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变金融战不是末日 中美或已酝酿“规则战”

+

A

-

中美上海谈判不但没有让贸易战降温(尽管国际舆论对此并不抱太大期望),反而很快让中美之间的博弈向着金融战、货币战的趋势发展,引发多国观察者对于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很快宣布推迟对中国3,000亿美元出口商品加征关税,对华为的禁售令也再次推迟90天,但特朗普近日又在公开场合表示“不想与华为做生意”,并且在一次公开讲话中明确将香港乱局与中美贸易谈判相挂钩。中美谈判的前景变得更加复杂与不确定。

多维新闻记者为此专程采访了多国专家学者,就贸易战、中美战略博弈前景等相关话题与他们展开对话。本篇为系列采访第四篇,访谈对象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魏南枝。

【贸易战系列访谈】阅读

国际舆论场对于特朗普可能与中国进行的金融战普遍感到担忧。(AP)

多维:不少国际舆论都在担心中美贸易战会迈出走向货币战的“凶险的一步”(当然也有不少观察者认为金融战已经开始了),但也有评论者认为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毫无意义,这么做就好比放出一条牙快掉光了的狗。“战火”烧向金融领域对中美分别会有怎样的影响?

魏南枝:从特朗普与这届美联储之间的较量就能看出来,其实美国的实体经济对于金融的支撑力是有限的,也就是过去所谓最近十几年的美国经济复苏期,究竟实体经济复苏了多少?美国企业的债务情况现在如何?

如果把美国经济比作一头狼,这头狼的牙似乎被拔掉了一些,到底是谁拔的?绝对不是中国拔掉的,美国的产业空心化等问题是上个世纪60年代逐步开始的,是美国的资本力量为了谋取高额利润将生产链条先是向欧洲、后来向拉美、东南亚以及中国等外移的结果。

反观中国,金融战其实已经开始了,对中国其实是个好事——我是个乐观主义者。为什么?第一,中国金融整个制度的设计和金融人才等相关配套,过去几十年基本是学习美国的,这个不能否认。至于说美国在金融领域成也好,败也好,对中国来说是很好的一课,在与美国较量的过程中,也能加强中国政府对金融体系的掌控力,让中国金融体系真正寻找属于自己的另外一条可能的路、或者说让原有的“路”更完善,这是中国弥补自身缺陷的一个很好的历练过程。当然中国肯定会有损失,这是不可避免的,毕竟美国曾经是老师、中国曾经是学生,但并不意味着学生永远不可能超过老师,“学生一定要走老师设计的这条路”似乎也没有必然性。

第二,美国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到目前为止,以我很浅薄的金融知识和我了解的动态来看,好像没有对中国造成根本性的影响。这个世界已经不是美国说什么就算什么的世界,不是20世纪90年代的时期,中国的经济体量和中国对于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力也不是大家所习惯性设想的那么低、那么弱。每个国家金融的背后都是实体经济,缺乏实质意义上的实体经济支撑的金融都是泡沫。

对于世界上其他利益攸关方来说,比如日本、欧洲,甚至包括很多发展中国家,它们都需要中国,中国的制造能力以及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大市场之一,两者背后都需要金融,金融也需要这两者,所以说中国不能忽视自己的能力。

多维:有观察人士分析,美国后续可能对中国动用的金融“武器”,可能包括强制人民币升值,就像当年美国与日本签订“广场协定”那样;可能包括将中国的个人、机构与公司排除在国际结算体系之外,就像美国对伊朗、俄罗斯等国做的那样。

魏南枝:除非出现很难预测的情况,中国不可能像当年的日本一样。日本最大的特殊性在于没有独立的国防,它的国防受美国所控,所以从军事角度来看日本的主权国家能力是受到限制的。

多维:对,日本政府正在努力追求“正常化”。

魏南枝:对,这是中日的根本性的差异之一,决定了两国的国家能力、国家意志都是不一样的。

至于美国可能会用出来的金融封锁,这个不用着急,你想想,欧洲在干嘛?俄罗斯在干嘛?都在试图建立自己的(金融结算)系统。有时候要多想想朴素的道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不要仅仅把矛盾、焦点凝聚在中美之间,放眼一下世界,各种货币的双边结算其实已经在慢慢发展。再强大的金融霸权,也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多维:你的意思是中美在金融上的博弈反而有可能会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魏南枝:有这个可能性。就像我刚才讲的,中国既是制造业大国,也是个巨大市场,别的国家既需要中国的产品也需要中国的市场,而不仅仅是中国的发展依赖其他国家。

当中国与美国的学者还在探讨金融战的可能性时,欧洲学者与媒体已经大声发出警告,称金融战可能导致全球经济衰退。(Getty)

多维:有意思的是,现在看上去最着急的不是中美,反而是欧洲,很多欧洲媒体都认为中美在金融领域的对抗会让引发整个世界的经济衰退,甚至导致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那样的结果。这种可能性存在吗?

