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轻轨在河内受阻一年 北京困境揭开越南投资陷阱

+

A

-

到2019年8月中旬,由中国承建的河内城市轻轨2A线(又称吉灵-河东线)仍未能正常营业。这种悬而未决的状态所有参与其间的政府官员、工人和企业负责人员都心力交瘁。考虑到该项目在2018年8月1日完成“列车与接触轨之间运作测试”(即“热滑测试”)后即具备运行条件。该轻轨线路受阻一年至今的现状就让外界百思不得其解:河内方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事实上,越南各界人士已经不止一次追问过这个问题。在2019年更是如此:轻轨的工程进度的确只剩“1%”,可正是这最后一点竟能将其彻底堵死。在公众与舆论的压力越来越大时,越南交通运输部终于在8月11日拿出了河内轻轨2A线至今未能运营的“12条原因”,这些原因大多指向承担了绝大多数建设工作的中国总承包商。

与此同时,越南交通部还专门指出了河内市政府的工作不力,还特别向越南总理阮春福、越共中央办公厅、越南外交部以及中国大使呈报工作情况,期待借越共最高领导层及中越外交管道特事特办。至此,越南政府机构也终于将该国中央与地方的尖锐矛盾公诸于众。这点不仅是中国轻轨项目受阻的重要原因,它可能也是越南革新开放三十多年,大力寻求招商引资却收效甚微的关键。

河内轻轨2A线受阻一年至今的现状也是越南营商环境的写照。(新华社)

1/3

河内轻轨2A线沿线学校、企业密布,它连接了河内市区和城外开发区。甚至还引发沿线地价疯涨。(新华社)

2/3

越南在贸易战风潮中大举吸收外资,社会环境也呈现明显改善,但入驻越南的大企业仍不多。(视觉中国

3/3
上一张 下一张

从中国轻轨看到越南内部矛盾

从2019年4月以来,河内各界人士面对已经完成项目建设,还经历过多次试运行的轻轨2A线一直感情复杂。

一方面,中方在技术设计、供应物资、建设安装、人员培训和工艺转交等细节上对越方关照有加。此举也基本满足了河内方面对于“技术转让”的需求。越方专家已经尝试要在轻轨2A线的驾驶、调度、机械修理的近800名员工基础上建立越南自己的动车乃至高铁人员储备。这一现状无疑让越方对此赞许有加。

但另一方面,整个项目至今仍未能正常运营的现状也令人不满。除合同遗留问题、扶梯、雨棚等细节之外,越南法律法规问题的交接困难也使整个项目从2019年4月至今被卡在“1%”动弹不得。加之越方的“验收移交”等工作也存在进度问题。这使得很多河内民众望见2A线的轻轨站台与轨道总会显得有些不耐烦。

面对民间的不满,身为投资方的越南交通运输部便屡遭盘诘。到2019年8月11日,越方终于投书媒体,拿出了“12条原因”,这其中与中国相关的就占了9条。分别是中方“原始设计粗糙”、“越方需等待中国贷款方批准合同”、“提供贷款的中国进出口银行未在越南设办事处”、“中越在项目贷款问题上存在争议”等初期因素,直指中方总承包商“缺少项目经验”、“项目管理能力不足”和“合同不明朗”,甚至连中国“海洋石油981”在2014年的活动也成了制约该项目运作的关键要素。

越方的这一辩解让不少媒体找到突破口,转而以《轻轨推迟错大多在中方》等题目吸引读者。不少越南民众对此报以嘲笑,认为当局不应该把问题都推到中方身上去,要找找自己的责任。

而就这点来说,越南交通部也以前所未有的态度把掣肘的另一个合作方,即河内市政府推了出来。越方明确指出,河内市清理市中心建设工地的进程“非常缓慢和复杂”,而这一问题正是河内市当局负责的。考虑到该项目正是因为河内市当局的配合不力才导致前期征地竟拖延了三年时间,至此,此前一直被越方有意隐瞒的中央与地方矛盾终于在河内轻轨问题上冒出了苗头,并得以被外界所探知。

面对充满机遇的越南市场,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各国商家却也在光怪陆离的越南法令中看到了陷阱。(视觉中国)

越南为什么无法吸引大企业

越南中央与地方政策的不确定性从2017年开始就已逐渐成为包括中国在内各国企业前往越南兴业的阻碍。前往越南的投资者既要依据越南中央规定的《外国投资法》和具体的实施细则,又要考虑各地不同的规避政策。一旦中央对地方进行约束,政府违约的风险就大大增加,损失最大的仍是投资企业。

资料显示,中国并不是唯一一个在越南碰壁的国家。河内方面自“革新开放”以来,一直在努力招揽“世界五百强”企业前往越南办厂。河内方面前不久制定的《2030年第四次工业革命国家战略草案》也希望吸引世界先进企业入驻该国,为其带来先进技术。但到2019年时,越方的理想和现实就存在了较大的差距。

越南近期相关法律规定与政策的频繁修订和调整可能已经成为外国投资商对其敬而远之的关键。越南美国商会认为,每次越南新规定出台,外国投资商就要被迫要停止已获签发许可证的经营活动。越南的税务体制监管也让不少外资企业感觉“监督过度”,但遗憾的是,这一制度的修订与变化却不像外界期待的那样及时。

此外,越南地方当局在区域规划上的欠考虑也让不少外企望而却步。越南韩国商会等机构还在接受越南媒体采访时专门谈及了韩企爱斯得(Estec)电子公司的遭遇:该公司原计划在越南北部的富寿省工业园区建厂,但富寿省突然在2019年6月修改区域规划,废止了从2015年以来划定好的加工出口企业园区,爱斯得公司不得不放弃建厂计划。这种缺乏持续性的政策安排也让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企业对投资越南心怀不安。

事实上,中国企业可能也已经成为越南在外资等领域为数不多的选择,欧美、日韩等国企业面对该国相对恶劣的营商环境,基本只将低附加值的加工企业安置在此。很多中国基建、电子等企业甚至还是在越南国家级领导人亲自前往招商后才勉强前往的。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已于6月下旬称“越南在贸易上比中国更恶劣”,威胁对越南展开贸易战前,留给河内的时间可能也不多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