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夷文之乱:选举解决不了的马来西亚族群冲突

+

A

-

作为大中华地区外唯一保留全国性华文教育的国家,马来西亚华人一直以华教为傲。毕竟即使是华人人口超过八成的新加坡,都在李光耀指导下废除华教体系。其中,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及马来西亚华校教师联合总会(教总)作为华教核心,过去数十年无论政治风潮如何,都备受华社尊重。然而数日前,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bin Mohamad)却指控董总为“种族主义团体”,更放话“是否废除董总应由警方调查决定”,马来人同华人社群关系更陷入高度紧张。

争议的起源看似微不足道。7月25日,大马华文报章《星洲日报》披露,自2020年开始大马国民型中学国文科(即马来文)中,增设“爪夷文单元”。爪夷文即以阿拉伯字符书写的马来语,在20世纪初马来语全面拉丁化前,一直是马来文主要书写形式。教育部隔日表示:爪夷书法艺术(seni khat)只占小四国文课本中的6页,且没有被纳入考试范围。

谁是马来西亚的主人

即使如此,“爪夷文入华校”仍触及华社敏感神经,包括董总、教总在内华人团体均出声反对。有反对者表示:目前华小学生已需要学习马来语、英语和华文三种语言,额外学习“现实生活中用不到”的爪夷文将增加学生负担,有百害而无一利。

另由于爪夷文当下多用于宗教或马来文化场合,相当部分华人认为政府试图藉教授马来文,将伊斯兰教传入华校内。而反对党中华人党派亦借机放大“爪夷文威胁”,人联党宣教陈国盛便放话称:“现在要求鉴赏书法,五年级时便要求背诵格言和谚语,六年级时就要求列入考试范围”,以论述争取对执政党失望的华人选民。

马来人团体见华人如此反应,亦大感愤怒。对他们而言,马来文化不仅是本族群文化,更应是国家文化的一部分。前执政党巫统副主席沙比利警告董总“不要忘记这是马来人的国家”,更威胁称:“马来人的火烧起,肯定能烧去(华人)沙文主义者的每一寸皮肤”。马哈蒂尔也批评董总为“种族主义者”,令去年大选中几乎一边倒投票给希望联盟的华人大为失望。

大选解决不了的种族问题

事实上,如今困扰马来西亚的,依然是那个延续六十年的老问题:马来人究竟该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还是和其他种族一道,只是国家平等的一部分。今次包括董总在内华人群体曾质疑:如要学习马来书法,为何不一并学习汉语和泰米尔书法。但在马来人看来,容许华人保有独一无二的华教体系已是恩赐,“他们还想要什么”。

去年5月的大选中,马来西亚改朝换代,统治国家一甲子的巫统被赶下台。相当部分华人选民相信大部分成员为华人的民主行动党既然已是议会第二大党,自然可改变积弊已久的种族体制,更敢于发声。与之相对,当国会执政阵营中三分之一为华人时,马来群体忧心华人有足够实力推翻“马来人优先”的社会契约,立场渐转保守。加之过往中庸的巫统为壮大“反对派力量”同较保守的伊斯兰党合流,令保守派阵营更为强大。在此背景下,爪夷文风波扩大并不意外。

巫统新领袖阿莫扎希上台后采保守化路线,同伊斯兰党结盟。(路透社)

面对如今僵局,不少华人将愤怒投射到民主行动党上,认为它同过去的马华公会一样,“当家不当权”。事实上,马来西亚政府去年换届后,已在多个华人关心的问题上“跳票”:如承认华文独立中学统考,赋予华人新村永久地契等。华人本就对行动党累计怨气,加之华社对伊斯兰教的恐惧及对爪夷文的不理解,终令华社对行动党不满爆发,行动党籍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被讥为“爪夷文教育之母”;过去被视为政治明星的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也因为政府辩护遭到保守批判。

更多华人则失去对马哈蒂尔的念想,认为其不再可能实践希望联盟竞选时的承诺。然而,马哈蒂尔一直不讳言“用马来文化同化华人主张”,更曾在20世纪90年代末发动“茅草行动”大肆逮捕华教及华社领袖。这些事实在去年“华人团结促变天”的大潮中被忽略;如今追悔莫及,也有些黑色幽默。

马哈蒂尔曾发动“茅草行动”,逮捕大批华社领袖。(马来西亚林连玉基金)

当“新旧政府都一样”的看法在华社中蔓延,数十年来借助“政府变天”改变族群待遇的希望消失,华社不可避免陷入彷徨。究竟该接受马来人定下的社会契约,在现有框架下争取“小的改良”,或是转向更为激进的抗争手法,大马华人已走到新的十字路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卓朋序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