。

莫迪麾下的人民党群众虽然容易情绪激动。但他们对基层的把握,也让莫迪当局有了远超印度历任政府的控制能力。(美联社)

莫迪的真正想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随着印度将拉达克与克什米尔的穆斯林聚居区分割析置,莫迪当局尝试在边境问题上以不同姿态应对中、巴两国的态度就已明晰。中印边境暂时平稳的状态,让中印间也有了“妥善处理好两国间分歧”的行动余地。

但总的来说,由于中国在印、巴自1948年对峙至今的克什米尔地区存有部分争议领土,且印度划入直辖区的拉达克地区仍有450平方公里印占中国领土,面对着“中国一点都不能少”的国内舆论环境,北京就很有必要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维持姿态。

但印度能否领会到北京的这一苦衷呢?分析人士望向新德里就难免耸肩。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领土问题上,印度的坚决态度不亚于中国。可也有观察家发现,随着莫迪及其麾下人民党在2019年进入第二个任期,此前在中印、印巴、地区局势等问题上姿态较高的新德里一侧也逐渐转寰。

其实,王毅在2019年8月间已经是第二次和苏杰生会面了。当地时间8月1日,王毅在泰国曼谷会见了苏杰生,后者已强调“印方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持积极态度”。这一立场固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印度总理莫迪的“非正式会晤”即将在10月展开有关,但中印双方营造的亲睦环境还是让外界感到了一定程度的反差。

中、印之间的周边局势自2017年6月至8月间的洞朗对峙之后正在出现一个明显的转折趋势:在洞朗对峙之前,边境争端局势会影响两国之间的沟通和政治、经济局面;洞朗对峙之后,中印之间不时出现的边境摩擦已对两国间政经大局无碍。这就让新德里态度的转寰具备了基础。只不过印度2019年大选将近的环境,使莫迪当局不得不在印巴等问题上保持强横姿态,并借故助选。

很快,莫迪在2019年大选取胜,彻底击败反对力量后,他终于可以大张旗鼓地在北京面前坦明心迹,进而做点事情。到2019年6月,莫迪还在上合组织峰会期间专门强调“印方愿同中方密切高层交往,加强战略沟通,在广泛领域推进双边关系,拓展两国合作新领域,妥善处理好两国间分歧”。

在中印贸易额逐级扩大,在2019年有望达到1,000亿美元之巨时,中印关系也因此在经济等领域有了更多的参考项。当两国关系呈现某种根本性的变化时,北京的得分之处也显然不仅仅在洞朗前沿的跃进和突击,新德里方面提升眼界的行动是值得注意的。

事实上,印度可能已经以各种手段向北京展示自己在南亚问题上的志向。在中国四处巡访的印度驻华大使米斯理(Vikram Misri,也称“唐勇胜”)曾不止一次强调“印中在南亚地区不存在对抗”。这意味着印度即便因为巴基斯坦的客观原因未能加入“一带一路”,但新德里在发展经济等问题上的客观要求仍是真实的。而莫迪要在第二任期于中印问题上大做文章的态度也将决定他不会在南亚区域问题上刺激中国的注意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