魏南枝:这种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因为欧洲人着急有他们的道理。前面讲了欧洲并未真正摆脱债务危机、欧洲国家跟美国的经济结构类似,特别是德国,德国经济主要依赖出口,而整个欧洲市场已经不足以给德国经济足够的增长带动力,还需要向外拓展。这个较量的背后就不仅仅是中美之间了,如果各个国家都是越来越呈现保护状态、呈现内向型发展趋势的话,全球性的再度经济衰退并非完全没有可能,这对于欧洲真正走出衰退来说是很要命的。

多维:在与中国打贸易战的同时,特朗普给世界贸易组织(WTO)下了60天的通牒,要求其改变“发展中国家”地位的认定方法,拒绝自我认定,并要求只要占全球贸易超过0.5%的国家都不应该被视为发展中国家。你怎么看待特朗普的做法?

魏南枝:特朗普在担任美国总统之前是个商人,商人是不会真正对抗贸易的,特朗普要的是重新建立符合美国利益的世界贸易规则,他认为过去这些年的贸易规则对美国利益不够友好。

他要改变WTO规则的背后,有可能是想联合欧洲和日本等来对中国进行“规则战”。美国在与中国打贸易战的同时,也在与欧洲打贸易战,如果只是单纯与欧洲较量,会让欧洲觉得“疼”,但是如果美国对欧洲盟友说“哥们儿,咱们一起改了规则,再把共同的对手摁死”,我觉得这些“哥们儿”还是挺愿意的。改变WTO规则也是美国试图建立“统一战线”的一个方法。

多维:但是美国想要的“统一战线”里是不是存在这样一个问题:拿发展中国家认定规则说事,给人感觉只是一个幌子,特朗普背后真正的“箭靶”还是多边主义,即要不要继续用WTO这种传统的多边主义的方式来解决“公平”等问题,还是用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人主张的单边主义取而代之。而欧洲一直是倡导多边主义的,这会不会成为美欧之间的问题?

魏南枝:对,你说到问题的要害了,为什么美欧之间(在WTO规则改革上)达不成一致?如果能形成联盟,还犯得着拖到今天吗?(改WTO规则)这个事情是特朗普上台之后一直在努力的,不是今天才开始努力的,根本原因就是此前我说的,德国需要出口,美国也需要出口,而它们能出口的东西是比较接近的,甚至有些东西德国能造出来,美国还造不出来,这一点要实事求是。

相反,德国有根据自身战略利益选择从不同国家进口不同商品的自由,例如德国从地缘政治利益出发,需要从俄罗斯进口油气。当然美国现在也是重要的石油出口国之一了,但并不意味着德国必须从美国进口石油。

欧洲是多边主义的忠实践行者,主张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自由贸易体制,是符合欧洲自身利益的。所以背后都是各打各的算盘,美国的“规则战”愿景虽然“美好”,但实现起来并非坦途。

多维:其实不管是中美的贸易战、金融战、货币战,还是特朗普对WTO的“最后通牒”,这里面除了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也有全球格局的重要转变,多边组织如何改革,责任和义务要怎样分配,美国提出的“不公平”等问题如何解答等等。中国官方有一个说法“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你认为今天世界存在一个“大变局”吗?

魏南枝:当然存在,这很简单,为什么叫“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20世纪,大家自然而然会认为世界的中心就是美国和欧洲,特别是美国。西方中心主义在那个时候虽然也会被批判,但实质上它是一种潜在的“政治正确”。

但现在是2019年,马上要进入21世纪的20年代,西方中心主义还是理所当然的吗?真的不会受到各种问题的干扰吗?无论是从GDP来看,还是从人心向背来看——当然我不是说中国要成为世界中心,而是世界似乎正处于去中心化进程中,也就是说让西方重新变为西方、让世界重新回归本该有的样态多元性、世界文明的多元性,不同文明之间的平等性越来越受到重视。我并不是说不同文明体之间已经平等了,而是这种可能性在上升。

这就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后的实质:曾经牢不可破的西方中心主义的地位正在受到挑战。我不认为这个挑战完全来自于发展中国家,而是同时来自于西方国家自己。

多维:所以你认为“大变局”最重要的表现就是西方中心主义的式微。

魏南枝:对,西方中心主义在式微,并不是已经实现了去中心化,所以只能叫式微。

【贸易战系列访谈】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