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布尔火药频燃 照亮阿富汗居列强厨房的悲惨宿命(上)

+

A

-
2019-08-21 05:08:07

总人口3,700万的中亚国家阿富汗,首都喀布尔(Kabul)近期发生多起爆炸案、死伤惨重。而直到当地时间8月17日的婚礼爆炸案才终于勾起全球注目,正在全力耕耘阿富汗的伊斯兰国(IS)坦承犯案,但塔利班(Taliban)势力也与前面几次爆炸案脱离不了干系。阿富汗境内正在举行谈判的各方,显然并未取得放弃暴力手段的共识,伤害无辜者仍是普遍运用的工具。

1878年英国人John Tenniel绘制的一幅漫画,清楚表达了19世纪英俄大赛局(Great Game)下阿富汗的处境。漫画表现出英俄自比为朋友,却处处进逼阿富汗君主谢尔·阿里汗(Sher Ali Khan)。(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当前世界霸权美国与主要大国纷纷放弃提供全球和平的公共财,转而在乎本国利益,世界各地纷扰不休的局势再起,尤其是中东与中亚。举凡使用沙林毒气的叙利亚政府军正肆无忌惮攻击反对派最后据点伊德利布省(Idlib),撤军后的美国拿不出具体作为;克什米尔的恶劣情势与人权损害,至今仍停留在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口水战,未见改善的曙光;伊朗核子协议被美国撕毁并实施禁运后,美伊双方都击落了对方的无人机,短期内和解无望。阿富汗频发的爆炸案,在局势不稳下的众多事件中,与它们分享着有限的话题额度。

国际大棋盘下的悲惨角色

摊开阿富汗近代史,直到1747年才由第一大族普什图族(Pashtuns)建立属于首个阿富汗的王朝:杜兰尼王朝(珍珠王朝),然而杜兰尼王朝的统治始终受制于部落势力的倾轧,直到1836年才终于被巴拉克宰王朝取代。但是19世纪也恰恰是英俄中亚大赛局(The Great Game)如火如荼的年代,阿富汗处于大国棋盘的中央地带,免不了遭受多次入侵的命运。

美国著名地缘政治学者卡普兰(Robert Kaplan)在《地理的复仇》一书中,强调地缘区位是21世纪世界政治的重要因素,这个观察用在阿富汗,绝不会有丝毫的不适。阿富汗的位居南亚、西亚、中国与俄国的通衢,近代以来屡屡是强国争夺的要地,不论是印度蒙兀儿帝国与波斯萨法维王朝的争胜、英俄帝国“大赛局”还是美苏冷战,阿富汗都夹在中间,两强相争是主导该国走向的最重要外部因素。

阿富汗近代史上,有过三次与英国的战争,最后在1919年双方正式签订《拉瓦尔品第条约》(Treaty of Rawalpindi),阿富汗获得完全独立的外交权,与英属印度、今日的巴基斯坦之领土界线“杜兰线”也被确认(这条线也让普什图族被切割);跟俄国的部分,主要是在冷战后受苏联影响较深,1955年美国拒绝提供阿富汗援助,国王查希尔转而求助苏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访问喀布尔,日后进一步发生阿富汗1978年的“四月革命”以及1979年苏联入侵。

1979年苏联挥军入侵阿富汗10年,摧毁许多村庄,也让阿富汗陷入政治和经济都难以复原的困境。(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内乱与外患不断交织、互为因果

内部因素也是造成阿富汗乱局的重要因子。阿富汗政治文化以部族势力为圭臬,往往这个部族的人当了国王、会被另一个部族起而推翻,如此往返不断,国王与首相间也常常失和。最近的例子是巴拉克宰王朝末代君主查希尔(Mohammed Zahir Shah),其父王纳第尔(Mohammed Nadir Shah)发动政变推翻在叛乱中逃离阿富汗的阿曼诺拉汗(Amanullah Khan),才得以王室旁支的身分登上王位。但新旧王室斗争使纳第尔在1933年被枪杀,查希尔继位。

查希尔继位适逢战间期且奉行中立政策,前面还算平稳,但二战后阿富汗开展经济建设与政治改革,却面临国内高度政治对立,过于激烈的议会民主改革以失败告终;经济上由于自然灾害,导致农业歉收、水果出口也受巴基斯坦竞争,牧业则因苏联和南非扩张羊皮出口使国际价格下跌,阿富汗损失不少。虽然该国两个五年计划成效不错,但与巴基斯坦交恶的结果,也导致物价膨胀与经济危机,首相达乌德亲王(Mohammed Daoud Khan)被迫于1963年下台。

1963年国王查希尔亲政后,与新首相推动宪法改革,但因为来自美苏的外援急遽减少,经济进一步恶化。此前被迫下台的达乌德找到了机会,趁着1973年夏天查希尔到欧洲治疗眼疾,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君主制度,自任阿富汗共和国总统,宣告将实行“经济国有化、土地改革和发展经济的七年计划”。但达乌德不愿加入苏联集团,使让他上台掌权的“旗帜派”不满,最后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借着1978年4月17日旗帜派著名领袖遭杀害一事,发动“四月革命”,最终引发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长达十年的战争。

苏联入侵战争发生后,1980年阿富汗平均每人所得只有151美元,沦为赤贫;直到1989年,苏联才遵从《日内瓦协议》完全撤出阿富汗。但那时的苏联也已无暇他顾了,徒留破败不堪的阿富汗独自面对内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廖士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