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倒数中的英国:全球政治压抑经济的缩影

+

A

-
2019-08-18 22:06:36

离10月31日脱欧大限只余两个多月,夏季以来跌势不断的英镑8月15日却突然反弹,升穿1英镑兑1.21美元关口。其中主因,似乎是工党党魁科尔宾在此前一天发信各党,提出其“阻脱欧、救英国”的大计,让市场在漆黑的脱欧隧道中看到一线光。

科尔宾(Jeremy Corbyn)的计划非常简单。当英国下议院在9月3日复会后,他会尽早提出不信任动议。由于保守党政府只得一席多数,而保守党有至少20位议员或愿意为阻“无协议脱欧”而“舍生取义”,打倒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府的不信任动议并非无望通过。

然而,这只是第一步。在不信任动议通过之后,要合法踢走约翰逊政府,只得一招:就是要有另一位议员能在14天内通过国会信任投票,而另组政府。

作为“女王陛下最忠诚的反对党”领袖的科尔宾,当然以为“舍我其谁”,于是建议各党支持他组成“工党临时政府”,先向欧盟申请押后脱欧,再提前举行大选。

相较于各种“请英女王出山”或“抢夺国会议程”的操作,科尔宾这个提议似乎是唯一明显不会造成宪政争议、又能阻止“无协议脱欧”的办法,因此市场即时反应极为正面。

约翰逊到一所监狱视察。近年积极减肥的他,似乎在英国脱欧前也未能功成。(路透社)

工党的私心:大联盟政府成虚想

可惜,明眼人一看便知科尔宾此举实是“私心作祟”的政治把戏,因此,英国政坛各界的回应都甚为负面。

首先,由一位“毫无领袖志向”的国会议员组成暂时性的“大联盟政府”,实在比让科尔宾进入唐宁街10号首相府,稳妥得多。科尔宾本人由于过度倾向左翼政策,连党内也有诸如以副党魁沃特森(Tom Watson)为代表的势力反对,而前者自20世纪70年代已是疑欧派,更难取信专心一志争取留欧的议员。

虽然上一次英国能组成“大联盟政府”已要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可是脱欧实属二战以来英国要面对的最大危机,只要工党首肯,推举诸如属于保守党的“下议院之父”(Father of the House)(即下议院服务时间最长的议员)克拉克(Ken Clarke)等元老组成“大联盟政府”,必能服众。

不过,科尔宾本人却非只以国家大局出发。第一,即使他阻止“无协议脱欧”的尝试失败,如果英国脱欧后陷入政府内部文件预估的“燃料、食物、药物短缺”的情况,那也只是保守党政府的错,而工党的“尝试失败”到时候在政治上更能得分。

科尔宾只求执政大搞左翼政策,脱欧议题似非其心中首务。(路透社)

第二,如果他真能争得各党议员支持,组成大联盟政府,挽英国于堕崖之缘,在人民的观感上,功劳尽归科尔宾,除了能大大为工党在提前大选中助威之外,更能一举攻破自由民主党本年以来的英国留欧派唯一代表形象,将可从后者手上夺回不少留欧选票。

如此计算之下,科尔宾的提议,可算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方案,当然也就不必支持“大联盟政府”了。

英国其他党派,心里明白科尔宾的谋算,如果一心只求阻止“无协议脱欧”,也应该放下政治得失与个人恩怨的考量,去支持他的工党临时政府。

一些根本没有执政志向的政党,诸如苏格兰民族党(SNP)、威尔斯党(Plaid Cymru)与绿党等,都支持科尔宾的建议。然而,最为反对的,则毫不意外是最近重新振作的自由民主党。后者的新党魁斯温森(Jo Swinson),更说科尔宾阻止脱欧的意志不可信,并指他的建议是“鬼扯”(nonsense)。

一心复兴自由民主党,甚至使其追过工党成为第二大党的斯温森。(路透社)

虽然斯温森及后软化立场,表示愿意与科尔宾商谈合作,与多位亲欧派“料将叛党”的保守党议员表态一样,不过这样的“开放态度”其实也是希望向科尔宾换取一些政治妥协的尝试,最终成败难料。

脱与不脱的不确定 乃英国经济的最大压力

“难料”二字,却是脱欧对英国经济的最大打击。

英国经济本年第二季收缩0.2%,为7年以来首次。有评论认为,这其实反映出英国厂商本年首季纷纷赶在原脱欧日(3月29日)前增加库存,又准备好在第二季先减少生产,因此英国经济在第二季的收缩,只是第一季增长过多的余波而已。从这个角度来看,英国经济在第三季似乎又将会回复增长,因为厂商又要赶在10月31日的脱欧大限前增加库存。

在英国多佛港(Port of Dover),从来自法国的渡轮下来后,大货车载货驶往目的地。(路透社)

根据《泰晤士报》获得的英国政府内部报告,对“及时制度”(just-in-time)供应链极其关键的横跨英伦海峡陆路货运货车,有85%或未有准备好应付脱欧后的关税检查。由此可见,这些厂商增加库存的操作,实有必要。

然而,增加库存的成本,完全是对脱欧“前景难料”所造成的无谓捐失。而这种无谓捐失,加上未来的不确定性,更使企业逐渐对进一步投资却步:英国第二季的企业投资按季下跌0.5%,而建造业投资亦下跌1.3%。

其实,英国经济的基本面依然正面。例如第二季的每周工资比去年同期增长达3.9%,新增职位达11.5万个,而失业率也维持在3.9%的极低水平。可是,受到脱欧不确定性拖累,经济前景实难乐观。

政治挂帅 经济难行

脱欧倒数中的英国,可算是全球政治压抑经济的缩影。在美国,有震荡全球经济的中美贸易战与朝令夕改的移民政策;在意大利,有内部争执不断的民粹联盟政府;在日本,有对韩国因历史原因翻起而采取的限制关键原料出口政策;在阿根廷,有经济政策不明的庇隆主义(Peronism)政客重新上台的威胁等等。

如此种种,在全球货币宽松的环境下,使得投资者有钱不敢投,都投往极度安全的资产。这导致德国国债处于负息率;黄金、日元、瑞士法郎等避险货币汇价上升;美国国债出现息率倒挂等等现象。

根据由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等经济学者创办的“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数”,自指数在1997年开始进行统计以来,全球的不确定性自去年底以来两次创下史上新高。可见今天政治的不稳如何压抑经济。

如果各国政客只为意识形态之争、大国争霸、政权竞夺、面子问题,甚至个人恩怨等在政治上司空见惯的戏码,而拒绝走一条较为务实的道路的话,这个“前景难料”与不确定性对于全球各国经济的压力只会不断加重。如果最终引来全球性的经济衰退,其对政治阶层的冲击也许会比2008年金融海啸后更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叶德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