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务部写出了中美通话的四点新变化

+

A

-

对于中美经贸磋商双方牵头人8月13日的通话,外界更多关注的是双方通话的结果,即美国决定延迟对部分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然而,中国商务部道出这通电话的四点新变化往往容易被人忽略。

中国商务部网站8月13日消息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unchin)通话。中方就美方拟于9月1日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问题进行了严正交涉。双方约定在未来两周内再次通话。商务部部长钟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等参加通话。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USTR)当天也发布声明,决定延迟对部分中国货品类别加征10%的关税,时间由原来9月1日,推迟至12月15日。此外,基于对健康、安全、国家安全及其他因素的考虑,有一些中国货品直接可获剔除于加税名单之外,将免去10%的额外关税。 此外,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在准备一份“额外关税豁免商品清单”。

7月31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中)与中国副总理刘鹤(右)交谈。(AFP)

区区两份中美官方通稿,所包含的信息量很大。特别是中国商务部明确写出了中美贸易代表通话的四点新变化。

变化一:通报早于以往。按照惯例,中美通话通常是次日北京时间早晨发布官方通稿。这也符合中共不急不缓,“稳一稳”和“沉一沉”的处事风格。偶尔会晚一些于次日下午公布,但从没有过通话当日及时通报的先例。

变化二:通话内容明确。以往中国官方通稿常用半句话对通话内容一带而过,例如:“就落实两国元首大阪会晤共识交换意见”、“双方按照两国元首通话的指示,就经贸问题交换意见”等。这样的表述概括性高且包含内容更宽泛。而这一次商务部简单明了仅用一句话完整地表述了这通电话的核心要义,即“中方就美方拟于9月1日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问题进行了严正交涉。”

变化三:释放善意的信号。有分析称上海谈判才是中美贸易谈判的新起点,此话不无道理。中美贸易战打了一年多,正是在上海谈判后中美两国的打法和节奏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

上海谈判前的那次通话就用“下一步磋商交换意见”的表述为日后再谈留下余地。这一次更是明确表达“双方约定在未来两周内再次通话”。两周后是特朗普8月1日拟征3,000亿美元10%关税的窗口期。在这个关键时间节点再通话的潜在含义是中美始终保持着良好的沟通,进而说明中美贸易“战”的硝烟慢慢散去,更多是理性地商讨事务性内容。

变化四:私聊变群聊。早在大阪G20中美元首会晤后,中美贸易代表通话就有从“私聊”变成“群聊”的种种迹象。当时就有媒体认为,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的加入或令中美贸易谈判由“2+1”模式变为“2+2”模式。事后,中国官方多次明确表示,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的中方牵头人还是刘鹤副总理,并无第二人选。

上海谈判后,中国官方列出了一串谈判团队人员名单“商务部部长钟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中共中央财办副主任、财政部副部长廖岷,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中共中央农办副主任、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这是以往是从未有过的阵容。

再看最新这次通话的人员不仅只多了钟山一人,在官方通稿中加上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等参加通话”。中美贸易代表通话实打实地从双方牵头人的“私聊”演变成核心谈判团队的“群聊”。

观察人士认为,这也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美贸易谈判已经翻过了第一个山头,从中美两国 “赌气”和“怄气”的贸易“战”阶段推进到“谈不拢也还要谈”的“斗争”阶段。这是一个好兆头,所以说上海谈判才是中美贸易谈判的新起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艾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