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菲南海联合勘探 谁发挥“主权在我”谁就在搞事情

+

A

-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8月29日与访华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举行会面,提到了南海问题。习近平称“双方要搁置争议,排除外来干扰,集中精力搞合作、办实事、谋发展”,“双方在海上油气共同开发方面步子可以迈得更大些”。杜特尔特则回应称“菲方愿同中方加快推进海上油气共同开发”。之后,双方宣布成立油气合作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和企业间工作组,推动共同开发取得实质性进展。

杜特尔特(左)上任以来已经多次访华,中菲关系扭转了前几年的对抗姿态。(新华社)

1/3

菲律宾防长曾登上中业岛展现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强硬姿态。(Reuters)

2/3

中菲合作在推进的同时,仍存在不少障碍。(Reuters)

3/3
上一张 下一张

杜特尔特上台后调整了阿基诺三世( Benigno Simeon Cojuangco Aquino III)时期与北京对抗的姿态。中菲关系转圜、南海局势趋稳,“共同开发”南海这一话题重回台面。2018年4月,杜特尔特访华时,习近平就提到双方要适时探讨南海联合勘探。7个月后,中菲签署一份南海油气联合开发备忘录。按照菲律宾官方的说法,双方将按照采油利润六四开的方式分成。如今,双方成立相关委员会和企业间工作组,说明中菲联合勘探进一步推进。

言及南海联合勘探,一个绕不过的话题便是如何看待“主权在我”。在当下的形势之下,中菲又该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两次不成功的尝试

其实,中菲此前在南海有过联合勘探的努力。2004年9月,中菲首次签署南海油气资源“共同开发”协议。之后,越南要求加入,2005年3月,中菲越三方签署《在南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共同进行南海石油蕴藏量测量工作。这一举动被认为是中菲越三方对“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一种实践。

但这一努力很快就失败了。时任菲律宾总统阿罗约(Gloria Macapagal Arroyo)出于选举的需要,在任内通过了《领海基线法》,称对位于其西部海域、中菲具有争议的部分南沙岛礁拥有“主权”,并明确界定了其主张的专属经济区范围。中菲关系随之从“黄金时期”降至低点,“共同开发”南海油气资源一事搁浅。

中菲第二次南海油气资源“共同开发”的尝试是在南沙群岛礼乐滩附近。菲律宾菲莱克斯石油公司(Philex Petroleum)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邦义礼南(Manuel Pangilinan)曾提议将南沙群岛纳入他与中海油官员的讨论范围之内。时任阿基诺三世政府则强调,礼乐滩位于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协议必须符合菲律宾法律。

菲律宾总统在南海问题上也在摸索与北京的相处之道。(AFP)

据菲律宾资深调查记者组织“真理档案”(VERA Files)2014年3月9日披露的消息,中海油早在2012年5月2日就已拒绝邦义礼南提出的签署共同开发礼乐滩油气合同的建议。中海油拒绝的原因主要:由于涉及领土问题,在72号服务合同区中增加了联合“开垦协议”的建议不被接受。”“开垦协议”指的是一种由“农场”的拥有者和开发伙伴签署的合同,签署此类协议可以被解读为中海油接受菲律宾是礼乐滩的“拥有者”。中菲南海联合勘探的希望再次落空。

要开发,要先有“搁置争议”的共识

从中菲两次失败的尝试可以看出,如果一方先强调主权、再来谈合作,合作就难以推进下去。一直以来,北京对“搁置争议”没有异议,并且,它有利用制度优势作出决策的政治魄力,会寻求灵活的方式来寻求合作。

现在关键的一方是菲律宾。杜特尔特想要推进与北京的联合勘探,他必然要面对国内“先谈主权”的声音。

菲律宾国内反华声音不可低估。(AP)

南海问题向来敏感,中菲在南海上的风吹草动会会引发菲律宾国内的激烈反应。菲律宾国内对杜特尔特上台后采取的对华友好政策有所不满,他访华前宣称要与北京谈南海仲裁案有着回应国内质疑的考量。

中菲南海联合勘探如果推进下去,引发的争议并不会比阿罗约和阿基诺时期要少。杜特尔特是否有政治勇气和智慧应对这些不满、甚至应对“卖国”的指责仍是疑问。习近平在与杜特尔特会晤时希望双方“步子可以迈得更大些”也是看到了菲律宾国内的复杂情况。如果杜特尔特不能平息内部的纷争,中菲在联合勘探问题上很可能会步前人之后尘。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南海的争议都会存在。在主权问题上,任何一位领导人都难言让步。既然争议方都想合作,不碰触核心、采取迂回的路线是必要的。“共同开发”的前提是双方都同意搁置争议,一方先强调“主权在我”就是不想谈下去的意思,以往中菲的失败先例是最好的例证。

中菲如果想要在联合勘探一事上取得进展,就应该达成“先搁置主权、寻求共同开发”的共识,这是稳定局势的基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路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