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欧贸易战尚未见分晓 日本为何先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

+

A

-
2019-09-26 07:11:37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9月25日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联大会议期间举行会谈,双方就缔结贸易协定达成最终协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称,日本将撤销或削减价值约72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关税,开放市场。协定文件完成法律上的审查将晚于签署,经国会批准后,最快于年内生效。

对此,安倍强调:“若协定生效,两国经济关系将得到发展。对两国而言是双赢的关系。”特朗普称,这是面向公平互惠贸易的“重要一步”。

从协议内容来看,美国产牛猪肉、小麦、部分乳制品以及葡萄酒关税都将逐步降低,外界关注的大米,则拟不设定免税额度。可以说,特朗普政府要求的“日本多进口美国农产品”诉求基本得到满足,但日本关注的汽车关税问题,并没有得到美国方面免除关税的承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只是称:“现阶段不打算对日本车加征关税。”未来美国是否在汽车问题上“为难”日本仍不确定。

安倍(左)与特朗普签署贸易协议,对特朗普来说,可以看成是连任拉拢选票的一大政绩。(AFP)

1/5

安倍与特朗普建立了个人友谊。(Reuters)

2/5

中美贸易谈判有一年多的时间,进行了12轮,但双方仍在拉锯。(AFP)

3/5

特朗普还在威胁欧盟要征收汽车关税。(Reuters)

4/5

莱特希泽(左)在20世纪80年代也曾主导美日贸易谈判。(Reuters)

5/5
上一张 下一张

2018年9月26日,美日发表联合声明称两国将启动货物贸易协定谈判。2019年4月17日,美日正式启动贸易谈判的首轮磋商。相比于打了一年半时间仍没有见分晓的中美和美欧贸易战,美日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就达成贸易协议,是非常迅速的。

为何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日本愿意与美国签署协议?20世纪80年代美日贸易战时,日本向美国妥协,达成“广场协议”,自此,日本经历了“失落的20年”。如今,日本迅速与美国达成协议,并且在关键的议题——汽车上,美国并没有放过日本。这些都让人怀疑:日本是又与美国签署“不平等协议”了吗?

对于与美国双边贸易谈判,安倍政府一开始是拒绝的,而是谋求与特朗普政府继续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特朗普上台后退出该协议,日本等11国达成协议,名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CPTPP)。安倍赶在特朗普上台前与之会晤、2018年4月他访美,一个重要的话题就是力劝特朗普回到TPP上来。2018年8月,时任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与莱特希泽会晤时,日本还在要求美国重返TPP。

为何才一年的时间,日本就从拒绝与美国谈双边贸易谈判变成了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的一方?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拖延的同时壮大自己

2018年9月是美日贸易谈判的节点,也就是这次特朗普与安倍的会晤,双方同意展开贸易谈判。此时的安倍手里有了一些筹码。

CPTPP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该协议里没有美国,但它包含11国,是一个占全球GDP13%、拥有超5亿人口的新经济圈。同时,日本与欧洲在2018年7月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这一协议共覆盖6亿多人口,占全球GDP总量的28%,贸易总量占全球贸易总量近4成,被称之为全球最大的自由贸区。

有CPTPP、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等多边机制作为依托,日本在应对美国时显然已经有了底气,甚至可以说是有了筹码。特朗普政府所关注的农产品问题,按照CPTPP和日欧经济合作协议,日本与协议成员国之间的关税逐步降低,美国对日本出口的农产品就缺乏了一定的竞争力。仅以牛肉为例,根据CPTPP,日本牛肉的进口关税将初步从38.5%下调至27.5%,并最终在2033年下调至9%。而被排除在该协议之外的美国牛肉对日本出口则维持38.5%的税率。

特朗普一上台便将TPP 撕毁。

特朗普多次表态要与日本谈农产品问题,这是他的“软肋”。安倍深知这一点,手握筹码之后再与美国谈判,不至于陷入完全被动的局面。

收窄谈判内容

按照2018年9月美日发表的联合声明,双方提到要“尽快完成日美货物贸易协定并进入服务贸易谈判”。2019年2月,莱特希泽首次提及与日本进行日美货物贸易协定谈判时,提到将汇率条款放入谈判之中。

但日本并不主张把汇率条款放在这一谈判之中,而只把汽车、农产品等货物作为降低关税的谈判内容。之后的4月,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和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会谈,双方讨论了汇率政策问题,但未能达成共识。

自此之后,日美着重以货物贸易谈判为先。从双边贸易情况来看,货物贸易中,日本有优势,美国则在服务贸易中占有优势。而在货物贸易中,日本和美国分别在汽车和农产品上各有优势,双方在谈判中都有制衡彼此的筹码。

安倍不在农产品问题上对美国全面妥协有选举的考量。(Getty)

美国急于推进与日本在农产品上达成协议,日本虽答应,但里面仍有“猫腻”,日本进口的美国农产品关税不会下调至CPTPP水平之下。比如,根据协议,日本进口美国牛肉的38.5%关税将分阶段降至9%,维持了CPTPP伙伴一样的税率。再比如,该协议生效后,日本五到七年内取消对美国葡萄酒的关税,与美国未退出TPP前,原定取消葡萄酒关税的时间表相差无几。

也就是说,日本“变相”让美国加入了CPTPP,并未真正作出更大的让步。

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与美国的贸易战中损失惨重,30多年后,美日之间又经历一场较量。吃一堑长一智,日本必然要考虑如何重蹈覆辙。更何况,全球化成为大势的情况之下,美日关系也在经历调整,这些给了日本辗转腾挪的空间。

加之特朗普个人的选举诉求、看重短期效果等等,安倍已经学会“管理”特朗普,他在取得对方欢心的同时会尽量维持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安倍看似软弱,实则有自己的一套应对策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路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